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期望美中合作揭开拉夫洛克华工墓地木板背后的故事

已有 2612 次阅读 2015-11-30 21:41 |个人分类:纪念沉默道钉(07-11)|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期望美中合作揭开拉夫洛克华工墓地木板背后的故事

期望美中合作揭开拉夫洛克华工墓地木板背后的故事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51130发布

 

《沉默道钉的足迹》(黄安年、李炬著,中国铁路出版社20159月版)第79-81页中的图B135-B142,第155页图C83,及文字说明显示,2012年李炬在内华达州拉夫洛克访客中心的橱窗里,看到有一张中国人墓地的照片,引起他寻找的极大兴趣。他注意到华人墓地里仅有的一个围栏略有残损。远处的美国人墓地里石碑密密麻麻,与华人墓地中间隔着一排树木,显得华人先民在异地他乡的孤苦伶仃。这张照片深深触动李炬要去更多地了解长眠在这里的华人历史,并去祭拜他们。按照访客中心贝丝·里德的指点,李炬找到了位于寞山(Lone Mountain)脚下的华人墓地。铁网栅栏围起来的一块墓地里,两排大约40位客死异乡的华人墓地可以辨识,实际在这里安息的华人远不只这个数字。附近没有人迹的,李炬试图发现墓碑或文字记录,但没有任何标记,没有姓名、没有祖籍地和生卒年月。从拉夫洛夫正是当年铁路华工活动的地区来判断,这里很可能是150年前来自广东五邑地区建设太平洋铁路的华工及后来定居此地的华人墓地。

20145月李炬和《南方日报》再寻沉默道钉采访组记者来到拉夫洛克,拉里·迪利奥(Larry DeLeeuw)先生准备好蜡烛、燃香和烧纸,并特意戴上装饰着长辫的帽子,陪同我们来到墓地。他讲了一句极富哲理的话,“哪天我们来这里祭奠,哪天就是清明节。”他的这种白求恩式的优秀品德,深深地感动了我们。《南方日报》2014520A05版发表对拉里·迪利奥先生的专访报导,题为《内华达拉夫洛夫镇留有至少37个华人荒冢:七旬“中国迷”守墓八年如一日》。他对记者说,其实这里埋葬的可能不仅仅是37人,因为有一些墓隆起的土包早已经被风沙削平。这些无名荒冢已经存在了百余年,他们很有可能是修筑太平洋铁路华工的集体坟墓。“如果不是因修筑铁路而来,这些中国人怎么会进入美国中部小镇,最后葬于铁路附近呢?”2006年,他在这片墓地上建起了大香炉,焚纸钱的石槽,以及一个小墓碑。他逢清明节焚香烧纸,祭奠亡灵。为了动员更多人一起来纪念,他甚至8年来都在几家报纸上注销启事,邀人们清明节来此祭奠。他还告诉记者,曾经有一批在里诺读书的中国留学生来此参加过祭奠,偶尔也有一些华人前来。这里地处偏远地带,所以来此进行祭拜并不容易。每次有人来,利维都会陪同前往,并免费提供香与纸钱。他说他会用自己的余生守护这块墓地,宣传中华文化,直到他躺到这片墓地的旁边相伴而眠。

 

是迪利奥先生一直在努力保护中国墓地,他除去荒草并在在墓地周边搭建金属围栏,还按照中国人的祭祀习俗砌了一个烧纸用的砖池。李问问他这些墓地埋葬的是谁?有没有记录?他说没有查到数据,应该是150年前修铁路的中国人。多年来每到清明节前,他就在加州和内华达州的几个报纸上刊登启示,邀请华人来这里共同祭奠华人先辈。

  在拉里陪同下,李炬在墓地看到了一块很可能是写有墓碑主人名字的木板,并且将这一信息提供给《金山梦·追寻道钉的记忆》摄制组,摄制组按照李炬提供的路径找到拉里并由拉里带领他们来到无名的华工墓地。 

今年八、九月在美国南加州和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先后举办了《金山梦·追寻道钉的记忆》三集系列片的首发式,其中第一集开始就将我们引向了拉夫洛克墓地,镜头还特地将木板上的汉字显示在观众面前:三村四个字,旁边有清晰可见的光绪两字, 下面的年代不是很清晰,而三村上面有两个字,有人说是开平,也有人表示存疑,究竟是那两个字有待甄别。

  我不清楚,专家学者是否注意到这块木板的意义和需要查清的问题。首先,是否是墓碑?其次,是何时何地的物品,第三,这三村是谁?来自那里?是否来自开平或者广东侨乡某个村?不管怎样,这实物却不是美国土生土长的,而且外来的,且在华人墓地发现的(如果没有人和挪动的话),第四,这是迄今在这里发现的汉文实物,急需作为文物保护。在美国即使百年历史建筑物件均受到保护,这块木板理应受到保护。

 

 那么怎么来厘清这个疑难问题呢?显然亟待美中双方学者和志愿者共同协力突破。

 就美国方面来说,需要查清木板发现的来龙去脉,需要查证相关文献报刊等文字材料,需要进行必要的田野和采访调查。

就中国方面来说,需要侨乡学术机构、媒体、自愿者以此为突破点来查找(开平)三村在哪里?哪里有三村,有无李其人。

  我本人虽然被知道是该片的四名历史顾问之一(张少书、黄安年、王智灵、虞容仪芳)和被特别鸣谢人之一,但是直到现在制作单位并没有给我任何信息通报,更没有将拷贝寄给我。前两天我发短信讯问开平电视台的小梁是否看过有部记录片(未说《金山梦·追寻道钉的记忆》的名字),尤其是知道写有三村的木板,她很热心地问,是否《金山梦·追寻道钉的记忆》?并将凤凰卫视播出的视频传过来。我当即查看记录片里的木板,就回答她说,就是这块木板,并提出能否帮助查查开平有无三村。她说她父亲保存一本开平姓氏的书,答应回家后问他父亲,能否帮助查出来。当晚传来喜讯:确有其开平三村李姓的记载。

19744月开平县公安局编的开平县地名、姓氏册中有苍城公社附城大队三村其中有李姓。

 如果前提确认三村的木板上面是开平,当然很重要,不然还要查其他地方有无三村。再者,这三村的历史演革,这三村历史上是否一直叫三村至少在光绪年间,这就需要查找开平或其他的县志,以及李姓的家谱,如果有家谱需要了解和华工的关连,总之这些需要中方来查找,还涉及美中双方的海关记录等等。

我也同时和五邑大学的梅伟强先生通了电话,希望关注这一值得重视和突破的疑点。112429,我和李炬两次就这一问题的突破交换了意见,他在座谈会上也提到了这件事。他特地为我拷贝了《金山梦·追寻道钉的记忆》,今天我又两次仔细看了片中这段的视频。依然存在一些有待破解的疑团。我注意到最近斯坦福大学组织了一个来到江门进行田野考察的团队,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总之,拉夫洛克华工墓地木板真相的揭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照片4,2张是李炬拍摄的,后两张是梁立媛提供的。

1

 

2

 

3

 

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40022.html

上一篇:海外华文媒体广泛报道李炬在美的铁路华工影展
下一篇:徐继畬与太平洋铁路华工

1 yh369z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7 18: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