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蜚声海内外著名历史学家和红学家周策纵先生(1916—2007)仙逝

已有 5608 次阅读 2007-7-6 07:42 |个人分类:三言两语简评(07-11)|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蜚声海内外著名历史学家和红学家周策纵先生(19162007)仙逝

 

黄安年文  2007年7月6

 

今天傍晚,一位红学界知名老专家来电话说,今天有来客告诉他周策纵先生三年前去世了,他感到十分惊讶,怎么这么长时间不知道这样的不幸消息。周先生对推动中国的红学走向世界起了重要作用,还在19806,他在威斯康辛州首府麦迪逊主持召开了首届国际《红楼梦》学术研讨会,并任会议召集人和大会主席,其后在多次的国际红学会上周先生或者亲自参加或者积极关注,倾注了全力。20052月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了《红楼梦案:周策纵论红楼梦——名家解读红楼梦》一书,那时周先生肯定健在,怎么会三年前去世呢。再说20051215我们在美国北加州库比提诺硅谷地区亲戚家小住时,和美国著名红学家赵冈、陈钟熙夫妇见面,我们谈了不少红楼梦研究情况,他们和周先生同在一所大学,也是1980年国际红学会推动人之一,怎么也没有提起呢。

 

为避免出现2006年间曾在红学界误传美国某红学家去世的尴尬场面,我们还是要从多方面获取信息。几经证实,我们沉痛地获悉周策纵教授已于今年57日傍晚623分,在旧金山北郊奥伯尼(Albany)医院与世长辞。遵循周先生的遗愿,他的遗体已于520安葬在威斯康辛大学总校的所在地麦迪逊城(Madison)

 

周先生是国际著名红学家和历史学家,是为蜚声海内外推动我国红学走向世界做出了杰出贡献的资深学者,他的逝世是红学界和历史学界的重大损失。在此,表达我们对周策纵先生的深切哀思之情。

 

写于200775日夜

 

***********************

附关于周先生的几篇报道:

 

(一)

周策纵(19162007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东方语言系和历史系终身教授,国际著名红学家和历史学家。

 

湖南省祁阳县(今祁东县),1916年出生于祁阳县农村一个读书人家庭。其父参加过武昌起义,对子女教育注重用传统文化施教。9岁入新武小学读书,后入衡阳五中、岳云中学,受到北京大学毕业的有革新思想的教师的影响,积极参加抗日宣传活动。入长沙一中后,他在国文、历史、地理和书法、写作方面的才能逐渐显露出来。高中毕业后考入金陵大学农学院,未入学。改入中央政治大学行政系。毕业后,曾任重庆市政府编审、国民政府主席侍从室编审,为蒋介石起草了一些文稿。1948年辞职,赴美国留学,开始潜心研究中国五四运动历史,获美国密西根大学博士学位。由论文扩写而成的55万字的《五四运动史》,1960年由哈佛大学出版社以英文出版,影响很大,再版7,宣传了五四运动的历史价值。此后,又编著《五四运动研究资料》,收入了五四时期上千种报刊、资料。英国哲学家罗素的夫人致信给他,感谢作者反映了她和罗素1920年访问中国时那个时代的和当时中国青年的精神与气氛。1996年江苏人民出版社把他的《五四运动史》译为《五四运动:现代中国的思想革命》在国内出版。

 

他是国际上较为著名的《红楼梦》研究专家,是国际《红楼梦》研究会主席,美国威斯康辛大学东方语言和历史系终身教授。19806,他在威斯康辛州首府主持召开了首届国际《红楼梦》学术研讨会,并任会议召集人和大会主席。此后,还促成了在中国哈尔滨、江苏扬州、台湾和北京举行了二、三、四、五届国际《红楼梦》研讨会,为研究和宣传《红楼梦》作出了贡献。他还是国际中国现代文学讨论会主席。著有《玉玺·婚姻·红楼梦一一曹雪芹家世政治关系溯源》、《论红楼梦研究的基本态度》等系列红学论文和《破斧新诂一一诗经研究之一》、《中国浪漫文学探源》等古典文学研究论文,出版了新诗集《海燕》,翻译了泰戈尔的《萤》、《失群的鸟》等作品。1981年以后,他多次回国讲学和进行学术交流,努力加强中国学术界与国际学术界的交流。

周策纵先生因病于20075月在美国旧金山阿巴尼家中逝世

http://baike.baidu.com/view/577829.htm

*******************************************

(二)

 

华文学习研究院

 

谨以最沉重的哀思,

悼念一代国学大师

周策纵教授仙逝

 

今年91高寿,享誉国际的汉学大师周策纵教授于57日傍晚623,在旧金山北郊阿巴尼(Albany)医院与世长辞。周教授的夫人和女儿都在身边,他们将遵循周教授的遗愿,将周教授的遗体送回威斯康辛大学总校的所在地麦迪逊城(Madison),并在520举行安葬仪式。相隔千山万水,我们只能在周教授多次来访的南洋小岛国上,献上我们最沉重的哀思,悼念一代国学大师周策纵教授的仙逝。

 

《新詩潮》呼喚植物人

【聯合報/王潤華】

2007.04.24 01:02 am

我的老師周策縱今年九十一高壽,三月初在舊金山北郊阿巴尼(Albany)小鎮的公寓,得了嚴重的肺炎,送醫院後又不幸中風,變成植物人,至今還未覺醒。老師平常喜愛植物,尤其樹木,陌地生(Madison)的家叫棄園,就是一個植物園。他的新舊詩多寫樹木,有舊詩云「園中種樹種風雲,伴我無眠伴憶君」。他為了喜愛往返威斯康辛大學途中的那片樹林,八十歲時就自己買了墓地。曾花三十年完成《扶桑為榕樹綜考》論文,近二十萬字,1999年才發表在《嶺南學報》,轟動一時。老師雖然對人類沉淪失望,願與植物為伍,但學生仍然請求植物讓老師回應我們的呼喚,馬上歸來。

 

在舊金山向著海灣

師母與女兒輪流呼喚您

三月也哭成四月了

您還在通向天堂的扶桑樹梢

細心翻閱每一片葉子與果實的進化

為了考證神話裡的扶桑就是榕樹

現實裡的榕樹就是扶桑?

 

全球的學者們在呼喚您

您還在史丹福大學寓所外

研究盤踞天地中間的白橡樹

如何把雲霧撕得破爛

然後講解先秦時代

零碎的文學批評理論

 

學生們在亞洲呼喚您

從大陸、香港、台灣,到新加坡

發現您仍然留在鄭和登陸的南洋群島上

忙著收集雨樹的天露

磨墨

然後用甲骨象形文字

在芭蕉葉上寫詩

2007/04/24 聯合報】@ http://udn.com/

 

(三)

悼念周师公

蔡志礼

 

日前听闻老师王润华教授提起,享誉国际半个多世纪的汉学大师,高龄九十一的周策纵教授病危的恶讯,闻后不禁忧心忡忡,唏嘘感慨。昨天(57),王教授通过电邮,传来周教授病逝的噩耗,我更是悲从中来,心酸不已。

我们这一些曾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总校)读过书的学生或教过书的老师,大家私底下都爱尊称周教授:“周公!”我们并不知道周教授知不知道,但是已经很多年了,我们总是怀着十分的敬意,亲切地在背后这样唤他。

其实若论辈份,我应当尊称周公为师公才对。因为我虽然曾受业于周公,是周公门下正式注册的弟子,但周公也是我的恩师当代名诗人学者王润华教授的老师,面对老师的老师,自然得恭恭敬敬地称呼周公一声:“师公!”

那一年秋天,我很幸运地获得南洋理工大学颁发给教职员到海外攻读博士学位的优厚奖学金,说是优厚一点儿也不为过,除了代付一年超过十万元的学费外,还获得海外生活津贴和购买书本和御寒衣物的费用,最难得的是每月还能领全薪。萍也因此能辞去教职与我一块儿到美国深造。

我们搭乘的飞机傍晚时分在麦迪逊机场降陆后,当我们步入机场接客厅时,惊见周公就站在那儿等待我们。我们受宠若惊之深刻程度,至今难忘!试问两个南洋小岛国寂寂无名的后生小辈,是哪一世修来的福?竟然劳驾年近八旬的当代国学大师亲自来机场接机!

周公不只是来接机,还要帮我们提沉甸甸的行李箱,我见状赶紧扔下手中的行李,冲上前去接过周公已经举起的行李箱,并连声向他说:“不敢劳驾周教授,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周公不但为我们在旅馆订了房间,还坚持亲自开车送我们去投宿。安顿好后,周公担心我们长途飞行又饿又累,二话不说,立即开车送我们到大学广场的一家湖南餐馆,点了许多道他的家乡菜请我们吃。

 

单从抵达威斯康辛大学城第一晚的几小时,就可看出周公对我们后生小辈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在接下来上周公的课,更宛如醍醐灌顶,眼界大开,毕生受用不尽。

 

如今周师公与世长辞,周师母遵循他的遗愿,将遗体送回威斯康辛大学总校的所在地麦迪逊城(Madison),并在520举行安葬仪式。相隔千山万水,我只能在南洋小岛国上,献上最沉重的哀思,悼念一代国学大师的仙逝。

 

周公的恩情,我永世不忘!

 

鱼龙寂寞晚风凉

 

蔡志礼

 

这几个星期来我最不愿意听到的噩耗,终于还是穿越重洋传了过来。当代汉学大师周策纵教授已于57日傍晚623,在旧金山北郊阿巴尼(Albany)医院与世长辞。据一直守候在他身旁的周夫人说,周教授虽因中风成植物人,但是临终之前,双目张开,似有知觉。由于周教授说过不要火化,家属将遗体送回威斯康辛大学总校的所在地麦迪逊城(Madison),并定于520安葬。

 

周师公的弟子遍布五湖四海,一时之间难以聚合出席悼念会。而远在南洋小岛国上的我们,也只能隔着千山万水,默默哀悼周师公。我们在研究院的网站(www.cllab.net)上,特别设立了悼念周教授的网页,以表达我们最沉重的哀思。

昨晚,我在灯下捧读着同窗陈致博士主编的《周策纵教授旧诗存》,神游在周师公横跨半个多世纪所铸造的诗国中。偶然之间,翻到了周师公在19582月,写的一首诗“自题山水画”,读后心中百感交集,无限唏嘘,诗是这么写的:

水阔山深老屋荒,

鱼龙寂寞晚风凉,

模糊画稿都依梦,

仔细端详似故乡。

周师公在196924也写了一首很有意思的诗“示女”:

小女不能读我诗,

连篇鸟迹大离奇。

阿耶一夜神来句,

化作西夷鴃舌辞。

可见周师公早在38年前,就经历了现在我们许多华人所面对的困境,孩子和孙子的华文程度已经低落到不足以了解本族语言文字,更遑论欣赏文学作品和登上中华文化的殿堂。如果我们的语文教育政策决策人能在30年前就读到和读懂周师公这一首诗的真谛,大概就不会落到今天“亡羊补牢,为时晚也”的下场。

周师公在19787月于香港富山阁马寓与友人相聚时,有一位画家曾后希当场为他们画画,而且“尽作古人像”。周师公诗兴一起,即席题句:

笔墨有神通造化,

山林人物本天工,

从来美事无今古,

我已千秋在画中。

是的,我们最敬爱的周师公,请您安息吧!

即使是“水阔山深老屋荒,鱼龙寂寞晚风凉”,您已“千秋在画中”!

http://www.cllab.net/20070510.html

********************************************

 

附图:

1.周策纵(1916-2007)像

2-3,网上周策纵群图(http://images.google.cn/image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4213.html

上一篇:银山塔林你去过吗?
下一篇:冬季奥运会普莱西德湖赛场(1932年、1982年)留影

0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30 20: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