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阿Sir正传(上) 精选

已有 12383 次阅读 2013-6-28 22:22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海龟,阿Sir,高铁,查票| 高铁, 海龟, 阿Sir, 查票

一、序

海龟阿Sir坐高铁去了一趟北京,人就疯掉了。

听说阿Sir的父母把铁道部给告了,要铁道部赔偿儿子的精神损失费。但没想到,官司还没打,铁道部就解散了,官司到现在还在拖着。外地的朋友见到我,常开玩笑地说:你们山西老板真厉害,一个女的搞倒了铁道部长,一个男的告倒了铁道部——这是闲话不提。

我要给阿Sir做正传,已经不止一两周了。但一面要做,一面又很为难。因为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于是人以文传,文以人传——究竟谁靠谁传,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而终于归接到传阿Sir,心里却实在是纠结——写阿Sir的事情,到底能传给后人们什么呢?

想到自己的这篇博文是一篇速朽的文章,才敢下笔。但一下笔,就感到万分的困难。

第一是文章的名目。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传的名目很繁多:列传,自传,内传,外传,别传,家传,小传……,可惜都不太合适。只好借鉴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起名为《阿Sir正传》。即使知道大家反对的意见很多,也顾不得了。

第二,立传的通例,开首大抵该是“某,字某,某地人也”。阿Sir虽然有名有姓,但为患者讳,又不便指名道姓,只好用阿Sir一名替之,好在熟悉阿Sir的人,都是不会误解的。

二、阿Sir其人

阿Sir出生在山西吕梁,母亲是吕梁某县煤管局局长的宝贝女儿,父亲则是后来有名的煤老板。阿Sir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学到初中就读于北京的私立学校,高中就读于英国的哈罗公学,上大学在剑桥,并且一鼓作气拿到博士学位,又在德国的马普研究所做了两年博士后,在欧洲连续呆了十五年。这十五年的熏陶,将阿Sir造就成一个真正的学者:温文儒雅、从骨子里往外透着雅致与清纯,任何人见了,都感觉到其道骨仙风、玉树临风。

前几年,山西整顿治理小煤窑,阿Sir的父母顾大局,金盆洗手,将自营的煤矿买给政府,又将到手的3个多亿的现金大部分置换成美国、欧洲、香港和加拿大的房产,干脆长年在国外做起了寓公。年龄刚到50,就知天命,享受起人生。

父母出了国,阿Sir却回了国。

本来阿Sir已拿到美国阿贡实验室的offer,但有一天,无意上网浏览中文网站,被本省一所著名高校的人才招聘启事所感动,仔细一看,是该校物理学院院长宋江亲自发布的招聘广告。阿Sir的专业是核物理,专业对口,想到父母的亿万资产都是来自家乡,但全家人对家乡还没一点贡献,阿Sir心一热,就不顾父母反对,义无反顾地回到三晋大学,成为宋江的物理学院中的一员青椒。

阿Sir从小懂事,没打过架、甚至连对象还没谈过,但阿Sir独立生活能力很强,也没让父母多操过心。想到儿子已经29岁,且一身正气,阿Sir的父母也不好强行灌输他们在国内的成功经验,只好由着儿子的性子来。好在家里有的是钱,也不怕他在国内碰壁,大不了再回到国外。

但阿Sir的父母也没想到,儿子阿Sir回国不到三个月,就疯了。

三、阿Sir与宋江

人见人爱的阿Sir坐了一次高铁,居然疯掉了,让大家觉得实在是难以理喻。但熟悉阿Sir的人心里多认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阿Sir的病与物理学院的院长宋江不无关系。

宋江院长见多识广、热情豪爽,就是他亲自发布的一则招聘广告让阿Sir冲动起来,决心为家乡贡献点力量。宋江对阿Sir事事关心,大到为阿Sir找对象,小到为阿Sir要IP。每每念及宋江院长对他的关怀,阿Sir常常热泪盈眶。如阿Sir回国时,宋江亲自开车到机场去接;回到国内的第一周,房子还没有安顿好,宋江非要阿Sir住在他家;在学校,宋江领着阿Sir四处拜会校长们、处长们和大牌教授们。阿Sir在国外生活了十几年,已经习惯了彼此间的相交如水,但没想到,宋江院长会这样热情似火。阿Sir有时候心里还想,宋江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雷锋。

但宋江的许多做法也常常让阿Sir哭笑不得。

例如,阿Sir从不喝烈性酒,最多只是晚饭时自斟自饮地喝一杯干白或干红。但宋江却常常拉上阿Sir去陪不同的人吃饭,说是要帮阿Sir建立人脉。饭桌上宋江总是逼着阿Sir不停地端着白酒同别人干杯,宋江不光要阿Sir喝酒,还要求阿Sir主动与别人攀谈、要学会没话找话,这就让有点内向的阿Sir很郁闷。但宋江不管阿Sir的心里活动,用“沟通能力是成功之母”,“胆量等于项目,酒量等于经费”,“人脉也是生产力”等等理论指导着自己对阿Sir的改造行动。连阿Sir经常背的双肩背包,也让宋江不满意,认为这样太学生气,缺少学者的范,镇不住别人。

再如,阿Sir很反感抽烟,在阿Sir看来,抽烟就是害人不利己的另一层次的吸毒。但学院的领导层,像宋江、李逵和阮小二等,烟瘾都很大。这些人在学校开的会场上还能克制,但在学院开会时,可能存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潜意识,总是搞的会议室烟雾缭绕。但阿Sir等青年人却不能抗议,因为多数的会议都在讨论如何包装他们的项目,如何让他们PK掉其他学院的竞争者。

最让阿Sir郁闷的是,自己心爱的核物理专业,也被宋江批的一钱不值,逼着阿Sir改研究方向。宋江认为,在山西,就应该研究煤炭,只有这样,才可能拿到政府的大钱,这才是地方需要、国家急需。

宋江多少也能体会出阿Sir心中的痛苦,就像父母逼着孩子参加数奥,尽管孩子叫苦连天,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阿Sir是个多年不遇的好苗子,自己就有责任为他今后的发展负责。阿Sir对宋江,就如同女婿对老丈人有一些不满一样,不管多苦多难,也只能自己嚼碎了,吞下去慢慢消化。

四、学历认证

学校规定,海龟博士(从国外拿到博士学位)要比土鳖高一个等级,就像科长比股长要高一个级别一样。比如说,土鳖博士的安家费是10万,海龟博士就是20万。当然,在工资、津贴、科研启动费等等方面都要高土鳖好多。

但是,因为上过方鸿渐们太多的当,政策又规定,在国外取得博士学位的,需要在指定的部门进行学历认证后才被认可。但这个学历认证通常要拖三、四个月不等。在通过学历认证以前,学校人事处是不会正式承认阿Sir的海龟博士身份的。

这样一来,在博士学历认证之前,阿Sir连个国内的高中文凭都没有,学校也就没有了可参照的文件来给阿Sir发待遇。阿Sir从小没缺过钱,当初回国时父母要给他100万,让他零用,但阿Sir认为他回国后学校会给20万,还直接聘为副教授,靠自己的工资与津贴,自食其力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再花父母的钱,还谈什么为家乡做贡献?没想到,国内东西的价格比国外还高,加上租房子、买家具,很快就将带回来的欧元与英镑花完了。上班两个多月了,一分钱也没见到,从不知缺钱的阿Sir手头一下子拮据起来,但阿Sir从小到大竟没有向别人借钱的经验,始终张不开口。

五、 相亲

据说国内所有省会以上的大城市都进入了剩女时代,阿Sir所在的晋阳省府也是如此。一些聪明的剩女家长经常会找到学校人事处,私下拿到学校全体未婚男博士的名单,这样就可以高屋建瓴、事半功倍。但络绎不绝的剩女的家长们不光要名单,还要人事处的人逐个介绍未婚男博士的情况,虽说个人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公家的事再大也是小事,但人事处的同志也受不了家长们刨根问底式的旺盛的求知欲。为了维护处里的正常工作,只好常年在门上贴了个纸条:“寻人相亲者恕不接待”。

阿Sir是典型的高富帅,一表人才、留洋博士、而且大家都知道他父母是煤老板,给他介绍对象的人更是特别地多。阿Sir有记日记的习惯,有一天一统计,自己都吃了一惊:自己2月4日回国,到4月4日,一共59天,竟相亲了57次!

阿Sir受他父母利益婚姻的影响,认为自己现在要考虑的是建功立业、不是授粉育林。但可怜的阿Sir对绝大多数的相亲安排却无法拒绝,因为多是对自己非常关心的同事们给介绍的,如教研室主任们、系主任们、老教授们和大大小小、许许多多的书记们,而且他们介绍的人不是朋友的朋友的亲戚、就是亲戚的亲戚的朋友,要不就是亲戚的朋友的亲戚,反正都是关系极好的亲戚或朋友。阿Sir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鸭子,被人赶着一场一场地与胖瘦不同、风格迥异的女孩子们见面。但越见面阿Sir越觉得自己像个外星人,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关心他父母的情况比关心他的多,关心他今后的发展比关心他现在是否快乐的多。

阅读下篇:阿Sir正传(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703599.html

上一篇:注重细节——在2013年学院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下一篇:阿Sir正传(下)

72 武夷山 刘洋 赵美娣 曹建军 孙静宇 吕喆 刘立 李天成 马宏宾 刘艳红 庄世宇 马建敏 水迎波 贾鹏 曹广福 苏盛 吴飞鹏 柏舟 朱志敏 李学宽 霍开拓 焦豹 郭向云 张骅 刘淼 邝志和 黄秀清 焦飞 肖陆江 赵纪军 陆俊茜 邢志忠 温新龙 李土荣 汪晓军 陈孔发 杨正瓴 孔梅 张国庆 李宇斌 刘钢 曹俊兴 武永军 刘建彬 徐耀 梁大成 刘守胜 邹桂萍 刘波 谢强 薛宇 韦玉程 赵凤光 毛培宏 蔡庆华 朱钢添 董焱章 戴德昌 高程 魏武 苏金亚 ncepuztf qqlisten zzjtcm cloudyou anran123 chemphile biofans thinpig htli dreamworld WeijiaHydr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4 02: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