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阁科学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enrose

博文

超导“小时代”(15):阳关道、醉中仙 精选

已有 4561 次阅读 2017-1-9 21:45 |个人分类:超导小时代|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超导 量子 氧化物

超导“小时代”(15):阳关道、醉中仙

【作者注】《超导小时代》系列文章自2015年9月在物理》杂志连载,欢迎大家订阅、围观。

此文发表于《物理》2017年第01,详见

http://www.wuli.ac.cn/CN/volumn/home.shtml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欧阳修(宋)《醉翁亭记》

                             


图1:氧元素与氧气(来自www.diffen.com 和whoinventedme.net)

氧,是我们这个蔚蓝地球分布最广的重要元素,遍及岩石层、水层和大气层,占据地壳元素含量的48.6%。几乎地球上的所有生命体都依赖于呼吸氧气,氧气占据了空气的21%,仅次于氮气(78%)(1)。地球上空的臭氧,如同一把巨大的遮阳伞,大幅度削弱了对生物有害的紫外线。可以说,如果没有氧的存在,也就没有如今地球表面的繁荣生命,我们人类也不复存在。



图2:氧气的制备方法(来自whoinventedme.net/who-invented-oxygen/)

   关于氧元素的认识,起源于18世纪初的“燃素说”。德国化学家施塔尔等人提出一切可燃物质由灰烬和“燃素”组成,燃素在燃烧后转化为光和热。随着冶金术的发展,人们分析了燃烧前后物质质量的变化,发现金属燃烧后剩下的灰烬质量反而增加了,燃素说也就显得不再靠谱。1771 - 1774年间,瑞典的舍勒和英国的普利斯特里各自从燃烧后的物质出发,在加热氧化汞、氧化锰、硝石等时实际上制得了氧气——当时他们称之为“脱去燃素的空气”或“火空气”。1774年,法国化学家拉瓦锡从普利斯特里的实验得到启示,确认了这种支持燃烧的气体是一种新的元素,金属煅烧后增加的质量就来自于它(2)[1]。拉瓦锡命名该气体为Oxygen (),由希腊文oxus-geinomai组成,即“成酸的元素”的意思,取其化学符号为O。清末我国的徐寿把这种气体称为“羊气”,后人们改为“氧气”[2]。氧气和古文中的阳气谐音,正如《管子·形势解》曰:“春者,阳气始上,故万物生。”氧气就像万物生长之气一样,促使这个世界生机勃勃。阳关大道寓味着光明的前途和蓬勃的发展,又所谓“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跨出阳关之后,就只剩下了大漠戈壁的荒凉与孤独。

在探索超导材料之路上,也存在这么一条“阳关大道”——氧化物超导体。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铜氧化物高温超导体,由于其重要性和特殊性,我们将在后续章节单独详细介绍。必须强调的是,在发现铜氧化物高温超导体之前,许多氧化物超导体就已经被发现;在发现铜氧化物超导体之后,同样也有许多氧化物超导体不断被发现。这些氧化物超导体千奇百怪,又似乎存在某些共性,为超导材料的探索提供了广阔且定向的思维空间[3]。此节,让我们一起来扒一扒阳关道上的超导体,以及与之类似或相关的其他氧族(硫、硒、碲)化物超导体。

第一个被发现的氧化物超导体是SrTiO3(钛酸锶),于1964年被发现,距离BCS理论的建立仅7年。尽管SrTiO3的超导临界温度仅有0.35 K,但它的发现意义非凡[4]。作为第一个有别于传统金属或合金的氧化物超导体,和大部分陶瓷材料一样,钛酸锶一般是绝缘体,仅有在掺杂如金属铌等之后才能导电,很难想象这类材料也能超导。在结构上,钛酸锶属于钙钛矿结构材料,其基本结构单元是以氧原子为顶点的氧八面体,这类结构的氧化物家族非常丰富,物质性质也千变万化,是否有更多的钙钛矿材料具有超导电性?答案是肯定的!很快,第二个氧化物超导体NaxWO3也被发现,它的学名叫做钨青铜,同样含有类似的氧八面体结构,临界温度为3 K[6]1975年,又一个类钙钛矿结构的材料BaPb1-xBixO3被发现,临界温度达到了17 K[8],随后在1988年,和铋氧化物类似结构的材料Ba1-xKxBiO3被发现, 临界温度一下子提高到了30 K[9]。只是,由于1986年人们在铜氧化物La2-xBaxCuO4中发现了30 K的超导电性[10],并随后迅速突破了77 K的液氮沸点[11],铋氧化物中的超导电性研究反而被冷落。仔细对比铜氧化物超导体的结构就会发现,其实铜氧化物超导体也同样属于含氧八面体的钙钛矿这一大类材料,只是它们的超导电性比较特殊罢了。和La2CuO4类似的材料还有钌氧化物Sr2RuO4,它的超导温度仅有1.2 K,但和传统的金属材料超导具有很大的区别,其物理起源至今仍不清楚[12]。钌氧化物有不少含有氧八面体的家族成员,除了214型外,例如还有327型的Sr3Ru2O7[13],只是它们不一定超导(3)



图3:具有钙钛矿型结构的几类超导体[5][7][9][13]

除了铋氧化物和钌氧化物外,还存在大量的具有类似氧八面体或四面体结构的氧化物材料,这些材料整体形貌是立方体或长方体,人们多年以来也在其中不断探索和寻找可能的超导体。典型的体系有,铱氧化物:SrIrO3Sr2IrO4Nd2Ir2O7[14][15],钛氧化物:Dy2Ti2O7LiTi2O4BaTi2Sb2O[16][17],铌氧化物:LiNbO2BaNbO3Sr1-xLaxNb2O6[18][19],锇氧化物BaOsO3[20] (4)。按照元素配比的划分,这些材料结构可以归类为113214227124等,它们中间有的材料发现了确切的超导电性,如尖晶石结构的LiTi2O4(Tc=12.4 K)、六角结构的LiNbO2(Tc=5.5 K)等,也有些材料在特殊情况下出现了可疑超导电性,甚至有少量报道声称铌氧化物Sr1-xLaxNb2O6具有100 K以上的超导,后来证实是实验假象[21]。氧化物材料的复杂结构,同样意味着复杂的微观电子态行为和多变的宏观物性,多年以来不仅仅是超导领域的研究热点和难点,也是整个凝聚态物理研究的一大块重要领域。例如,在一些具有227型烧绿石结构的材料如Dy2Ti2O7中,电子的自旋被冻结在固定的位置,人们甚至可以在其自旋动力学行为中寻找“磁单极子”、“希格斯相变”等奇异物态或物性的存在[22][23]



图4:可能的过渡金属氧化物超导体[14-23]

钴氧化物中的超导材料目前发现的相对较少。具有CoO2层状的材料NaxCoO2,仅有在特殊情况下超导,Na的含量要少,而且晶体材料还得“喝水”。就像蒸包子一样,包子喝水以后会发面造成体积膨胀,NaxCoO2“喝水”之后,CoO2层的间距将被水分子撑开,最终出现5 K左右的超导电性[24]。无独有偶,在铁基超导材料中,一类铁硒/铁碲/铁硫化合物在“喝酒”情况下也会出现超导或者改善超导性能。日本科学家饶有兴致地把FeTe0.8S0.2材料浸泡在不同酒里面,发现它对酒类还有“独具品味”——单纯泡在乙醇水溶液里面超导体积比在10%以下,但是在葡萄酒里面泡过则达到了50%以上!其中“醉爱”的酒是来自法国中部Paul Beaudet酒庄在2009年产的Beajoulais红葡萄酒[25] (5)。真可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超导之间也。超导之乐,得之理而寓之酒也。”



图5:喝水的超导体NaxCoO2和喝酒的超导体FeTe0.8S0.2[24][25]

对于大部分氧化物来超导体说,其内部都基本具有面内正方结构,并且呈现层状堆叠。层状效应(二维性)越强的材料,其超导临界温度往往越高。出于此规律总结,人们逐渐拓展视野到了低维材料中,特别是一些层状的二维材料甚至一些准一维材料。这类材料在氧化物、硫化物、硒化物等中广泛存在,也确实有不少材料中发现了超导电性,——只不过还需要借助特殊方法来实现。例如一维氧化物材料Sr14-xCaxCu24O41和一维硫化物材料BaFe2S3,这类材料的原子排列成一串一串的,就像一把梯子一样,而且梯子腿上还有特定的自旋结构,又称之为“自旋梯”材料[26-28]。在常压下它们是不超导的,甚至是绝缘体,然而施加十万个大气压左右的外界压力后,就会出现12 – 24 K的超导,而且会随压力的变化而变化。对于另一类准一维材料如MoS2,则需要通过门电压技术将足够多的电子“注入”到材料内部,才会出现11 K左右的超导[29] (6)



图6:几类准一维梯子型结构超导体[26-29]

在其他一些准二维的硫化物、硒化物、碲化物材料中,只要进行合适的化学掺杂或者外界压力调控,也会出现超导。不过这个时候,超导电性往往和其他物理现象相伴相生,比如电荷密度波、自旋密度波、反铁磁性等等。CuxTiSe2NaxTaS2NbSe2等材料中就是电荷密度波和超导相互竞争,切开晶体的侧面,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层状的解理结构,超导就发生在这些二维平面上(7)[30-32]。铋硫化物LaO1-xFxBiSSr1-xLaxFBiS2同样具有类似结构,它们超导温度不高,却可能因为掺杂的变化导致体系从绝缘体转变为超导体[33][34]WTe2材料则非常有趣,它具有巨大的磁电阻效应,即磁场可以很轻易地改变电阻率大小,但是在高压下它也能出现6 K左右的超导[35]Bi2Se3材料属于具有拓扑性质的绝缘体,通过Cu离子的掺杂,能够出现4 K左右的超导[36]


图7:准二维硫化物/硒化物超导体

总结来说,氧八面体和四方结构是氧化物超导体的典型特征,二维性和易调控是硫化物/硒化物等超导体的共同特征,化学掺杂、载流子注入、外部高压是诱导超导的有效武器。因此,寻找新的超导体,往往从这些方面入手,希望的曙光就会多一缕。

正所谓“条条大路通超导”,关键是你要能想得到,而且要能做得到!


图8:其他典型的硫化物/硒化物超导体


【参考文献】

[1] CookG A., Lauer C M.,"Oxygen", New York: Reinhold Book Corporation,1968.

[2] 王东生,氧的发现, 科学与文化, 2007, 08.

[3]Cava R J., Oxide Superconductors, 2000,83(1):5-28.

[4]Koonce C S., Cohen M L., 1967,Phys. Rev. 163 (2): 380.

[5]http://satori.ims.uconn.edu/phonon-dispersion-srtio3/

[6] Aliev A E., 2008, Supercond. Sci.Technol. 21:115022.

[7]http://som.webNaNu.edu/structures2/S056-BKBO.html

[8] Isupov V A., 1975, Solid State Commun. 17: 27

[9] Cava RJ. et al., Nature, 1988, 332: 814.

[10] Bednorz J G., Müller K A., Z. Phys. B., 1986,64(1): 189-193.

[11] 赵忠贤等,Ba-Y-Cu氧化物液氮温区的超导电性,科学通报, 1987, 32:412 .

[12]Maeno Y. et al., Nature, 1994, 372: 532.

[13]Matzdorf R. et al.,Science, 2000, 289: 746.

[14]Cai Y., Li Y., Cheng J.Perovskite Materials - Synthesis,Characterisation, Properties, and Applications, InTech, 2016.

[15] He J. et al., Scientific Reports,2015, 5: 8533.

[16]Johnston D C. et al. Mater. Res. Bull.,1973, 8: 777-784 .

[17]Ozawa T C., Kauzlarich S M., Sci.Technol. Adv.Mater., 2008, 9: 033003.

[18]Geselbracht M J. et al., Nature, 1990, 345:324.

[19] ōgushi T. et al., J. Low Temp. Phys.,1988, 73:305.

[20] Shi Y G. et al., Nat. Mater., 2013, 12: 1024.

[21] Solodovnikov SF. et al., Zh.Neorg. Khim., 1995, 40: 179-183.

[22]Bramwell S T. et al., Nature, 2009, 461: 956-959.

[23] Chang L J. et al.,Nature Commun., 2012, 3: 992.

[24] Takada K. et al., Nature, 2003, 422: 53-55.

[25] Deguchi K. et al, Supercond. Sci. Technol.,2011, 24: 055008, ibid, 2012, 25:084025.

[26]Dagotto E., Rice T M., Science,1996, 271: 618 .

[27]Deng G C. et al., Phys. Rev. B,2011, 84:144111 .

[28]Takahashi H. et al., Nat. Mater.,2015, 14: 1008-1012.

[29] Ye J T. et al, Science, 2012, 338: 1193.

[30]Morosan E. et al., Nat. Phys.,2006,2: 544.

[31]Fang L. et al.,Phys. Rev. B, 2005, 72:014534.

[32]Ugeda M M. et al.,Nature Phys. 2016, 12: 92-97.

[33] Mizuguchi Y. et al., J. Phys. Soc. Jpn.,2012, 81: 114725.

[34] Lei H C. et al., Inorg. Chem., 2013, 52: 10685-10689 .

[35]Kang D F. et al., Nat. commun.,2015, 6: 7804.

[36]Hor Y S. et al., Phys. Rev. Lett., 2010, 104: 057001.


【延伸阅读】

超导“小时代”(1):慈母孕物理

超导“小时代”(2):人间的普罗米修斯

超导“小时代”(3):鸡蛋同源

超导“小时代”(4):电荷收费站

超导“小时代”(5):神奇八卦阵

超导“小时代”(6):秩序的力量

超导“小时代”(7):冻冻更健康

超导“小时代”(8):畅行无阻

超导“小时代”(9):金钟罩、铁布衫

超导“小时代”(10):四两拨千斤

超导“小时代”(11):群殴的艺术

超导“小时代”(12):形不似神似

超导“小时代”(13):双结生翅成超导

超导“小时代”(14):炼金术士的喜与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926-1026551.html

上一篇:自然基金本子到底怎么写?
下一篇:超导“小时代”(16):胖子的灵活与惆怅
收藏 分享 举报

17 姬扬 王春艳 胡小乙 张江敏 吉宗祥 苏力宏 林涛 吕喆 黄永义 魏焱明 晏成和 葛素红 刘全慧 张家峰 biofans xlsd mxt11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0 05: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