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科学轻风,汲智慧甘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aninelotus 有风来兮抚我长发;有雨飘兮沐我花容;星兮月兮寰宇美兮!

博文

驿中往事(三):实习生

已有 952 次阅读 2020-6-16 21:51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驿中往事(三):实习生

 文 / 蓝莲花瓣

在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你青春的热情洋溢

撒播在初二二班

那黑板上写下的诗行

那教室里传扬的故事

哦,温暖而静谧的黑夜呀

晴朗又美丽的黄昏

你给了泥土新鲜的种子

你给了大地青葱的希望


当你离开,他们在成长

梦想已经印在小小的心上

小路延伸,通向远方

那条小路,它开始在驿马中学

                                                                            ---题记

      那一年的秋天,驿马中学来了庆阳师专的实习老师。给初二二班分来的是两个带语文的老师,他们一高一矮,高个子的老师戴着眼镜,气质忧郁多情;矮个子的老师则活波开朗,给人感觉很是机灵。夏志蓝她们糊涂,倒是没有记住老师的姓名,就给他们分别取一个美好的名字,把忧郁的那位称做兰老师,把活波的那位称做阳光老师。

      驿马中学还有一个名字,叫庆阳四中。庆阳地区的省级重点中学是庆阳一中。此外,还有庆阳二中和庆阳三中,这三个学校都坐落在西峰市。只有庆阳四中得天独厚,坐落在驿马镇,所以,又名驿马中学。夏志蓝她们更喜欢驿马中学这个名字,它总是含有策马扬鞭的深刻意味。尽管在庆城县还有一个陇东中学,据说其实力和排名仅仅只在庆阳一中之后。那又怎样呢?它们都不是夏志蓝她们自己的中学啊。

      在西峰市有一个名叫庆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大学,它被人们简称为庆阳师专。从1978年恢复高考以后,这个学校就是庆阳地区培养教师的摇篮,庆阳地区那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长起来的各级各类学校里的教师,大多都是从那里毕业的。而对于当年的夏志蓝她们来说,实习老师的到来,给平静的校园生活带来了一点小小的涟漪,这是学生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了大学生。

      兰老师每天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大概是四点到五点的样子,就会到教室里来,抄写一首小诗在黑板上,然后再给大家讲解一遍。这不是他的教学任务,是他自己额外来做这件事的。夏志蓝于是就专门准备了一个本子,把兰老师抄写在黑板上的诗,原样抄写到自己的本子上。当时那种褐色牛皮纸做封皮的十六开本子,封皮上印刷着四个工工整整的宋体加黑大字:“工作笔记”。在夏志蓝,这是当时比较好、比较高级的本子了。那一个多月,兰老师给她们抄写、讲解了三、四十首四言诗,大多都是比较简单,朗朗上口的的诗句。兰老师讲,“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兰老师还讲,“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首《春怨》挺简单,但夏志蓝她们不懂得其中的感情。《石灰吟》的铿锵有力,她们喜欢。像这样的诗句,她们当时立即就背诵下来了。这是初二二班的同学们,除了语文课本上的诗歌之外,接触到诗歌最多的一次机会。而且,后来的夏志蓝才明白,兰老师给她们抄写的诗歌,是经过细心挑选的,而每天一首小诗的节奏,也是很用心的。当然,即使他们当时并没有完全理解《春怨》和《石灰吟》的深刻内涵,那种抄写和背诵也给他们其后的学习赋予了一段初始值。

      有一天晚上,兰老师在教室里和同学们聊天。夏志蓝一个人在灯下奋笔疾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兰老师来到夏志蓝面前,问她在干什么,夏志蓝说:“我在抄语文课本。”那时的兰老师,总是穿着一件浅蓝的、有点发白的衣服,高挑的他面色白净,说着普通话,他睁大了眼镜后面的眼睛,“天哪,”他说,“你要抄一本书?那你要抄写到什么时候?!”夏志蓝说的是庆阳话,夏志蓝说:“我把语文书丢了。” 第二天,兰老师找了一本语文课本送给了她,结束了夏志蓝的抄书工作。

      阳光老师喜欢晚上来教室里和同学们交流。他给大家讲《红楼梦》。夏志蓝记得有一次他讲的是宝钗出嫁、黛玉焚烧诗稿后凄凉死亡的那一段。大概是因为他凡事都是积极又快乐的态度,这一段凄惨的故事,阳光老师并没有给大家制造出哀伤情绪。以至于后来,要是听见外面吹吹打打很热闹的话,班上那个姓戴的男学霸就会笑着说:“听见了吗,林黛玉死了,宝钗出嫁了。”

      兰老师和阳光老师的离开,和他们的到来一样,都给夏志蓝她们班制造了一些不平静的涟漪。

      班里有个叫孙林芳的女孩子,圆脸蛋,大眼睛,薄嘴唇,她也是乌黑的长辫子,因为头发比较柔软纤细,两个长辫子就和她的人一样,都像是动感地带,活波又灵敏。她是走读生,家在驿马镇东北方向五六里地的儒林村,每天骑着自行车来去跑。有一天她都跑得气喘吁吁地,还是迟到了。她悄悄告诉夏志蓝她们说,她是帮一个带东西的中年妇女,把人家送到了赶汽车的地方。那时因为跑得紧,她的脸蛋红红的,人都出汗了,但是脸上充满了给别人提供了帮助的那种幸福感,就连夏志蓝她们也都一同感受到了暖暖的幸福。

      兰老师和阳光老师结束了实习工作,要离开驿马中学了,来到教室里和大家告别。兰老师站在讲台上,对着坐在下面的同学们讲话,他讲得很动情,在第二排坐着的孙林芳首先流泪了,她还哭出了声,受到了她的感染,夏志蓝她们很多同学都哭了,然后大家一起出教室去送别了兰老师和阳光老师。

      夏志蓝她们自己的原来的老师们对这件事颇有微词、不以为然。

      比较下来,兰老师和阳光老师只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年轻,年轻的激情和真纯。他们也和夏志蓝她们原有的老师一样,成为孩子们心灵的播种者,兰老师播种了诗歌,阳光老师播种了红楼。老师们种下了种子,种子就会发芽、生长、开花、结果。最为可贵的是,老师们种下的一切善良,美好和温暖,不只是在一个班级、一代人那里产生影响,它会远远地传播,它也会一代一代传播下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594-1238162.html

上一篇:驿中往事(二):很特别的那个人
下一篇:驿中往事(四):考师范

2 武夷山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14: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