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anDong

博文

海狮之吻: 加拉帕格斯访圣

已有 3792 次阅读 2011-12-27 09:22 |个人分类:自然|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达尔文, 行为, 珍稀动物, 加拉帕格斯

(一)

崖壁赭红,海水陡兰。我舒臂展蹼,徐徐潜行。露出水面,万顷兰绸轻拂漫舞;仰观碧空,千里白云缱丝抒卷;潜到水下,茫茫灰碧,深邃幽远。

我的心里仍然在高兴。刚刚,见到了两只白尖礁鲨。她们从我们身后游来,凑近身边探查一番,然后向前徐徐荡去。白尖礁鲨不咬人,当地人称它们是“食素的鲨鱼“。窈窕的体态,灰亮光洁的皮肤,舒展从容的游动,吸引了我。没有惧怕,我努力展臂划水加幅劈水,随着她们,也想跟她们凑凑热闹。可惜没一会儿,她们身子加摇两下,就把我甩在后面,远去了。留下的,印在视野上和记忆里的是几道优雅曲线。我很想多看她们几眼,眼前只有海水,灰碧、深邃、幽远。

这里是加拉帕格斯。我们来到这个群岛已经几天了。每天都有赞叹,天天都遇惊奇,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第一天上岛,小艇接近码头,却忽然绕到了旁边的礁石旁停靠。众人小心费力地爬上岸,才发现码头上躺着海狮。好几条海狮横躺卧在码头上,把个小小的码头挤得满满荡荡地。看到海狮,大家兴奋起来,冲上前去,却被船长叫住。船长大声宣布纪律:不得触摸、饲喂野生动物。有好事者就问,如果野生动物接触人呢?船长回答,那是可以的。我暗想,搞野生动物研究几十年,从来都是野生动物躲避人,包括大型和凶猛动物,哪有说野生动物主动接触人的。没想到,后来的许多经历告诉我,这里的野生动物其它地方不一样,非常友善,不太惧怕人。那提问的人大概是做过一点事前了解的,对此地情况知道的比较多。

海狮们依然懒懒地躺着,任人们在身边两三米的地方拍照,理也不理。一堆照相机,喀喳、喀喳地,响成了一片。

加拉帕格斯,对于许多生物学者来说,是圣地。这里是蕴育了进化论的地方。一八三五年,剑桥大学刚毕业的神学学士、随船牧师,查尔斯.达尔文,经历了大约四年海上漂游之后,来到了加拉帕格斯,在这里停留了五个星期,进行自然博物学的考查和研究。一八五九年,达尔文发表了<<物种起源>>一书。该书标志了进化论的诞生。而进化论随即成为近代生物学理论的核心思想。根据达尔文本人的说法,在加拉帕格斯群岛的观察和研究开启了进化论和物种起源的思路。当然,"圣地"这个词,用在此处或许有点不妥。因为,许多人会认为,圣与神有关。曾几何时,达尔文和马克思、弗洛依德一起被几大主要宗教门派宣布为三大魔敌。因为进化论不同于传统的神创论,许多教经的信奉者认为它是对神创论的挑战。

(二)

加拉帕格斯群岛是火山岛。火山熔岩浇出碳黑色的礁盘。礁盘外面,海浪飞翻。一练练千丈雪蟒,由远及近,腾舞沸滚而来。一波未息,一练又生。浪头上,水花劲溅。在海水的湛蓝和天空的碧蓝里,释放出团团的晶莹与洁白。海风疾吹,水花就骑上海风,拉出缕缕白烟。

岸边激浪,非常壮观,于是就站在岛边看。忽然,在白练的远端,一个黑影跃上浪峰。这是一只海狮,黑黝黝的脊背,在阳光下闪出亮光。它昂着头,躯体时而疾冲,时而舒滑,时而劲摆,时而缓摇 。这是在具有真正意义的风口浪尖上恣意旋舞,不借器械之助,身手无比矫健。  人们惊异了, 禁不住鼓掌欢呼起来。看着它一次又一次地冲滑。

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脚边一阵凉。低头看去,竟是一只小海狮在我脚踝上蹭着它的头,还闻闻嗅嗅,抬头望望,眼里露着好奇。它年龄看上去只有两三个月,茸毛异常光滑柔软。我记着纪律,抑制住抚摸这只可爱的小精灵的冲动,站着不动。它又在我脚踝上蹭蹭身子,停顿稍许,蹒跚离去。

(三)

加拉帕格斯这一组群岛,位于赤道,在太平洋东侧,离南美洲大陆不远。行政上是厄瓜多尔的一个省,同时也是国家公园。这里珍禽异兽很多。海狮是这里最常见的大型动物。这种海狮在世界上是广布种类。由于可以同其他地方的同类相比,广布种类的个体身上常常显示着加拉帕格斯种群特有的当地行为特色。也有很多生存在这里的种类,即使它们分布地域广,却是数量少,在其他地方不易见到,因此也可属于珍禽异兽。当然,加拉帕格斯亦有许多当地特有物种,包括仅仅一两个岛上的特有物种,十分稀有。

这里天上飞的,小到达尔文雀,大到信天翁,种类众多,数量也大。达尔文雀有十三四种,在大多数游客看来,貌不惊人。它们喙的形状和大小不同,是物种间的重要区别。达尔文在这里仔细地观察和研究了它们喙的形态、栖息地、及其两者的关系。这项研究为<<物种起源>>提供了重要内容,为进化论提供了野外观察依据。 后来,鸟类学家就把这一组雀俗称为达尔文雀。近年来,达尔文雀的研究仍然在为生态学和进化论增添华章新彩。普林斯顿大学教授Grant夫妇在这里对达尔文雀研究了几十年,做了非常漂亮的发现。

信天翁则是非常大的飞鸟,翼展近丈。它们的面孔看上去颇似迪斯尼故事中的唐老鸭,不知道是不是唐老鸭的原型。在中国,有人说信天翁是鹏的原型。古老传说中,鹏可以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那是何等的高远!  而在现实生活中,鸟的飞翔,达到两三里,就已属非常的高了。艺术上,夸张显示浪漫,唯书本上的许多浪漫之事在生活中却万万不可当真。看着信天翁借着湍流穿越云霄,我想到了东西方的故事。我亦惊异于它们飞行的优雅和舒巧,还有守持。以往在书面上读到鹏程万里,总是联想着强奋。却是不知,真正的鹏程万里亦需有优雅、舒巧和持守。待信天翁飞出了视野之外, 回过头来,又见到了漂亮的鲣鸟、凶悍的军舰鸟、和垂着长长的尾羽的美丽娴雅的天堂鸟。

栖息在陆地上也有着众多的动物。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陆龟。加拉帕格斯以龟命名,名字的意思就是龟之岛。一些百年老龟,挪着几百斤重的巨大身躯,慢慢悠悠,在草地上从容迟缓地行走。看着它们,真想去聊聊,问它们出生以来,世界经历了怎样的变化?是否知道,它们的同类,已经遭人们大量捕杀,在许多邻近岛屿上消失了。这些岛屿长期隔离,岛上龟的形态有了分化,壳板的纹路各有特色。有些壳板纹路,由于其岛上的种群已经灭绝,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许多生活在陆地上的动物,也会下海,是两栖型的。很有趣的是失飞鱼鹰。这种鱼鹰翅膀退缩了,极其短小,而且翼上羽毛也显得稀稀疏疏。它们虽然属于鸟类,却不能飞翔;腿不长,脚有蹼,跑动能力也不强。这些鱼鹰仅仅生存于两个岛的角上,在潮水线上面建巢,到附近一百米内的水域里寻食。好在那些水域里鱼鳗之类相当丰富,为它们提供了易得的食物。相似的两栖型还有海蜥。它们也在陆地上生活,在海里取食。它们吃海水里生长的藻类和植物。

看到的其他珍禽异兽还有很多,这里真为它们的提供了栖息乐园。

(四)

在看过白尾鲨后,我继续潜行。看到崖壁上有一个洞,我憋了一口气,潜下去探索。洞里很暗,依稀看见一对对的眼睛,好像有几只海狮。气不多了,我只好转身浮回上水面去换气。一只海狮也跟我游了上来。在我周围绕了一圈,游回洞里。我看到有海狮,就再次潜下。没等我看清,那海狮已经从洞里游了出来,浮上水面。我翻身回浮,海狮又早已游下来。我换气再潜,再浮。那海狮就在我旁边翻上翻下折跟头。我颇费气力上下转一圈,她轻松灵巧地翻三四圈。翻了几圈,我气有点不足,就返回水面立在水中喘喘气。

没想到,这海狮也浮上水面。她左转转、右晃晃,在我正对面几米开外,身子轻轻一翻,仰身朝天,然后柔腰轻摇,亭亭款款地靠了过来,缓缓地把吻端停到了我的眉心上。她的眼睛,就在的几寸之外,对着我的眼睛,定定地,像在对我端详。那目光极为清澈、明亮、坦诚。我也定定地看着她,带着惊愕,心里激动起来。看了一会儿,她的目光由探询变为柔和,眼睛慢慢地眯窄,闭起来。

一股暖流涌了上来,我的心融化了,这是何等的信赖!  

我有意回吻,又在犹豫,碍于不得主动触摸野生动物的纪律。

吻?还是不吻?

海狮在放松地享受着,我在犹豫。渐渐地,吻的想法渐渐占了上风。还没有想好怎样去吻,头却下意识地开始了微微的启动。感受到了这一动作,海狮睁开眼睛,一个翻滚,游到几米开外,回过头来,看着我。

我也看着她,感叹在心里久久萦绕。多么美丽、聪明、敏感的生灵啊,真的忘记不了你的一股热诚和一腔信赖。

中国古谕曰:“防人之心不可无”。即使是君子之交,这古谕也适用。而这里的野兽还没有学会这种哲学。为此,它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从另一方面看,野兽们在这里儒雅、温良、恭让、诚信,却胜过了当前人类社会许多地方的君子之风。

人类在很多地方对异类对同类肆行虐待、残暴、杀戳。

惭愧!我真为人类的肆行、虐待、卑鄙、残暴、杀戳感到无言!




海蜥

海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1278-522475.html

上一篇:Close Enough Is Good Enough:由精确性与实用性兼侃理科vs 工科
下一篇:一声叹息!

3 王琛柱 傅蕴德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2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