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如何才能使学术带头人站在科学观测的第一线? 精选

已有 5683 次阅读 2018-6-21 08:08 |个人分类:科教与社会|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学术带头人, 科学观测, 帽子, 科学实验

 

如何才能使学术带头人站在科学观测的第一线?

《科学网·新闻》转载了《科技日报》6月20日的文章《海洋调查一线难觅学科带头人身影》,文章称,记者及同事曾随多个不同航次出海,发现活跃在我国海洋调查一线的多是在读研究生或工作经验不足的年轻人。据我国某个海洋调查航次持续多年的统计结果,直接参加海洋调查的人员中,3/4是在读学生,剩下的1/4在职工作人员中,具有副高级职称的也只有1/4。中科院院士汪品先认为,确实有相当高比例的涉海学科带头人已脱离了工作一线。

看了这条消息,很有些感想。不光是海洋观测这种比较艰苦的工作,就是最一般的科学研究工作中,现在有多少学术带头人是工作在科学观测第一线的呢?

科学观测是科学研究的基础,所有的科学发现基本上都是建立在科学观测的基础上的,没有科学观测到的新现象,就不可能有新的科学发现。

拿我们化学工作者来说,要真正进行科学观测,就要亲自做化学实验,才能够取得第一手的材料。所谓实验现象是很复杂的东西,不同的人观测,由于观测者水平的差异、经验的多少、是否足够认真等等的差别,可能会得到不同的结果。对于业务水平较差者、经验较少者或不够认真者,有很多实验现象会被忽略掉,或者被错误地描述。因此,真正的化学家就必须亲自做实验,亲自进行实验观测,才有可能有新的发现。即使是做理论计算、进行计算机模拟的科学工作者,实际上也跟做实验一样(这种“实验”是在计算机上进行的而已),也需要亲自计算,亲自上计算机,仔细观察和分析每一步的计算结果。

科学工作者,无论是实验工作者还是理论工作者都不是神仙,谁也不能保证事先设计的实验或理论研究路线一定能够按照他们的想象进行下去。都需要在工作中也就是不断的观测中,根据实验或理论研究中出现的现象,对研究方案进行这样、那样的修改,才能够完成自己的研究工作。

仅仅依靠助手和研究生做实验,听他们的汇报,看他们的总结,很有可能会忽略掉一些重要的信息。或者没有得到原本可能会有的发现,或者不能得到更好的结果。总之是不能使得研究达到原本可能的水平。

很遗憾的是,现在真正深入在第一线进行观测的“学术带头人”正越来越少。很多人,原先还是可能在一线做实验、做观测的,但是,有了这样或那样的帽子,成为了“学术带头人”之后,就在很大程度上成了“官”。帽子越来越多、越戴越大(这是一个规律,我们的帽子都集中在少数人头上,一顶又一顶,顶上加顶),就离开了研究特别是观测的第一线。除了飞到东、飞到西的会议(当然还有别的项目),飞到北、飞到南的评审评奖和分项目款(当然包括与领导或其他“学术带头人”的亲切会见),以及捏制各种计划、报表之外,比较好一些的,需要看一点文献,知道一点国外大咖们的较新的研究方向和研究结论。再好一点的也会同课题组的助手和研究生讨论一下工作,以便写出几篇能够发到像样子一点刊物上的论文。这就很不错了,实际上也是很忙了。

但是,这样一来,即使这些“学术带头人”想参加一些第一线的科学观测,也是不容易做到的了。更何况偷懒是人的本性,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想多做一些具体事情的。

要想改变这种情况,现在却不大容易。因为,现在各级都需要“学术带头人”,有大的,也有超大的。如今一层层一级级大大小小的各单位(包括大单位里面套中单位、中单位里套小单位),各单位都有“学术带头人”,彼此都有竞争。

但是,说实话,真正落实到做科学研究工作,那些大单位和中单位的所谓学术带头人,与“学术”真的没有什么关系。那些大大小小的学术团队,实际上既不是团、也不是队,基本上都是为了应付学术上无聊而在经费上极端重要的评比而捏合起来的。今年要报一个什么项目、建立一个什么“中心”,就把这些人捏合在一起,声称是一个团队。明年要报另一个项目,建立另一个“重点”再把那些人捏合在一起,声称是一个团队。而实际上,真正的“学术带头人”还是一个个大多数没有学术带头人帽子的教授、副教授或研究员,带着他的那些研究生在做事情、在做实验、做观测、做分析、写报告、写论文,做科学研究,当然也是他们在填无穷无尽的表格、写无穷无尽的申请和汇报。

那些单位、那些“重点”、那些“中心”,对于科学研究来说,大多数都是虚的,只是为了多套一些经费罢了。所谓“学术带头人”其实不过是“要钱带头人”罢了。那些管理工作,真的要做起来而且做得好,应当只是一个秘书就能够解决的。那些单位之内或之间的评比和竞争也基本上是把牛和马在比,让马与牛在争,那与真正的科学研究、科学发现、技术创造没有一点关系。

如果真的要对略年轻一些的、还有一点作为的教授好,真想让他们做一些事情,那么,还是把那些大大小小的帽子统统与金钱脱钩,让帽子成为多做事情而不多拿钱的标志。不要在马与牛之间作无聊的评比。那时候,帽子才是真的帽子,学术带头人也真的只与学术有关。但是,现在做得到吗?那些已经并正在得到巨大利益的人们会答应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120056.html

上一篇:端午节说粽子和糯米
下一篇:从“外婆事件”说文化与科学的一个重大差别

20 蔡小宁 黄仁勇 范会勇 王振亭 何海 赵克勤 尤明庆 谭平连 彭渤 韩宇平 孙志鸿 戎可 李陶 张华容 杨正瓴 朱豫才 徐令予 曹俊兴 晏成和 陈敏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1 0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