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阁科学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enrose

博文

超导“小时代”(18):瘦子的飘逸与纠结 精选

已有 2881 次阅读 2017-4-12 23:09 |个人分类:超导小时代|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超导 物理 量子

超导“小时代”(18):瘦子的飘逸与纠结

【作者注】《超导小时代》系列文章自2015年9月在物理》杂志连载,欢迎大家订阅、围观。

此文发表于《物理》2017年第04,详见http://www.wuli.ac.cn/CN/abstract/abstract69981.shtml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 宋 · 李清照《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图1:沃尔道夫的维纳斯和米诺斯的蛇女神(来自arthistoryresources.net)

    人类最初从何时开始,又以什么为由走向“女为悦己者瘦”这条不归路的?要知道,在史前文明时期,胖,才是王道!那个时代的雕像典型特点就是——丰乳、肥臀、鼓腹,比如“沃尔道夫的维纳斯”。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文明的发展,小部分人终于逐渐摆脱食物和生存的困扰,于是有了对身材比例的要求,比如“米诺斯的蛇女神”(1) [1]。再后来,现代文明发明了紧身衣和比基尼,大家再也不好意思露出流油的肥肉到处晃荡,减肥瘦身成了新的流行元素[2]。瘦,当然有瘦的好处。瘦成骨骼清奇,没准是个武学奇才;瘦成仙风道骨,没准是个世外高人;瘦成嶙峋白骨,也变不了白骨精。瘦,当然也有瘦的坏处。每天都有无数为减肥而饿晕的女人,还有因为厌食症而濒临生存绝境的可怜人。胖瘦有道,各分千秋,也罢!


类似地在超导界,既然有身体灵活、心灵惆怅的的胖子——重费米子超导体,也必然有平分秋色的瘦子,我们称之为——轻元素超导体。轻元素主要指的是氢、锂、硼、碳、氮、氧、氟等,因为大部分碳化物(有机)超导体和氧化物超导体已在前面单独和大伙儿见面,这里需要认识的瘦子们主要是简单金属化合物、硼化物和氮化物超导体等。超导界的瘦子,大都身材飘逸,但灵魂深处充满了纠结,难以实现自我突破(提高Tc),只默默地为后来居上的高温超导体做了垫脚石。


图2:B1相和A15相超导金属化合物

还得接第14节关于炼金术士的故事说起。1911年,单质汞中发现超导之后,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寻找单质超导体。话说,超导单质还真不少,但临界温度高一点点的实在稀有,常压下Tc9 K的铌(Nb)已然算是佼佼者。为此,科学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继而在铌的化合物中寻找超导体,其中NbOTc1.4 KNbCTc15.3 K[3]NbNTc16 K[4]。适当改变元素配比,可以在NbC0.3N0.7里实现Tc=17. 8 K (1954) [5],完成这项工作的人是来自美国贝尔实验室的德裔科学家马蒂亚斯(Bernd TheodorMatthias)。这些工作启迪人们,在某金属元素和非金属元素的二元化合物里,有希望寻找到更高临界温度的超导体。鉴于这些材料结构和化学式相对简单,分子量也比较轻,故而基本算是瘦子超导家族的一员。铌的碳化物和氮化物都是立方结构,和我们日常吃饭的食盐NaCl结构类似,称之为B1相。同在1954年,另一个具有A15相的超导体V3SiG. F. Hardy J. K. Hulm发现[6] (Tc=17. 1 K),它和B1相同样具有立方结构,但面内原子分布细节不同(2)。马蒂亚斯很快就抓住机会,在铌的A15Nb3Sn中发现了Tc=18. 1 K[7]。从第一个A15相的化合物Cr3Si开始顺藤摸瓜,人们陆续不断发现了诸多A15类超导体,来自VTaNbSiGeGaAlSn等的组合,多达60余种[8]。特别是Nb3Al(Tc=18.8 K)Nb3Ga(Tc=20.3 K)Nb3Si(Tc=18 K)Nb3Ge(Tc=23.2 K)等,一再突破当时的超导温度记录(2),其中不少出自马蒂亚斯之手[8]。目前最高临界温度的A15相化合物是2008年发现的高压下Cs3C60Tc=38 K[9]。在1986年以前,A15相一度统治超导临界温度冠军地位长达32年,瘦子的实力不容小觑。


图3:马蒂亚斯及其超导探索六法则

马蒂亚斯因为A15相的研究,加上其他一系列新超导材料的发现,成为了当时超导材料探索的超级大师[10]。身为超导界的老司机,他也是自信满满做领路人,早早地提出了“高温超导”的概念,只相对10 K左右的单质超导而言[11][12]。马蒂亚斯总结了探索更高Tc超导材料的黄金六法则(实际上不止6条,此处姑且如此总结):高对称性、高电子态密度、不含氧、无磁性、非绝缘体、不信理论家(3)[13]。这些经验是A15相化合物探索的精髓,例如往往只有3:1的化学计量比才能具有最好的Tc,在Nb3Ge中无论掺杂、加压、热处理等,都只会导致晶体缺陷降低临界温度。在马蒂亚斯法则指导下,人们试图在三元化合物中寻找超导电性,例如ReRh4B4(Re=Y, Nd, Sm, Er, Tm, Lu, Th, Sc...) [11]TiRuPHfOsP[12],不幸地是,这些化合物连突破20 KTc都很困难,令人不禁怀疑自己遵循了“假法则”。直到1986年,铜氧化物高温超导体的发现,几乎(注意,不是全部!)颠覆了马蒂亚斯法则,至少六条里面五条是错的,仅剩下“远离理论学家”也许是对的。不过,马蒂亚斯也没有完全错,他很早提出了d电子的重要性,并早就猜测磷化物、砷化物、硒化物、硫化物的超导电性,时隔多年后才被一一证实[14]。这是后话,我们此节暂不细说。在此之前,马蒂亚斯依然是超导材料大师,为了纪念他的贡献,超导领域最高级别的国际超导材料和机理大会(M2S会议)设立了三个奖项:昂尼斯奖、巴丁奖、马蒂亚斯奖,分别颁发给超导实验、理论和材料方面突出贡献的科学家[15]


图4:超导单光子探测器[16] (来自www.eetimes.com)

1986年以前的超导材料探索,在蹒跚步履中走了数十年,超导温度提升固然艰难,但超导应用却一直充满活力。关于Nb3SnNbTi的超导线缆技术得以不断发展,至今仍然是应用最多的超导材料,在超导输电、超导磁体、粒子探测等均有用。而NbN材料因为其薄膜容易被刻蚀成宽度极窄的纳米线阵列,被用于单光子探测器——当一个光子落到纳米线上时,超导被破坏而产生电阻,从而被探测到。单光子探测器不仅限于NbN超导薄膜,它已经是现代光学探测的重器 (4) [16]


除了NbN之外,VNZrNTaN等金属氮化物也都是10 K左右的超导体[17-19],这说明氮化物的超导并不是偶然的,寻找氮化物超导体,也是超导材料探索的一个可能方向。1996年以来,一类称之为MNX (M= Ti, Zr, Hf; X = Cl, Br, I)的氮化物超导体被发现[20],这类层状材料需要插入离子导电层才能出现超导,具有α相和β相两种结构形式[21]。其中日本科学家山中昭司研究组发现了α-K0.21TiNBr(Tc=17.2 K) [22],β-Li0.48(THF)0.3HfNCl(Tc=25. 5 K) [23]LixZrNCl(Tc=14 K) [24],β-Ca0.11(THF)yHfNCl(Tc=26 K) [25]等。这类插层超导体和NaxCoO2FeSe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最有趣的是,其临界温度跟插层后的原子层间距直接相关(5)。因为这类材料具有稀薄的电子浓度、不太强的电子-声子耦合和较大的超导能隙,经验上显然违背了马蒂亚斯法则,理论上也难以用BCS来解释,故和重费米子超导体及有机超导体一样属于非常规超导体,其超导微观起源目前尚有争议[21]。这类材料也不是很稳定,或对空气敏感,目前许多实验测量尚存在诸多困难,导致人们对其了解有限。除了MNX型氮化物超导体,还有Ln3Ni2B2N3(Ln=La, Ce, Pr, Nd ...) V3PNxThFeAsN等多种形式和结构的氮化物超导体[26-31],许多氮化物超导体仍待发掘,物理性质更是不甚清楚,它们是属于常规BCS超导体,还是非常规超导体,同样需要更多实验来证实。和La3Ni2B2N3具有相似结构的YNi2B2CLaPd2B2C等硼化物也具有12- 23 K的超导Tc[30] (5)它们则属于另一个瘦子超导家族——硼化物超导体

图5:几类典型的氮化物超导体


图6:MgCNi3超导体


关于含NiC的超导体,有一个小插曲就是2001年美国R.J. Cava研究组发现的MgCNi3超导体[32]。该化合物具有八面体钙钛矿结构,但不是氧化物,Tc约为7 K (6)。由于Ni是磁性元素,人们首先怀疑它是否具有磁有序或者磁涨落,并再度怀疑它可能属于非常规超导体。随着数年的实验研究,最后两个疑点都被澄清,确认它是属于电子-声子耦合的常规BCS超导体,和复杂的钙钛矿氧化物有着天壤之别。


图7:几类硼化物超导体结构

轻元素超导体里面,最庞大的家族要数硼化物超导体,至少有80余种,包括前面提及的1:4:41:2:2:1元素配比的两大类材料[11] [30]。硼化物超导体大致划分如下:二元硼化物XB(X=Ta,Nb, Zr, Hf, Mo...), XB2(X=Mg, Nd, Mo, Ta, Be, Zr, Re, Ti, Hf, V,Cr...), X 2B(X = Mo, W, Ta, Re...), XB6(X= Y, La, Th, Nd, Sm, Be...), XB12(X= Sc, Y, Lu, Zr...), Ru7B3,Re3B, FeB4;三元硼化物ReXB2 (Re= Y, Lu,Sc; X =Ru, Os), ReB2C2(Re=Y, Lu), Re0.67Pt3B2 (Re=Ca, Sr, Ba),ReX3B2 (Re=La,Lu, Th; X= Rh, Ir, Os, Ru),  ReX 4B4 (Re=Y, Nd, Sm, Er, Tm, Lu, Th, Sc, Ho...; X= Rh, Ir, Ru), Mg10Ir19B16,Li2X3B (X= Pt, Pd);四元硼化物ReX2B2C(Re= Y, La,Pr, Th, Dy, Ho, Er, Sc, Tm, Lu; X=Ni,Pt...) [33]。这些硼化物超导体的结构多种多样,元素配比和搭配变化多端,要找到它们的共性实在是个极具挑战的事情(7)。许多硼化物超导体都属于常规超导体,也有许多硼化物具有独特的物理。例如Li2Pt3BRu7B3Mg10Ir19B16等材料内部原子分布是没有对称中心的,也就是说中心反演对称破缺,它们又称之为“非中心对称超导体”,其中最令人期待的就是自旋三重态的库伯电子对,至今仍有不少科学家在探寻[34-36]。硼化合物还有个特点,就是硬度往往非常高,如CrReWZr等元素和硼的化合物都属于“超硬材料”,其硬度值达到了几十万个大气压。正是如此,不少硼化物超导实际上都是在高压环境下实现的。单质硼在250万个大气压(250 GPa)的超高压下会有11.2 K的超导[37],具有3 K左右超导的FeB45.5 K左右超导的ZrB12则需要借助高温高压环境下来合成[38] [39],常压下Tc=9 KBeB6在高压下会发生结构相变并在400 GPa下出现24 K的超导[40]。绝大部分常压下的硼化物超导临界温度都低于10 K,其中最高Tc的硼化物是MgB2,为39 K[33]。由于其特殊性,我们将在下一节详细介绍MgB2的发现及其物理特性。


【参考文献】

[1] 百度知道日报:http://zhidao.baidu.com/daily/view?id=516

[2] 吕晗子,女为悦己者瘦,何时兴起,《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2013.12.27.

[3] Horn F. H., Ziegler W. T., J. Am. Chem.Soc.1947. 69: 2762.

[4] Shy Y. M. et al., J. Appl. Phys.1973. 44: 5539.

[5] Matthias B.T., Phys. Rev. 1953.92: 874.

[6] Hardy G. F., Hulm J. K., Phys. Rev. 1954.93:1004.

[7] Matthias B. T. et al., Phys. Rev. 1954.95: 1435.

[8] Stewart G. R., Physica C.2015.514: 28-35.

[9] Ganin A. Y. et al., Nat. Mat. 2008. 7: 367.

[10] Biographical Memoirs V.70,Chapter: Bernd Theodor Matthias.1996.P240: P259.

[11] Matthias B. T. et al.,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977. 74(4): 1334-5.

[12] Barz H. et al., Proc.Natl. Acad. Sci. U S A. 1980. 77(6): 3132-4.

[13] Matthias B. T., Phys. Rev. 1955.97: 74.

[14] Matthias B. T. et al., Phys. Rev. 1954. 93: 1415.

[15] http://www.m2s-2015.ch/

[16] GoveniusJ. et al., Phys. Rev.Lett. 2016.117: 030802.

[17] Zhao B.R. et al., Phys. Rev. B.1984.29: 6198.

[18] Lide D. R., CRC Handbook of Chemistryand Physics (2009),Florida: CRC Press.

[19] Nie H.B. et al.,Appl.Phys. A-Mat. Sci.Proc.2001.73 (2): 229-236.

[20] 叶国俊 (导师: 陈仙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士学位论文,β-MNCl体系超导电性与黑磷单晶生长研究, 2016.

[21] Hosono H. et al., Sci. Technol. Adv. Mater.2015. 16: 033503.

[22]Zhang S. et al., Supercond. Sci. Technol. 2013. 26: 122001.

[23] Yamanaka S. et al., Nature.1998.392: 580.

[24] Yamanaka S. et al., Adv. Mater. 1996. 8: 771.

[25] Zhang et al., Supercond. Sci. Technol.2013.26: 045017.

[26] Michor H. et al.,Phys. Rev. B.1996. 54: 9408.

[27] Ali T. et al., J. Phys.: Conference Series.2010.200: 012004.

[28] S. Manalo et al., Phys. Rev. B.2001. 63: 104508.

[29] Wang B., Ohgushi K., Sci. Rep.2013. 3:3381.

[30] Müller, K.H. et al., Rare Earth Transition Metal Borocarbides (Nitrides):Superconducting,Magnetic and Normal State Properties.e-Book of Nato Science Series II.(2001).

[31] Wang C. et al., J. Am. Chem. Soc. 2016. 138: 2170−2173.

[32]He T. et al., Nature.2001. 411: 54-56.

[33] Buzea C., Yamashita T., Supercond. Sci. Technol.2001. 14: R115-R146.

[34] Yuan H.Q. et al., Phys. Rev. Lett.2006. 97:017006.

[35] Fang L. et al., Phys. Rev. B.2009. 79: 144509.

[36] Mu G.et al., Phys.Rev. B.2007. 76: 064527.

[37]Eremets M.I. et al., Science.2001.293(5528): 272-274.

[38] Guo H. et al., Phys. Rev. Lett.2013. 111: 157002.

[39] Ma T.et al., Adv. Mat. 2017. 29(3): 1604003.

[40] Wu L. et al., J. Phys. Chem. Lett. 2016.7 (23): 4898–4904.

【延伸阅读】

超导“小时代”(1):慈母孕物理

超导“小时代”(2):人间的普罗米修斯

超导“小时代”(3):鸡蛋同源

超导“小时代”(4):电荷收费站

超导“小时代”(5):神奇八卦阵

超导“小时代”(6):秩序的力量

超导“小时代”(7):冻冻更健康

超导“小时代”(8):畅行无阻

超导“小时代”(9):金钟罩、铁布衫

超导“小时代”(10):四两拨千斤

超导“小时代”(11):群殴的艺术

超导“小时代”(12):形不似神似

超导“小时代”(13):双结生翅成超导

超导“小时代”(14):炼金术士的喜与悲

超导“小时代”(15):阳关道、醉中仙

超导“小时代”(16):胖子的灵活与惆怅

超导“小时代”(17):朽木亦可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926-1048530.html

上一篇:超导“小时代”(17):朽木亦可雕
下一篇:超导“小时代”(19):二师兄的紧箍咒
收藏 分享 举报

9 姬扬 魏焱明 刘全慧 鲍海飞 张江敏 赵克勤 张家峰 mxt110 water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19 11: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