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工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lpemail

博文

怀念一些树

已有 1294 次阅读 2020-6-23 09:09 |个人分类:编作交流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曾经在这些树的附近上班。早晨、正午或下班前走过这些树,感觉是非常奇妙的。尤其是在金色的秋季,爱美、欣赏美的多半会驻足拍摄。




       窗外的树是模糊的,镜头代表了我的一种视线。



       低头看稿、抬头看树。看窗外的树。偶尔会看到到访的啄木鸟。自然会产生一个联想——文字编辑的工作和啄木鸟相似。啄木鸟嘴贱?会吃嘴的亏;有些(半路出家、经验匮乏)编辑的笔呢?也不高贵。我恐怕属于半路出家、半路还俗的。(半路、半路,也许是好事呢。)

      职业就是职业;职业病也就是职业病。没有患上职业病的啄木鸟和文字编辑,都不是敬业的、业务精湛的啄木鸟和文字编辑吧?

     等待时机。

     再去看看(一万米之外)那些树,看看那棵窗外的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55-1239017.html

上一篇:乌斯怀亚在哪里?
下一篇:刘先林院士科学家形象的跨媒体传播

8 郑永军 范振英 朱晓刚 蒋新正 尤明庆 杨卫东 许培扬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6 02: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