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小鹏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刘小鹏

博文

全球资助机构关注交叉学科

已有 1996 次阅读 2015-9-29 12:16 |个人分类:工作感悟|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交叉学科, 跨学科, 资助机构

Grant giving: Global funders to focus oninterdisciplinarity


原文见:http://www.nature.com/news/grant-giving-global-funders-to-focus-on-interdisciplinarity-1.18344

 

跨学科研究通常有三个赞成的观点。首先,复杂的现代问题如气候变化和资源安全等不适合单学科研究,它们往往需要横跨生物、物理和社会学科的许多类型的专业知识;第二,新发现出现在不同领域边界的可能性更大,那里有可以调整或扩充知识的最新的技术、观点和见解,大数据科学对许多学科的影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第三,这种相互之间的碰撞能够使单一学科受益,扩大他们的视野。

反对跨学科工作的观点也很熟悉。有人经常认为,跨学科研究是次要的。一些人担心它会耗尽“核心”学科的资金、时间和精力。研究资助者经常听到的抱怨是面向跨学科研究的方案使研究人员产生混乱。有一个持续性的争论——“没有学科,你就不能跨学科。”

支持者认为跨学科之路充满障碍。学术机构的预算、管理和晋升安排通常都围绕单一的学科来组织,在许多机构和期刊也都是这样进行的。跨学科研究要为声誉而战,因为定量指标的测度一般有利于单学科,而同行评议又非常棘手。因此,早期的研究人员如果开始走跨学科路线,往往被认为不是一个聪明的举动。

这种争论一个引人注目的方面是进行基本判断的综合数据非常缺乏。这就是为什么全球研究理事会(GRC)选择跨学科作为其2015-2016年辩论和陈述的一份深度报告中的两个年度主题之一(另一个是科学研究中妇女的地位)。GRC是超过50个国家的研究基金会一个联盟,其代表来自巴西、中国、日本、俄罗斯、英国和美国等国家。成员包括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英国研究理事会(RCUK)、科学欧洲和中国科学院。

像近几年在同行评议和开放存取方面做的那样,GRC旨在建立有关跨学科的共同立场。这一主题代表了全球许多人的观点。

基本真理(Ground truth

所以,我们现在知道什么?2014卓越研究框架(REF)(英国评估高校2008-2013年科研优势,进而决定资助的多年实践)发现,当学者被要求向REF提交对学术界以外产生重大影响的研究案例时,80%是跨学科的。然而,向基于学科的REF委员会提交的内容远不能代表英国研究人员在一些领域发表的顶级跨学科研究论文数量。这样的领域包括健康科学、数学、信息技术和人文科学等。英国的跨学科工作总体上是增长的。在前10%的跨学科研究中,英国的比例从2009年的7.9%增长到2013年的9.1%。这表明研究者认为跨学科研究在基于学科的评估中是弱势的。

进一步的证据来自英国政府最近对该国7个国家级研究理事会进行的三年期审查。审查听到的“证据”指出,目前的结构没有服务好跨学科的研究,显然他们比主流的工作更难以获得资金。审查建议,这些委员会的伞体——RCUK应该调查这一情况,目前调查已经在开展。

要回应“跨学科工作更难获得经费”这一指控,很难得到明确的答案。采样分析的结果并不支持“跨学科的资助成功率都明显落后”的观点。但是资助数据很难用这种方式分析。这部分是因为跨学科工作是在不同的方案下进行:例如,通过“大挑战”式的项目,在主流方案中提供奖学金或突出的机会。在跨学科性是规范的领域(如设计工作),也设有奖励。那么,应该包括哪些内容?更根本的问题是一个定义的问题。评估跨学科活动的资助时,应该衡量什么?

关于研究是属于跨学科、多学科、转化学科、横断学科还是后学科(inter-, multi-, trans-, cross- or post-disciplinary)的晦涩的争论,使得数据收集更加复杂。人们常说:理论的、方法的、工具的、关键的,重组的和桥接的是跨学科。这种近乎神学的吹毛求疵毫无帮助,但在有些领域辨别力是很重要的,例如要辨别“近邻学科”和“遥远学科”之间的差异。

相对于那些学科范围广阔、要求更多组织工作和智力挑战的领域,涉及到邻近学科的跨学科研究是更为常见的,显然更容易发展。这在出版商Elsevier发表的一项研究中似乎是一个重要的分析角度,该报告采取以引文为基础的方法来评估英国的跨学科研究。这一方法考虑了引文的多样性和它们之间的学科距离,以确定一篇论文的学科范围。德国研究基金会(DFG)对其经费的资助组合采用了类似的技术,在“近邻”和“遥远”的跨学科研究之间再次表现出显著的差异,而学科距离较远的跨学科更难进行。

案例研究(Case study

作者对跨学科工作的挑战有个人的经验。作者的背景是英语文学,但已经在心理学史方面工作多年,特别是在心理和生物医学系统的交叉点上。作者与神经学家分别开展工作,研究当一个人阅读复杂的口头文物如诗歌时,大脑在做什么。这可以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的实验来进行。

作者个人的兴趣是在大脑处理方面,为什么文化对你有好处?医生有不同但可参照的关注,例如当恢复先进的阅读功能和从头部受伤中康复时。教育家则对信息处理和解释感兴趣。

作者的两个研究领域(一个历史的,一个实验的)中,前者没有太大的伸展性、智力性或方法论,但后者不同。必须学习新事物:在一个团队中工作,与复杂的机械工作,遵守道德的协议,并筹集资金。作者已经学习了大脑解剖和统计分析的知识,并学习了不同的研究思路。这已经远远偏离了直接前进的道路。例如,它意味着改变作者如何思考诸如“什么构成了足够、适当的证据?”这样的基础问题,改变分析方法、推理结论、写出结果等。

科学论文和人文研究的一般协议是非常不同的。这既是如何表达自己的问题,也是科学论文的主张更加尖锐的方式。作者发现科学家很容易过于“艺术”,艺术研究人员也容易过于“科学”。一位人文学科的同事说统计学“如果用俄语可能也不错”,一位科学家问为什么在神经学实验中使用的诗歌是由不同的人(例如,莎士比亚和Milton)写的,考虑到一致性为什么不能我们自己写?

还有连续研究的问题。资助-论文-资助-论文的不断循环不属于人文学科,后者的文章往往来自长期的项目,以书的形式出现。在作者的经验中,关于提高资助的问题(从谁那里?),令人满意的同行评议(以体现一致性?)的问题以及获得职业认同的问题都是相关的。但最重要的是当前跨学科的基础工作面临的挑战,特别是那些需要“扩展”的工作及其所需的完整、诚信和学科自我否定的程度。

有证据表明,建立跨学科项目的第一步是至关重要的。这是欧盟在评估其研究与开发的第五框架计划中努力刺激跨学科的工作中的发现。项目没有如预想中成功,可能也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利于“促成对话”,以及缺乏连贯的领导。跨学科工作需要特别的技能、心态和重视,以建立共同点。

发现事实(Fact finding

跨学科将是20165月在Delhi举办的GRC年度会议的一个突出主题,会议由印度科学与工程研究委员会和RCUK联合组织。RCUK代表GRC,正在委托撰写一个全球运行状况的报告(从事这项研究的团队将于10月确定)。

该报告将调查全球研究资助者当前的政策与实践。他们对跨学科研究提供了什么形式的支持?这是怎么做的?它的产出和影响是什么?这项调查将开始就如何最好地刺激和管理跨学科建立基础数据,并寻找好的研究实践中最珍贵和复杂的努力。

   这次会议之后GRC预计发表政策声明,像以前在部分领域那样。这些文件将聚焦关键性问题并表明态度。他们将整理可以用于建立国家政策或发展国际合作的数据。如果我们要支持跨学科研究,我们需要更好地确定做什么样的事情,并更好地了解如果做更有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4510-924295.html

上一篇:跨学科研究:用数字来说话
下一篇:十年有你,领导有“方”

1 陈南晖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6: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