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y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ngyy 理学博士,教授,从事生态学、植物系统与进化研究

博文

简谈外国人如何看国人的问题

已有 1217 次阅读 2017-6-18 17:52 |个人分类:学术问题|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外国人 style 看 修养 诚恳

看了周伟先生写的博文:欧美真的对国人有歧视吗?(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84995-1061428.html),认为很有趣,这个问题有人问,嗯是会有人问,一些以前没出过国,或者没到过欧美,或者没到过发达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里较发达和先进的国家的人可能会问。但是,我看到作者的阐述,基本是没有对他有任何的歧视,与对其他国家和其本国的人一样时,我很高兴,多好啊。

     其实,此问题似乎比较多人关心,而对于一个国家的人在国外,尤其是在发达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里处于较先进的国家,或者较发达的国家,如俄罗斯、智利、墨西哥、巴西、捷克等国家的人来说也可能更为关心一些。我认为,这个问题,关系到出国者自己国家的经济、政治、科技和军事的地位和影响力,当然,也关系到这个国家的人文等风气方面;而关键的还是出国者个人的修养等方面。前者均为国家的层面,后者则是个人的层面。而我认为两方面的因素,基本同样的重要。而当前者稍弱时,如后者比较强,同样能获得所到国家人们的尊敬、尊重和欢迎;而前者较强,但后者较差时,同样不怎么受到尊敬和欢迎;虽然,由于前者的作用,当地人是有点敬畏而已的;而当两者都强、都好时,则是最好的情况,所到的国家的人们都会很尊重和欢迎你的。

      因此,一方面,我们要努力把祖国的各方面事业搞好;同时,把个人的能力、修养等方面不断地提升和做好。这就是对于外国人对到该国的其他国家的人是不是歧视问题的主要原因和道理。这里除了两个国家的政治和军事方面处在敌对状态的时期以外。

      对于中国人,从长相看,相对而言,好看些的比例是偏高的;肤色其实也是比较好的,因为为东亚人,这方面我不想多做解释。因此,白人也较多喜欢与东亚人联姻,这也是一个方面。

     出国后,在国外你的举止,行为和表现很重要,不要那么的缺乏自信,也不要自尊自大,更不要有点钱就摆阔。要谦和、礼貌,最好能比较的热情。当然后者看一个人的心态、修养,热情多少是表现一个人素养如何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基本上都是自然的为主,但是如果是按照要求,努力做到的,也是很好的,以后成了习惯了,习惯成自然啊,自己也高兴和蛮享受的。至于其他方面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考虑,比如,尊严、自尊这些。各自需要把握好,不能过头了。不要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而那么刻薄和尖刻,到处去挑人家的“不是”。而是要处于善意的心态,温和地与人家商榷、询问和讨论。凡事要客观、公正和严谨地办事。年轻人可能更要注意一些这方面。如何处理呢?各自去把握好。

    在国外或者国内参加国际学术会议、野外考察的时候,该如何表现也很重要。也是上面所说的原则。平时要有礼,相互帮助。但是如果要想获得同行更多的、发自内心的佩服,那就是要开展很多或较多的研究,要么是有较多积少成多的那种渐进式的贡献,要么是在科学理论或技术方面有很重要的、乃至重大的突破性进展的贡献。学术的方面就是这样的。

      我在国外,凡事好像都是很自然的,带着礼貌和诚恳。因此,当地的人都很喜欢与我攀谈,很热情。经常是遇到一些很主动问我事情的,当然这里指的主要是当地的白人,有的比较远的看到就点头了,也不认识的,问你需要帮做点啥嘛?有一次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东南区域的海边小镇上,一位50多岁的、头发有些花白的白人,见到我,很高兴,主动问我,从哪里来的?需要帮你拍照片吗?因为我带着相机呢;我说:“谢谢您!暂不需要,我想问你:到这里的一个植物园怎么走?”,他很热情地与我讲了,知道我是从中国来的,很高兴!说:“中国好啊,现在建设得相当好了”。还介绍他是从法国全家移民来的,在这里已经工作和居住了几十年了。我问他:你常回法国家乡看看吗?他说还是会几年回去一次的。我问:你认为哪里好?他说:都好!

 可能有的人还会考虑,在那些白人为主、或者白人执政的国度里,是不是白人女子会有点看不上、或者不咋喜欢东亚人的心理?这个方面,我认为同样是不会。当然,我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曾看到一个新闻,说在欧洲某国的地铁上,一个西亚裔男子坐在了两个白人女子的傍边,被那女子提出叫他另换位子坐。引起多国的关于种族歧视话题的讨论。这是一个事例。这好像是2013年的新闻,当时我认为比较不可思议。我想,可能白人当中只有一部分人对西亚人是这个态度吧?但是,我估计对东亚人可能不会,或者此现象极少吧。

也可能有较多人看过此新闻,心理多少会带上一点小顾虑吧?我想这个不必。还是像上面说的,可能还是要看你个人的气质、修为和表现。

我在几个国家里,那些白人女子都对我很好,就算是路上遇到的,本来不认识的。这方面的小故事还比较多呢。比如在墨西哥的墨西哥城的酒店,女服务员可客气了,各方面都介绍得很细致,第二天是不是要电话提示起床等等都问到,而且指引房间等也都很细。很热情。一次在机场,我要打电话,因为我的手机没有办通可以在墨西哥打电话,因此,只能去那用投币电话,我一边打电话,一边投币,可是我的本来就很少的钢币都投完了,电话要谈的事还没讲好呢。但却就打不了电话了,当时确实有点急。好像是当时我问也在傍边另一部话机那打投币电话的白人女子哪里有用纸币兑换钢币的,她热情地说:“你需要钱打电话是吗?我给你”。当时我挺感激的!因为,这涉及到我到另一个州那里与接我们各国来参加国际学术大会代表的人员联系上的事宜。她一直陪着我打电话,因为担心所给的钢币不够,确实中间又给了一些。直到我电话把事情都讲好了,挂上电话,她才与我一起去候机,她的几位女同伴在那里等着她呢。然后叫我也在那里与她们一起坐着。我说要还她刚才给的钱时,她坚持不收。我真的很感谢!中间我们聊了蛮多事的。她们也是到维拉克鲁斯的,那位前面帮助我的女子说,她的女儿在那里工作,她们一起去看望她,顺玩几天;与她们一起到了维拉克鲁斯之后,都相互给了联系方式呢。你们看,墨西哥的人民多好。

 2011年,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一次我坐地铁坐过了好几个站(其实是火车,大多数的路段都是在路面上的),因为刚到那才两天,看那简约式的地图看错了。而那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再迟些就到晚上了。还没吃饭呢。我马上下车,问了一位一起下车的40多岁的白人女子,她说,我所住的酒店方位并不是直接有车站的,只是经过其大致的方向,还要坐出租车的。然后叫我等一会再上返程的车。然后,她与几位她并不认识的白人年轻女子说,我要到哪里,请她们也帮告诉在那个站下车等。她们都20多岁的,当然都很漂亮的,个个都说好的。待一趟返程的车到了,我和她们上了车,她们个个都这么热情地在那简约的地图上指着告诉我,该在哪里下车,然后在哪里乘出租车到哪里即可。我很感谢!然后转身要坐在另一处的椅子上,可是她们同时都招手叫我要坐在她们傍边,说等一会好告诉我在哪里下车等。她们可以说,个个热情洋溢,途中,我们也聊了一些事情。说句实在话,你能感受到那种温暖,还带着芬芳呢。你看,多好的澳大利亚人民!

有一次在澳大利亚的一所大学,我在那进行合作研究,中午出去吃饭,那是刚到那里几天,去饭堂的路不很熟悉,刚出到生科院大楼外面走了一会,就在那找路了。这时,一位白人女老师走到我面前说,热心和客气地说:你要到哪里呢?我说想到哪个饭堂。她说,噢,好,你跟我来,我也到那吃饭。然后我们一边走一遍聊着,都很高兴。

 这样的例子很多,待以后再慢慢讲一些。这就是我在这些国家的经历和感受。我认为,那里对中国人应该多数也如此吧。当然,上面说的,也还要看个人的表现等。所以这个问题就是这么回事。挺有意思的。我很感谢那里热情的人们,也祝这些国家与我国的友谊和各方面的合作越来越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632-1061557.html

上一篇:音乐也影响人的相貌
下一篇:看了几篇关于用什么文字写论文发表博文的一点感想

3 黄仁勇 王毅翔 文克玲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18 15: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