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科学家vs.出版商:Sci-Hub揭示了学术界的症结

已有 1147 次阅读 2019-4-14 11:32 |个人分类:STM出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学术出版, Sci-Hub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Steven Park;译者:周伊;校译:陈铭

来源:http://miscellanynews.org/2019/02/06/opinions/scientist-vs-publisher-sci-hub-reveals-flaws-in-academia/

乍一看,23岁的Alexandra Elbakyan也许是一个很典型的理工生——出生成长在哈萨克斯坦,童年与有关恐龙、进化的书籍为伴,后就读于国立哈萨克理工大学(Kazakh National Technical University),在那里点亮了自己的电脑黑客技能。学业之余,Elbakyan会写博客,参加多个线上女权主义团体,还设计以科学为主题的T恤作为消遣。然而在互联网上,Elbakyan却以其臭名昭著的名号被全球科学界熟知:“现代罗宾汉”“科学界的海盗女王”“Sci-Hub(世界上最大的学术论文盗版网站)的创建者”。

2011年创建以来,Sci-Hub已充分证明了其不可忽视的影响力。该网站数据库中有超过5000万篇科学论文,为那些被挡在昂贵付费墙外的学生、科学家和普通公众提供了方便,因此人气暴涨。根据SciHub网站的流量分析,20159月至20163月期间,来自不同的300多万个IP地址下载了总计2800万份文件。虽然许多用户来自美国,但很大一部分来自突尼斯、摩洛哥和印度等较贫穷的国家(Vox,“为什么一名妇女窃取了5000万份学术论文——并全部免费开放阅读,”04.28.2016)

自然而然,Sci-HubElbakyan很快成为了学术出版业最鄙视的敌人。201512月,出版巨头爱思唯尔(Elsevier)试图永久关闭Sci-Hub,多次尝试无果后以侵犯版权为由对该网站提起了1500万美元的诉讼(美国法院判决Sci-HubElsevier支付数百万美元的赔偿金)。然而,尽管Sci-Hub是一家非法网站,但在公众眼中却处于道德灰色地带。Sci-Hub被许多人视为反抗审查制度和企业贪利的象征,是对现代科学时代中一场根本性危机的自然反应:即科学家与学术出版业之间的战争。

科学界目前存在裂缝是一种保守说法。由于竞争残酷和资金不足,学术界长期存在着一种“不出版就灭亡”的文化,研究人员必须大量生产科学论文,否则就会丢掉饭碗。由此一来,学术出版业的介入和疯狂攫取就有了完美的环境。

 目前学术期刊的市场实际上是无底洞——大学图书馆、研究实验室和个人科学家必须服从学术出版公司的要求,否则就会面临生计风险,因此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把价格提高到天文数字,像Elsevier这样价值10亿美元的公司几乎肯定能获得巨额利润。根据研究图书馆协会的数据,期刊和其他订阅费用自1986年以来已经飙升了456%。如今,订阅一份知名科学出版物的年费从2000美元到35000美元不等。如果用户无法支付订阅费用,那么他们必须面对40美元的付费墙,墙后是超过1.14亿篇论文,占所有文章的75%

“学术出版是一种获取巨额利润的完美商业模式,研究人员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维吉尼亚大学教授、开放科学中心主任Brian Nosek说。

因此,学术出版业收入的惊人膨胀也就不足为奇了。根据2015年的一项研究,目前共有五家公司控制了半数期刊文章,而1973年这一比例仅为20%。其中,Elsevier仍是世界上最大的学术出版商,控制着全球16%的市场,价值252亿美元。

讽刺的是,学术出版公司的利润主要来自于将研究人员免费提供的内容卖出。在大多数情况下,科学家签署了版权协议,并将他们在税收资助下完成的研究成果提供给学术期刊,只是为了“要么发表,要么灭亡”。然后,出版商继续以高额费用向科学家和公众出售相同内容。这实际上意味着研究人员和公众都在为科学知识付双倍的钱:一次为研究过程买单,另一次为研究结果买单(The Washington Post)。

事情还不止于此。一旦科学家的研究被锁定在期刊的付费墙里之后,他们如果想公开提供给普通公众阅读,还必须支付额外的高额费用。高到什么程度?以Elsevier 1800种混合开放获取期刊之一的“Cognition”为例,作者投稿的论文要么放在付费墙之后,要么就要支付高达2150美元的论文处理费以免费向公众开放。

此外,学术出版公司最近开始打击那些在自己的个人网站或研究分享平台(ResearchGateAcademia.edu)上发布论文的科学家。到目前为止,像Elsevier这样的公司已经向数千名未经许可就将作品公之于众的研究人员发布了多项版权删除通知。

“我们不能让已发表的期刊文章大规模免费开放……如果越来越多的文章可以在其他地方免费获取,哪个图书馆还会继续订阅? 爱思唯尔全球企业关系主管Tom Reller问道。

不幸的是,科学进步离不开思想、理论和实践的交流,而目前科学界与学术出版业的关系从本质上阻碍了这一点。由于只有那些能够负担高昂成本的人才能获得必要的科学信息,科学发展不可避免地与爱思唯尔、泰勒&弗朗西斯、施普林格和威利等公司捆绑在一起。如果不加以控制,价格将继续飙升,最终的结果将是科学界无法承担自己研究成果的分发成本。

2012年,世界上最富有的学府之一哈佛大学宣布,它再也负担不起每年不断上涨的学术期刊成本,达到了350万美元左右。“过去20年来,期刊价格上涨的速度是医疗保健价格上涨速度的两倍。”哈佛大学的学术交流办公室主任Peter Suber说。

现在Sci-Hub出现了。出于对大量研究论文被锁在昂贵付费墙后的愤怒,Elbakyan对学术出版公司的贪婪行径感到失望,认为科学知识应当属于所有人,于是创建了Sci-Hub作为反击,希望通过自己的网站帮助其他学生和科学家。当用户通过Sci-Hub寻找一篇研究论文时,网站就会登录进大学图书馆和科学家个人的在线门户网站,据报道,登录密码都是免费捐赠给Elbakyan的。然后,网站会为用户复制论文,而无须通过门户网站。学术出版商每关闭一次网站,Elbakyan就会利用一个新的海外域名将Sci-Hub重新放到互联网上。她的目标是收集所有已发表的研究论文,并免费在线提供给所有人。

“联合国的宗旨表明每个人都应有权力参与文化和科学进步,不能被排除在外。我认为付费墙的存在违背了这一点,实际上将很多人挡在了知识之外,”30岁的Elbakyan陈述道,“作为一个虔诚的侵权者,我认为版权应该被废除。至少法律应作出一些修正,保护科学知识和教育资源的自由分发”(Vox)

尽管学术出版商将Sci-Hub视为邪恶势力,但许多科学家对Elbakyan的努力表示了支持,因为他们自己的许多抵抗尝试都被学术出版商粉碎了。过去,研究人员曾试图通过请愿、抵制和大规模抗议来发起改革,但在爱思唯尔压倒性的影响力和律师专家团队面前,都以失败告终。因此,当Sci-Hub成功的消息传开时,一些科学家们不禁感到乐观。

“我从来没有觉得有人盗版我的成果,”耶鲁大学医学博士生Parwiz Abrahimi说,他关于CRISPR基因编辑的研究论文是Sci-Hub上下载频次最高的文档之一,他认为这是一项荣耀。

据拉瓦尔大学医学学者的观点,学术作者通常很乐意与感兴趣的读者分享研究论文,因为想和世界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她在推特上写道:“一篇论文科学期刊收取35美元,100%归出版商所有,0%归作者所有。如果您通过电子邮件向我们请求论文,我们非常乐意免费发给您。”不仅研究人员这样想,当爱思唯尔试图迫使瑞典互联网服务提供商Bahnhof屏蔽Sci-Hub入口时,Bahnhof反而屏蔽了爱思唯尔出版社的网站以示抗议。

但归根结底,Sci-Hub的存在是非法的,会导致网络安全风险。据知识产权专家安德鲁·皮茨称,Sci-Hub很可能通过网络钓鱼收集了大量密码,使得被攻破的门户网站很容易受到入侵者和小偷的攻击。

此外,科学界对学术出版商的愤怒并没有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即问题的根源在于科学界残酷的“不出版就灭亡”的文化。如此多的科学家成为学术出版的受害者是因为个人的职业生涯取决于他们能在有影响力的、全球公认的期刊上发表多少文章。在某种程度上,科学家和大学生们被共同困在一个破碎的系统中。就像哈佛这样的名校从那些追求成功和财务稳定的学生身上赚取数十亿美元一样,爱思唯尔这样的出版公司也从那些试图在学术界生存的科学家身上大赚了一笔。当前社会这种嗜血、过度竞争的本质使这两个群体都在一个有严重缺陷、需要认真修复的环境中遭受着巨大的痛苦。

因此,对Sci-Hub的存在尽管仍有疑虑,但这只是一个更严峻的学界症结的表现。在科学界重新调整优先级之前,这个非法网站只能作为暂时的解决办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173196.html

上一篇:斯普林格·自然发声:S计划应致力于帮助人们理解开放存取的价值
下一篇:开放科学时代的编辑独立和期刊所有权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2 04: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