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杂说“鲁” 精选

已有 4564 次阅读 2019-10-20 08:08 |个人分类:闲说山东|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山东, 曲阜, 孔子, 鲁棒, 项羽

杂说“鲁”

如今说起鲁,人们立刻联想起了山东。从小学开始,学生就被告知,鲁是山东省的简称。人们津津乐道的八大菜系往往第一个便是鲁菜,首都北京城里的菜品,就源自于鲁菜。

中原各地的地名,其本源大多起自周代。周武王伐纣成功,做了“天子”。在以后年月里,周天子把他们的子弟亲戚和有功之臣等陆续分封到各地,这就是各个诸侯国。鲁国是周武王的弟弟周公旦的封地。鲁国的地盘在现在的山东省南部,其都城就是现在的曲阜。不过,在周代,特别是文献较多的春秋战国时代,现在曲阜那里正式的地名,都只称鲁或鲁国,并没有出现“曲阜”一词。

曲阜一词在文献上的记录,最早出现在成书于西汉的《礼记》。《礼记·明堂位》中记述道:“武王崩,成王幼弱,周公践天子之位以治天下……七年,致政于成王成王以周公为有勋劳于天下,是以封周公于曲阜,地方七百里,革车千乘,命鲁公世世祀周公以天子之礼乐。东汉应劭对曲阜的来历解释道“鲁城中有阜,委曲长七、八里,故名曲阜”。阜是土山、高地的意思,

鲁国“地方七百里”,这是一块不小的地方了。周代的一里按300来米计算,从泰安到徐州,差不多就是这点距离,也就是说,如今山东省的南部都是鲁国的地盘。这个区域与文献记载的鲁国的疆域,还是比较接近的。

曲阜地区在成为周代的鲁国以前,是商代的奄国。南朝梁代的《千字文》有奄宅曲阜,微旦孰营”的句子,说的就是假如没有周公旦的辅政,周怎么能够得到奄国曲阜一带呢。

实际上,周公旦自己一直在镐京辅政,并没有到鲁国的封地上。他的儿子伯禽才是鲁国第一代真正的国君。

鲁国自周初被封,直到战国末年被楚国所灭,存在了近八百年之久。楚国在曲阜这个地方设立了鲁县。楚国灭鲁之后仅仅二十六年,自己也被秦所灭,鲁县成了秦的治下。

秦末,四处起义,鲁为楚地。楚汉相争,最后项羽自杀。有意思的是,鲁仍然不肯投降,是坚持到最后的楚地。最后,刘邦让人把项羽的人头给鲁城内的老百姓看了,鲁才开城投降。由于当初项羽被怀王封为鲁公,刘邦最后还是把项羽以鲁公的身份下葬。

此后,虽然各朝各代几乎都有“鲁王”的封号,但是,都没有像春秋战国时期实实在在的鲁国了。鲁县倒是又沿用了八百年左右,到了隋代,改称了一直沿用到现在的称呼“曲阜”。当然,如今鲁国的那么多国君也极少有人被提起,人们到曲阜去,基本上都是去参观或朝拜中国文化的圣人孔夫子。

现在查字典,关于鲁字的解释,大都有这样几个义项:“1.愚拙,蠢笨:愚~。粗~。~莽。2.中国周代诸侯国名,在今山东省西南部。3.中国山东省的别称。4.姓。

除了第一个义项之外,三个义项都是所谓“专用名词”。因而,鲁字的实际意思就只剩下愚拙,蠢笨”了。我们所用得着的词语(非专用名词)也就鲁莽、粗鲁、鲁钝等少数几个。人们不免要问:为什么由周公创立的鲁国会取这样一个并不令人喜欢的名称呢?

我们现在的这个鲁字的写法,是鱼字下一个曰。但是,古代的甲骨文、金文的大多数写法是鱼下一个口。这里的“口”像器皿,器皿中盛着鱼。它本义是鱼味醇厚鲜美,引申泛指嘉、美。清代大学问家阮元:鲁本义盖为嘉,从鲁入口,嘉美也

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北京国家博物馆的一对西周青铜器“颂壶”的铭文中有“颂敢对扬天子丕显鲁休”的句子,感怀天子的美德。文中丕显鲁休”四个字都是赞美天子的好字眼:丕,大也;显,光也;鲁,嘉也;休,美也。

所以,鲁原来的意思是非常好的。

不过,味道过于醇厚鲜美,吃得多了,未免使人味觉迟钝,所以后来被引申为迟钝。如《论语》中所说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高柴愚直,曾参迟钝,子张偏激,子路撞)。于是有了鲁钝、愚鲁等词语。

又由迟钝,引申出粗野、冒失等义。这就有了我们现在常常使用的粗鲁、鲁莽等词语。

汉字在长期使用过程中的这种一开始“失之毫厘”最后“谬以千里”的字义引申,实在是很常见的现象。

近年来,在科学技术领域,鲁棒这个词常常出现。鲁棒是英语Robust的音译,健壮、强壮、粗野、浓烈等意思。这个名词用音译还是很好的。我们的制作,无论是实用的仪器、工具,还是看不见的软件、系统,都需要健壮一点,可以在各种条件包括比较恶劣条件下继续使用,也能够容忍使用者的某些不当使用,而不容易损坏。这种性状,用鲁棒来音译,还是很传神的。

至于如今的山东省为什么简称鲁的问题,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

闲说山东(5)齐和鲁(下2)2012-2-25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541127.html 

这里不再重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202664.html

上一篇:不应当对“放弃入学资格”乱扣失信的帽子
下一篇:喝汤也要讲科学

24 尤明庆 朱晓刚 戎可 郑永军 靳建辉 文克玲 孙冰 武夷山 焦飞 贾玉玺 晏成和 姚远 王俊杰 黄永义 刘浔江 陈有鑑 王安良 吕泰省 康建 鲍海飞 张晓良 韩玉芬 程少堂 郁志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4 09: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