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四):考师范

已有 795 次阅读 2020-6-30 22:2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亲爱的驿马中学

你碧绿的白杨笔直在我的心里

我禁不住像少年一样
在心头涌起了欢愉
母校啊,你恬淡清浅的面容

描画着一个朴素的道理

                    --- 题记


      一个细雨绵绵的日子,正好是饭点,下课后教室门打开着。教室里乱哄哄的,有人走了,有人还坐着,有人站起来了。夏志蓝也站在座位旁边,看着门外的雨。却见堂姐正急匆匆走在雨里,没有打伞的她缩着脖子,手里拿着两个刚从灶上打来的馒头。夏志蓝知道她这个样子,就是不打算回宿舍了,直接去她们初三的教室,吃了馒头就要开始学习了。

      那两个馒头说是四两,但在当时是吃不饱人的。学校的大灶比较简陋,也小,只有两三个师傅。学生们从家里拿来麦子或者面粉,交给灶上,换来相应的饭票,就拿着它去打馒头。因为做饭的师傅少,那个馒头有个象形名称,叫做刀把子。把面揉成长条,用刀切成疑似正方形,直接入锅蒸出来的馍馍,因为不是圆形,所以不是真正的馒头,简称为刀把子。好在这是热饭,比大家周末拿来放在宿舍里又冷又硬的馒头好多了。

      堂姐比夏志蓝大四岁,中等个子,身体要比夏志蓝胖。她是个黑皮肤,且纳于言的姑娘。方脸大眼睛,梳着两个齐肩的小辫,头发黑硬,它们和堂姐一样,不愿意变通,比较犟。夏志蓝知道,那两个刀把子,其实刚刚让堂姐吃到不饿的程度,因为她自己也是一样的。但总是急匆匆抓紧一切时间学习的堂姐,内心是充实和有定力的,她来驿马上学就是为了考师范。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恢复高考并不是很久。考大学需要上够三年高中,而且升学率极低。再加上广袤的黄土高原也是分产到户不久,人们才刚刚能够填饱肚子,经济仍然处于贫穷状态。对于那些农家孩子们来说,考上庆阳师范学校是最现实、最优化的出路和选择。一方面家里可以供得起,一方面时效短有希望,另一方面也脱离了做农民的命运,可以吃上国家粮。

      庆阳师范学校,在当时也是培养教师的摇篮,它是中等专科学校,学制四年,其目标主要是培养幼儿园和小学教师,因此,兼具了音乐、美术、钢笔字、粉笔字和文化课的培养教育。师范学校的毕业生,素质都比较全面。

      如果你在二十一世纪的初期遇见一个有师范背景的五十岁的人,你可不能小看他,那就是当年初中的学霸。那时候几乎所有学习好的学生们都是打算要考师范的。在夏志蓝的同学里,就有好几个学霸级别的,初中毕业考上了庆阳师范。然而,庆阳师范并不好考,竞争也是很激烈的。

      李萍和赵晓梅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俩相约考师范,学习很是用力。就这一点,她们都比夏志蓝和李林桃们显得成熟和努力。李萍和赵晓梅个头都比夏志蓝她们高一点,做事稳妥,目标明确,完全不像夏志蓝和李林桃只要考试不垫底,平时只想着高高兴兴地玩。

      李萍是团支部书记,夏志蓝还没有入团。有一天卫生大扫除,初二二班的清洁区域里有一堆垃圾没有人清理,大家都觉得不是自己的责任。李萍啥也没说,就把那堆垃圾清理了。夏志蓝感慨,团员到底和别人不一样。其后,初三的第一个学期,夏志蓝也争取加入了共青团。

      因为她们用了心,要考上庆阳师范,总想多些学习时间,就都和夏志蓝的堂姐一样争分夺秒地去学习。学校里有规定,晚上教室和宿舍必须按时熄灯。大概学校规定的最后时间是十一点,十点半预警。

      那时学生们都点着煤油灯,有一些学生在晚上其他人都睡着了之后,会爬在床头就着油灯继续背书。有一次,晓梅就是这样子,看书时间长,太困了,自己睡着了,右手搭在了灯上,把手烧伤了。赵晓梅是一个温柔婉转,不爱说话的女孩,她也有两个长辫子,皮肤很白,圆圆的脸庞,细眯脒的眼睛。虽然右手有很长一段时间打着雪白的绷带,她依然如旧日一样,安静地读书学习。

      因为这件事,学校里加大了查夜的力度,要求学生们必须按时休息。估计自有学校以来,与老师捉迷藏就是学生们的乐趣。总有一些人顶风作案,也还成为了漏网之鱼。然而,李萍演砸了。有一天晚上,李萍点着灯,想要加班加点再学学,被值夜的老师抓住,而且还被记录了班级和姓名。

      学校决定对那一次抓住的同学们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其处罚的办法是在早操之后的全校列队的大会上,让她们单独站出来,点名批评。李萍一直都是一个好学生,各方面表现都很好,这样的方式,她不能接受。班主任王老师也不愿意这样,可是,那一次学校领导铁了心,没有任何通融。后来,那天早操大会时,李萍站队时李萍就在第一排,当点到她的名字时,她只是稍微往前站了一点。

      夏志蓝至今都记得班主任王老师目光中的关爱,学校所有教师目光中的关爱。李萍也是一个中等个子的姑娘,她梳着一对齐肩的辫子,那天早上,她微黑的圆脸上全是眼泪。那几天,她一直很难过,难过得吃不下饭。晓梅非常温柔地照顾她,专门买了饼干,打来开水,泡好了给她吃。李萍伏在晓梅的怀里哽咽着,晓梅的脸上也有凄然之色。

      岁月一点一点过去,夏志蓝才发现,她们考没考上师范,都不会更加重要了。更加重要的是,夏志蓝看到了一句相当沧桑的诗: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如今戴着荆冠,我不敢/一声也不敢呻吟。

      还有一个女孩子,她叫付焕萍,个子挺高,也有当时流行的发型---梳着两个小辫,不长不短恰好搭在后背上,发质比较黄且细。她长着一张瓜子脸,眼睛小,嘴巴也小,很是耐看。但她的头发总是毛毛的,人也总是忙忙的,她从来没有说过她的决心,她只是在践行。有一天夏志蓝去开水房【开水房就是一个放了锅炉的大房子,把水龙头接到房子外面,大家从哪里接开水】打水,远远看见她慢慢地、走着之字,心不在焉。等到跟前,才发现她正蠕动着嘴唇,叽里咕噜地默背着课文。

      与李萍不同的是,她很遵守学校的制度,晚上并不点灯熬夜。她一般都住在大通铺下层靠墙的地方,少受别人打扰。在清晨大家还都呼呼大睡时,她会轻手轻脚,悄悄地点起煤油灯,爬在床头,静静地看自己的书。后来,她如愿以偿,考上自己心仪的师范学校。

      夏志蓝到高中时,遇到了驿马中学的明星教师---曹琏老师。他对高三三班的同学们讲解了词语的额外一层含义,他说:“出生牛犊不怕虎,那是因为无知。”

      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夏志蓝发现曹老师说的是真相。人的恐惧感是随着年龄与日俱增的,而那所谓的无畏,其实往往是因为懂得的太少,知道的太少,经历的太少,因而并不明白危险的存在和后果的严重。

      豆蔻年华,都有使不完的心劲,以为自己想要的只要努力就完全可以,却不明白细水长流,顾及环境和其他,以至于用力过猛。但夏志蓝她们的老师们,却仿佛天生就有可持续发展和绿色学习的理念,不需要等到二十一世纪再被倡导。也许他们是站在离土地最近的地方,深刻懂得生活和生命,他们知道成长是最重要的,学习,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40118.html

上一篇:驿中往事(三):实习生
下一篇:驿中往事(五):一件小事

10 刘钢 郑永军 杨正瓴 王安良 朱晓刚 范振英 武夷山 刁承泰 鲍海飞 罗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2 17: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