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乌斯怀亚在哪里? 精选

已有 2160 次阅读 2020-6-19 17:34 |个人分类:编作交流场|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乌斯怀亚在哪里?

    籍利平

 

鄂栋臣教授(1939715日—— 2019221日)在题为《乌斯怀亚市重力联测》(19841222)的日记里,这样写道:“当我们向阿根廷提出联测重力的要求后,阿根廷空军基地立即通知船队指挥部,于今天下午派车来接,慌得我们手忙脚乱,几乎连仪器也来不及准备就上车了。”“这是一辆篷布的老式军用吉普车,......,。这是我平生首次在异国他乡执行测绘,还坐上了外国军车,感到挺开心的!”乌斯怀亚市唯一的国际重力网点在空军机场上,从这里可以往乌斯怀亚的独立纪念广场引重力点。这次重力测量过程成了同行的新闻工作者们竞相拍摄的目标(上图)。

上述文字见201810科学出版社、龙门书局联合出版的《极地征途:中国南极科考日记档案》(17-20)。

说起来,我和此书早已有缘分。此书稿还在编校过程中,我就接触过该书的责编之一田慧颖;还曾经和她一起到西安参加过馆配会(当时我在“科学出版社资环分社”返聘)。有一次开会,见她手不释卷,就好奇地问她在编辑哪一本书。她说是鄂栋臣教授的南极日记,我近乎激动地说:鄂教授的南极日记,我记得《中国测绘报》刊载过一部分,报纸我还留着呢!要是能出书,就太好了!

近两年之后,终于收到了来自“武汉大学中国南极测绘研究中心”的赠书,怎不概慨万千(可惜作者已经仙逝)。

由于有多次“乘坐军车测量重力”的经历,所以翻开此书目录,一看到《乌斯怀亚市重力联测》就忍不住先阅读这篇日记了。

日记《乌斯怀亚重力测量》提到了“珠峰1”“珠峰2”重力仪,但没有说明配图(图1-7)中的重力仪的型号是什么;应该是一种大(超大)量程的重力仪,不知是国产仪器还是进口的(上图)。

 

南极上图.png

                        上图:翻拍于该书第19

    那么,乌斯怀亚到底在哪里?

    笔者翻看了审图号为GS2018587号的世界地图,在智利与阿根廷交界的地方找到了“火地岛”三个字,却看不到“乌斯怀亚”;在审图号为GS2014433号的世界地图上,不仅标注了“火山岛”,也标注了阿根廷的“乌斯怀亚”(中图)。

 

          中图:世界地图局部


从下图可以看出:乌斯怀亚就德雷克海峡附近。《乌斯怀亚市重力联测》的后一篇日记为《过德雷克海峡》,前一篇为《乌斯怀亚港》。

 

                      下图:乌斯怀亚靠近德雷克海峡

 

居民15000人的乌斯怀亚,一下子迎来“向阳红10号”的600名“海员”,当然也引发了“中国热”。日记的最后两行,两次运用了“钢表”一词。“钢表的注释为“西班牙语,意为交换”。笔者好奇地百度了一下西班牙语“交换”的原文:cambiar。百度翻译提供的语音,果然酷似汉语“钢表”的读音。这是重力联测的一项副产品吧:学点当地的语言。这样的经历,是有趣的。笔者在“红土地”上进行测量是也遇到过这样的机会.......

好客的乌斯怀亚人热情地欢迎了到访的中国科考队,还想和中国人做生意(“钢表”)。

  乌斯怀亚,是去往南极科考路上的一个站点(港口),对于中国测绘人来说,未到南极已经开测,可谓“捷足先登”了,也是有“先行者”之称的测绘人优良传统。

 

《极地征途:中国南极科考日记档案》不仅记录了中国测绘人在南极建站、命名地名(海湾名)、用各种测量设备(重力仪、激光测距仪、经纬仪等)进行观测的过程,还用大量笔墨描写了南极的多样风情。他笔下的贼鸥、巨海燕、海狼、海豹、企鹅、磷虾、硅藻等南极“土著居民”生动有趣。别林斯高晋站国旗的变化(从苏联到俄罗斯)、金乃千教授暴卒新加坡、斯捷帕诺夫站长(俄罗斯)的惨死等无不令人扼腕叹息。

《南极钓鱼趣闻》、《南极企鹅情恋》中企鹅夫妇与科考队副队长高钦泉逗趣(斗法)的故事又令人感受到南极生活的情趣和无奈。

《极地征途:中国南极科考日记档案》涵盖了作者参加中国首次、第二次、第五次和第八次科考的见闻,不仅具有科学价值,也有史料价值。正如作者在后记中所言:“南极,这神奇的天涯,没有国界的陆地。中华儿女为使祖国的五星红旗在这万古冰原上空高高飘扬,顶着狂风奋力拼搏的那一幕幕感人镜头,在暴风雪中留下的那一串串神奇的脚印,由欢乐、痛苦、血汗、泪水编织在一起的我的530多天极地远征生涯,汇成了南行地端轶事的考察日记。

宁津生院士( 19321022日——2020315日)在该书封底上这样评价此书:“极地测绘与科考,是中国测绘人在测绘科技发展史中的一次壮举。本书生动地记录了中国测绘人在极地测绘和科考中克服基地许多恶劣环境和条件,发扬艰苦奋斗、勇于进取的精神,用中国测绘人的聪明才智一次又一次出色完成极地测绘任务。本书既传播了测绘科学技术,也弘扬了社会文明,是一部很好的通识性杰作,值得一读。”我在学术会议上多次看到过宁院士,也聆听过他重力主题学术报告,感觉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学者,他的推荐不会言过其词的。

最后,补充一段百度来的文字:世界最南的城市,阿根廷南部火地岛地区的首府、行政中心。地处西经68°20′、南纬54°47′,在比格尔海峡北岸乌斯怀亚湾畔。由于它特有的地理位置,使之成为通往南极洲的门户而驰名世界。乌斯杯亚距本国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远达3200公里,距南极洲却只有800公里。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乘船往南极洲,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而由乌斯怀亚起航,越过德雷克海峡,两天便可到达。因此前往南极洲探险和考察,乌斯怀亚是一个理想的起航和补给基地。堪称世界上最南的居民点。

(北京海淀。2020-06-1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238549.html

上一篇:王泽民教授接受博主采访
下一篇:怀念一些树

9 杨正瓴 蒋德明 黄永义 郑永军 张珑 康建 王安良 段含明 范振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00: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