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才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ncai 太原理工大学 物理与光电工程系教授 wangyc@tyut.edu.cn

博文

阿Sir正传(下) 精选

已有 12026 次阅读 2013-6-28 22:26 |个人分类:小说|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阿Sir,海龟,| 海龟, 阿Sir

六、阿Sir与小偷

宋江人脉很广,与生辰纲的晁盖、京城的高太尉、祝家庄的一丈青等朋友在运作一个大项目,目前这个项目可以说已经是个煮熟的鸭子,就等下箸了。但朋友们提出在北京开个技术论证会,再请领导认可一下,宋江认为再保险一下很必要,但不太重要,再说自己还要主持学院的自主设立博士点论证会,还邀请了有几位外地的专家朋友,需要招待。宋江就让阿sir替自己去北京开会,想让阿sir多认些人,攒些人脉。

晋阳到北京,坐高铁就两个半小时。

宋江让阿sir坐高铁去,但不知阿Sir小时候在国内行走,不是私家车就是飞机,竟然从来没有坐过火车。

阿Sir订的车票是下午3点发车,宋江说,还是早点出发好,一来还要到车站取票,二来最近路上太堵,这样,阿sir下午1点就离开学校赴火车站。没想到,交通居然不堵,打的到火车站也就用了20多分钟。

阿Sir在自动取票机前取票时,感觉有人在动自己的包,回头一看,发现背包已经被拉开,自己的Apple笔记本电脑已在一个小伙子的手上。阿Sir大喝一声“你干什么"?没想到小偷还有同伙,阿Sir毫无准备,头上先挨了一拳,眼镜也被打飞了,好汉难敌四拳,阿Sir很快就被打倒在地。两个小偷朝相反的方向跑了,当然,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阿Sir的笔记本电脑。

等阿Sir从地上爬起来,好奇的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将自己围了个水泄不通。无奈的阿Sir只好放弃追小偷的想法,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报了警。

很快,警察就来了。询问情况、做完笔录后,一个警察告诉阿Sir:“你可以走了,今后有了线索后会与你联系。”

阿sir心疼笔记本里自己多年保留的资料,问警察:“什么时候能找回我的电脑?”

警察一怔,看了看阿Sir,亲切地说:“你还是忘了你的电脑吧。那两个新疆人,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抓起来,不能打,还要管吃管喝。只能抓了放,放了抓,但一个赃物也要不回来。”

七、郁闷记略

好在钱包、身份证什么的都没丢,阿Sir怏怏地进了火车站,心里一边念叨着“No guts, no glory”来给自己鼓劲。从进晋阳火车站到出北京西客站,阿Sir也记不清一共被检查了几次,只是感觉自己就像个坏人,时时刻刻被别人防着。这种感觉让阿Sir的心情越来越郁闷。下面是阿sir郁闷记略。

1.阿Sir不明白:宽宽的站前广场,为什么非要用栏杆围城一个狭窄的通道(下图)。

         

2.阿Sir不明白:检查身份证的窗口为什么开的那么小,就不能大点吗?

    

 

3.阿Sir明白:安检还是可以有的(下图)。

     

4.阿Sir明白:再查查人身上带没带凶器还是可以的。但阿Sir不明白,检查可以快点嘛,为什么又让大家堵成这样(下图)?

     

5.阿Sir不明白:不是已经实名查票了嘛?为什么进候车室还要查票(下图)?

   

 

6.阿Sir不明白:啊,出候车室进站还要检票(下图)?不是已经查了两次了吗?

 

 

7.上火车还有验票?阿sir想,这是第四次验票了。下图

   

8.为什么在火车上还要再查一次票?第五次了。下图

   

9.阿Sir真的不明白,出火车站居然还有查票,第六次了。下图

 

 

八、续郁闷记略

阿Sir来京之前,早已查好路线,准备选择最便宜、最便捷的地铁去会场。但一看到地铁站的拥挤情况,就有点畏惧了,决定还是坐出租车。

   

阿Sir从地铁站又返回来,忽然想起宋江在饭桌上讲的一个关于地铁的笑话,这个笑话大意是:一个上海人和一个北京人在相互抱怨各自城市地铁的拥挤,上海人说,上海的地铁最拥挤,他怀孕的爱人坐了一次地铁,竟被挤得流了产。北京人不屑一顾地说,上海的地铁还敢说拥挤?他久婚未孕的妻子坐了一次北京地铁,竟被挤的怀了孕。

当时阿Sir还觉得宋江这个笑话有点俗,现在理解了这个笑话背后的一种无奈。阿sir木然地走到北广场的出租车候车区,见到排队打车的人已经被折成五、六条长龙,心里又是一阵烦躁。阿Sir此时也只好排在队末,慢慢等待。但身边,一些小伙子在不停的拉客,大声喊着:“我们是黑车,不要排队,谁坐?”。

   

阿Sir看到不远处有个警察,便走到警察面前,说:警察先生,那边有不少黑车司机在拉活。

警察说:“我知道。你有什么事?”

阿Sir:“我希望您能管一管他们,这里太乱了。”

警察:“他们没偷没抢,我管不着。黑车你嫌贵,不坐就是了。”

 

九、阿sir之疯

阿Sir无语了,决定干脆不去开会了,回学校算了。历时三小时,终于买到一张返回晋阳的高铁票。上到北京西客站的进站厅,看到商店林立、天花板低矮,阿Sir还以为自己进了商场。

   

 

此时阿Sir已经木然,机械地排队、检票、被查票、再被查票、三被查票,也不知中间被查了几次,反正是顺利地回到晋阳。出了火车站,阿Sir感觉稍微轻松一点,准备打车回学校,但没想到,出租车虽然散停了很多,但都要议价。阿Sir最反感的不守规矩,也就放弃了坐出租车的想法,准备改坐Bus。

 

没想到bus站台挤满了人,人们看见一辆bus过来,不顾危险,一下子就冲了过去。Bus这个庞然大物,竟然也害怕人群,距离站台远远地停了下来,只开了个前门让人们去挤。阿Sir呆呆地看着一辆辆bus开来、再开走,原以为坐车的人会少一点,谁知越等人越多。回国一路一直挺胸仰头的阿Sir慢慢低下了头,一步一步向学校走去,每走一步,阿Sir嘴里就嘟囔一声Why?

 

火车站距离学校约15公里,阿Sir一路上说了18772次Why。

现在,在我们的校园里,还经常看到一个面目清秀、身材高挑、目光呆滞、嘴里不停地问着Why的小伙子,那就是阿Sir。

 

据说,学校要收回给阿Sir的offer了。

 

全文完,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上篇:阿Sir正传(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458-703600.html

上一篇:阿Sir正传(上)
下一篇:【老马-13】教师上岗服务公司

74 刘洋 赵美娣 武夷山 孙静宇 曹建军 吕喆 刘立 马宏宾 魏东平 刘艳红 庄世宇 马建敏 乔中东 吴玲玲 马春旺 孙学军 贾鹏 曹广福 任胜利 李学宽 李志俊 张志东 黄秀清 刘焕军 赵纪军 陆俊茜 李土荣 汪晓军 罗岚 陈孔发 张国庆 李宇斌 武永军 刘建彬 焦豹 王永 郭向云 柳林涛 何学锋 朱志敏 杨正瓴 李天成 刘波 刘钢 谢强 姚强 薛宇 彭渤 徐耀 韦玉程 赵凤光 毛培宏 蔡庆华 朱钢添 董焱章 戴德昌 范丁丁 魏武 苏金亚 王云才 蒋敏强 ncepuztf qqlisten zzjtcm cloudyou chemphile zhouguanghui cn2013 biofans xuanle1234 aliala htli dreamworld ghliu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9 06: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