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日落大道 精选

已有 3715 次阅读 2019-4-30 15:0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日落大道


2008年,随着美国的金融危机越来越严重,它的影响已经波及到了美国的高校。非但是高校研究经费的消减,大学新招职位的冻结/减少,就连房租也是与时俱进。我的美国梦在一点点破灭。有一天我跟大牛聊天,谈到我的远大报复-在美国做faculty。他说像我的背景(没有美国博士学位),即使你很优秀,就是在职场好的情况下,你也要在美国再奋斗至少5年。现在我们只能寄希望Obama上来是否有神通扭转颓势。他又说以你的情况其实可以考虑考虑其他国家,比如说欧洲,澳洲,我有很多朋友在那里的。对了,为什么不考虑回你的国家?岩土专业在美国已经不是政府重点支持的领域,21世纪的岩土在中国!是啊,我为什么不回我的国家?

 其实我也联系了国内的几个高校,我的很多师兄弟在国内都干的风声水起,说话办事早就一幅老板英姿。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就直接打断我-"钱多,傻人,速归!",然后就是电话忙音.于是,我也跃跃欲试.回国有什么不好?当时老婆已经做好了迅速发财的心理准备,我也决心投入到国内热火朝天的滚滚洪流中,准备大干一场。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真的很偶然,改变了我人生的航线 (人生就是一个非线性的过程).一个朋友告诉我我现在的澳洲大学在招人,为什么不试试?我就把CV发过去了,不久就有电话面试。 我才认真研究这所大学,研究我未来的老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了我一跳,在澳洲竟然有这样一个研究中心。不是因为我现在到了这里才这样夸张,我们这个中心现在在岩土领域绝对是澳洲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在全世界也是屈指可数的几个组。我的老板-中心主任的学术造诣,名气跟美国大牛比有过之,无不及。这个机会又重新点起了我的热情。

 说起澳洲,应该说金融危机对澳洲的影响是很小的,因为澳洲是个资源型国家。当然采矿,岩土力学大有用武之地。比起香港美国,澳洲的生活简直太生活了。早晨我经常被房前大树上的鸟叫吵醒,是一群鸟.晚上睡觉是陪伴着蛐蛐的歌声入睡的.我们住的小区有一个很大的池塘,水里,岸上都是野鸭子,天鹅和很多叫不上名字的,很美的鸟的领地. 偶尔人类是客人,他们也很大度,友好. 池塘里有很多鲤鱼,鲤鱼在池塘里是害虫, 当地人说的, 但他们从来不喜欢吃, 守着大海,谁还吃淡水鱼?! 可我们确当好东西. 一到周末, 老婆就说去到水里取几条鱼去,女儿爱吃.不久各种做法的鲤鱼大餐女儿就吃够了.有一次在岸边抓到一只乌龟,足有几斤重,老婆不知怎么做,又放回水里去了.幸亏没吃,在澳洲乌龟是不允许吃的.弗复何求?

 在澳洲大学,早九晚五,下午5点以后办公室乃至整个楼就没人了。而在香港下午5点一天的研究生活才刚刚开始(当然早晨起得也晚,一般上午11点起直接吃午饭,一直工作到后半夜23点,这是香港人的作息习惯)。一开始我都贱得有点不习惯,这么早就回家了?我当时都怀疑澳洲的教授水平能有多高。后来我发现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其实很多教授是在家工作的。也是,对于真正醉心于科研的人来说其实一整天都是在工作/思考,包括做梦。两年后在老板的支持下,我申请到了澳洲的ARC的一个基金,一下子自己变成了老板,有点不适应。有时很感慨自己的运气不错。我现在的老板SCOTT SLOAN 教授是一个大家,他管人的方式就是不管,给你充分的自由,当然前提是你真的是块料。说心里话,我们非常感激他对他的team尤其是年轻人的提携,鼓励,宽容与支持。我想这也是他这个中心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今年我招了一个博士生,这是我的第一个学生,没有经验,真没有。我说您做第一导师,我做副导师,这样我心里踏实点。他说你可以的,你做第一导师,这对你很重要,语气不容置疑。我心里一阵温暖,士为知己者死!


总是梦见云层之上飞过子午线 

分不清是黑夜还是白天

带着装不下的期待匆匆的赶来

我再想一遍想一遍

我们寻找着在这条路的中间

我们迷失着在这条路的两端

每当黄昏阳光把所有都渲染

你看那金黄多耀眼

我们奔跑着在这条路的中间

我们哭泣着在这条路的两端

每当黄昏阳光把所有都渲染

我看到夜的黑暗

晚风吹过金色沙滩海边的晚宴

那种味道现在还不习惯

拉斯维加斯往返的路上我看见

这里无人烟无人烟

我们寻找着在这条路的中间

我们迷失着在这条路的两端

每当黄昏阳光把所有都渲染

你看那金黄多耀眼

我们奔跑着在这条路的中间

我们哭泣着在这条路的两端

每当黄昏阳光把所有都渲染

我看到夜的黑暗

奔跑着在这条路的中间

哭泣着在这条路的两端

每当黄昏阳光把所有都渲染

我看到夜的黑暗 


谨以此旧文,缅怀如师,如父,如友的SCOTT SLOAN 教授。


Colleagues,


It is with great sadness that I advise that Laureate Professor Scott Sloan passed away suddenly on Tuesday 23 April. On behalf of all staff and students, I extend my sincere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and many friends. 


Laureate Professor Sloan was a geotechnical engineer and an internationally recognised expert in soil stability analysis. He was the Director of an ARC Centre of Excellence on Geotechnic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and an ARC Laureate Fellow. He was a Fellow of the Royal Society, and in 2005 was named one of the 100 Most Influential Engineers by Engineers Australia.


He was passionate about teaching as well as cross-disciplinary research and worked in the broad area of geotechnical engineering with a special emphasis on computational methods. Just this month his research with Dr Brett Turner was awarded $4.7m to help investigate and treat water and soil contaminated with PFAS – a significant issue for parts of our community.


The news has come as a shock to our University community and to the Faculty of Engineering and Built Environment in particular. There is much more to tell about Scott’s impressive life and we will do so over the coming weeks as we celebrate his achievements and mourn his loss. 


Alex



Professor Alex Zelinsky AO | Vice-Chancellor and President, The University of Newcastle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176363.html

上一篇:如何做论文的通讯作者?
下一篇:搞科研,需要一点孩子气

19 韩玉芬 杨正瓴 陈楷翰 李得建 黄永义 冷永刚 王从彦 熊建华 褚海亮 郭新磊 韦四江 汤茂林 陈志飞 王亚娟 武夷山 刘钢 李雪 张强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1 18: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