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化- 杨学祥工作室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杨学祥 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退休教授,从事全球变化研究。

博文

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太阳活动低值是新冠状病毒爆发的重要原因

已有 6668 次阅读 2020-1-28 09:11 |个人分类:全球变化|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太阳活动低值, 新冠状病毒爆发, 紫外线杀毒, 模拟太阳正常光照射

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太阳活动低值是新冠状病毒爆发的重要原因

                    杨学祥,杨冬红(吉林大学)


关键提示


       2019年11月4日至2020年1月12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观测到1个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1月11日至2020年1月19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1月11日至2020年1月19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http://rwcc.bao.ac.cn:8002/solarweather/


       研究人员称,最初一个病例12月1日患病,据报道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研究人员表示,“第一个病人与后续病人之间未发现流行病学关联。”他们的数据还显示,41个病例中的13个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对此,美国乔治城大学传染病专家Daniel Lucey说:“13个无关联,比例很高了。”

       中国卫生部门和世界卫生组织(WHO)早些时候的报告表示,第一例患者于12月8日出现症状,这些报告表示,“大多数”病例与1月1日关闭的海鲜市场有关。

       Lucey说,如果新的数据是准确的,那么第一例人感染如果不是更早的话,应该发生在11月,因为感染和症状出现之间有一个潜伏期。

       如果是这样的话,新冠状病毒可能先悄然在武汉和其他地方的人群之间传播,然后到去年12月下旬,才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发现了这批病例。

       太阳黑子进入谷值,是武汉新冠状病毒爆发的主要原因。增强紫外线杀毒,模拟正常太阳光杀毒,是治疗武汉新冠状病毒感染的可行方法。

        我们在2009年6月25日指出,太阳活动对流感爆发的影响人们早就发现。在太阳黑子谷年,太阳活动减弱,辐射出的紫外线也减弱,这有利于微生物和病毒的滋生和繁殖(旧病毒复发);在太阳黑子峰年,太阳活动增强,辐射出的紫外线增加,有利于微生物和病毒的基因变异(新病毒产生)。这是流感大流行一定发生在太阳黑子极值年的原因。由于在太阳黑子峰年爆发的流感大流行起因于病毒基因变异,所以强度大,危害重,如1918-1919年、1957-1958年和1968-1969年;由于太阳黑子谷年的流感大流行起因于旧病毒复发,所以强度小,危害轻,如1900年和1977年。这是后两次流感大流行被人们忽略的原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77-240114.html

       根据相关条件,2002年SARS发生在太阳黑子峰值,所以强度大。2020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发生在太阳黑子谷年,其强度相应变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77-1215677.html

     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太阳活动低值是新冠状病毒爆发的重要原因。   


关键结论


       从2002年中国SARS,到2012年中东MERS,再回到2020年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在最适宜地方和时间出现,在防范最薄弱的地方聚集爆发,在有利条件消失后自行消失。其最大特征是病毒在空气中的浓度变化:浓度小时人体免疫可阻止感染;超过临界点将有少数弱体质人群被感染;高浓度将形成大规模流行,浓度降低将出现拐点,最后直至自动消失(见表1)。

       隔离可以阻断传染,降低病毒在大气中的浓度才是关键。病毒的爆发与恶劣的环境有关:厄尔尼诺和拉尼娜交替发生,低温冻害和太阳黑子极值,都是相关的天文条件和气象条件。历史上的病毒爆发事件并非是因特效药的发现而治愈,而是伴随环境的改善而自动消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77-1215691.html


相关报道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20-01B号】

Written by rwcc on 13 一月 2020

第2020-01B号
2020年1月6日至1月12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观测到1个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20年1月13日至1月19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20年1月13日至1月19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20-01A号】

Written by rwcc on 06 一月 2020

第2020-01A号
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1月5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观测到1个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20年1月6日至1月12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20年1月6日至1月12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19-12E号】

Written by rwcc on 30 十二月 2019

第2019-12E号
2019年12月23日至12月29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观测到2个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1月5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1月5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19-12D号】

Written by rwcc on 23 十二月 2019

第2019-12D号
2019年12月16日至12月22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没有观测到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2月23日至12月29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2月23日至12月29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19-12C号】

Written by rwcc on 16 十二月 2019

第2019-12C号
2019年12月9日至12月15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没有观测到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2月16日至12月22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2月16日至12月22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19-12B号】

Written by rwcc on 09 十二月 2019

第2019-12B号
2019年12月2日至12月8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没有观测到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2月9日至12月15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2月9日至12月15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19-12A号】

Written by rwcc on 02 十二月 2019

第2019-12A号
2019年11月25日至12月1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没有观测到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2月2日至12月8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2月2日至12月8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19-11D号】

Written by rwcc on 25 十一月 2019

第2019-11D号
2019年11月18日至11月24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没有观测到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1月25日至12月1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1月25日至12月1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19-11C号】

Written by rwcc on 18 十一月 2019

第2019-11C号
2019年11月11日至11月17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没有观测到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1月18日至11月24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1月18日至11月24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太阳活动中期预报【第2019-11B号】

Written by rwcc on 11 十一月 2019

第2019-11B号
2019年11月4日至11月10日,国家天文台在日面上没有观测到活动区,没有发生过C级及以上耀斑。预计2019年11月11日至11月17日, 太阳黑子相对数平滑月均值为5.0。预计2019年11月11日至11月17日,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为以0-1级为主。


国家天文台
云南天文台
紫金山天文台
太阳耀斑活动水平注释

http://rwcc.bao.ac.cn:8002/solarweather/

最新检测结果: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存在着大量新型冠状病毒

作者:史迎春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发布时间:2020/1/26 22:39:23

       记者今天从中国疾控中心了解到,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以来,该中心病毒病所持续攻坚,在病毒溯源研究中取得阶段性进展。该所首次从华南海鲜市场的585份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样品含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并成功在阳性环境标本中分离病毒,提示该病毒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销售的野生动物。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早期确诊的病例,大多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2019年12月31日,根据中国疾控中心要求,该所选派专家组赴武汉参加疫情防控,于2020年1月1日凌晨,起草《环境溯源工作方案》。1月1日上午8时赴华南海鲜城,针对病例相关商户及相关街区集中采集环境样本515份,运送至病毒病所进行检测。1月12日,病毒病所专家再次在华南海鲜市场采集野生动物贩卖商铺相关标本70份,并转运至实验室进行检测。

       两批华南海鲜城的样本共计585份,PCR检测结果显示其中33份标本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这些阳性样本分布在市场上的22个摊位和1个垃圾车,其中93.9%(31/33)阳性标本分布在华南海鲜市场的西区。经调查发现,华南海鲜市场名义上是海鲜市场,但实际上却是个综合市场。华南海鲜市场西区存在野生动物交易,尤其是西区的七街和八街靠近市场内部的区域存在多家野生动物交易商铺,而这一区域的阳性标本也比较集中,占全部阳性样本的42.4%(14/33)。综上所述,高度怀疑此次疫情与野生动物交易有关。

       对核酸检测阳性的样本,病毒病所采用冠状病毒敏感细胞系开展了病毒分离工作,从电镜观察、PCR和深度测序结果均提示,成功从环境样本中分离到新型冠状病毒,进一步证实在华南海鲜城环境中存在着大量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总台央视记者 史迎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77-948971.html


确诊病例为何急剧增长?专家:比SARS倍增时间更短

2020年01月28日 02:42 央视

  原标题:确诊病例为何急剧增长?专家:新型冠状病毒相比SARS倍增时间更短

  27日晚《新闻1+1》栏目中,白岩松连线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就确诊病例急剧增长进行解读。

  白岩松:2003年的SARS疫情,第一例是11月中旬,到4月18日的病例是1800多,当然这是一个参照数。为什么我们这次这么短的时间就超过了它的数字?

  冯子健:这个病毒我们现在对它的一些重要的指标正在研究,有的研究团队已经有一些结果,这个结果显示它的人际传播能力跟SARS有相应的地方,就是平均一个病人能够传染2到3个人,这是它的传播能力。另外还有一个重要指标是这个病的倍增时间相对来说比SARS要短,SARS是9天左右的时间会倍增,新型冠状病毒大概6、7天的时间病例就会翻倍。它的一个衡量指标传代间隔,新型冠状病毒相对比较短,所以使得病例增长速度也相对比较快。


责任编辑:张义凌

https://news.sina.com.cn/c/2020-01-28/doc-iihnzahk6657072.shtml?cre=tianyi&mod=pchp&loc=36&r=0&rfunc=79&tj=none&tr=12


Science:新型冠状病毒,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非唯一来源?

 作者:冯唯唯 余荷 

来源:中国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0/1/27 20:33:08


       1月27日,Science杂志在线发表一篇新闻报道,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并非源于华南海鲜市场。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在全球扩散,所有目光聚焦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里被认为是疫情的起源地。

       但《柳叶刀》发表的一篇论文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这篇由中国多家研究机构合作完成的论文,详细描述了最初入院的41个病人情况。

       研究人员称,最初一个病例12月1日患病,据报道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研究人员表示,“第一个病人与后续病人之间未发现流行病学关联。”他们的数据还显示,41个病例中的13个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对此,美国乔治城大学传染病专家Daniel Lucey说:“13个无关联,比例很高了。”

       中国卫生部门和世界卫生组织(WHO)早些时候的报告表示,第一例患者于12月8日出现症状,这些报告表示,“大多数”病例与1月1日关闭的海鲜市场有关。

       Lucey说,如果新的数据是准确的,那么第一例人感染如果不是更早的话,应该发生在11月,因为感染和症状出现之间有一个潜伏期。

       如果是这样的话,新冠状病毒可能先悄然在武汉和其他地方的人群之间传播,然后到去年12月下旬,才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发现了这批病例。

     “病毒是先进入了市场,才从那里传播出去的。”Lucey断言。

       Lucey说,《柳叶刀》杂志的数据与中国最初公布的信息有所不同。

       圣迭戈市斯克里普斯研究所进化生物学家Kristian Anderson在《柳叶刀》文章中分析了2019-nCoV的序列 ,试图弄清该病毒的起源。

      “有人在市场外被感染,然后把病毒带到市场,这是我们考虑过的三种情况之一,我们的数据与此一致。”他说,“根据我们目前的数据和知识,这是完全合理的。”

       另外两种情况是,其源头是一群受感染的动物,或者是进入市场的一只动物。

       Anderson于1月25日在病毒学研究网站上发表了他对2019-nCoV的27个可用基因组的分析。

       研究表明它们早在10月1日就有一个“最近的共同祖先”,即一个共同的来源。

     “现在看来,很明显,海鲜市场并不是该病毒的唯一来源。”北京首都医科大学肺病专家、《柳叶刀》论文通讯作者曹斌在给ScienceInsider的电子邮件中写道:“但说实话,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病毒是从哪里来的。”

       Lucey指出,2012年6月,MERS病毒一开始发现于沙特的一个病人身上,但是后续研究追踪回2012年4月约旦的肺炎爆发。死亡的两个约旦病例证实感染了这一病毒。

      他建议,对来自中国的人及动物的血样——包括来自其它动物市场的摊贩,进行回顾分析,或能更清楚揭示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

     “混乱之中可能会有一点眉目。”他说。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0/1/435215.sht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77-1215860.html

上一篇:新型肺炎死亡率比SARS低:符合预期
下一篇:厄尔尼诺指数进入下降区间: 2020年1月28日早报

1 周少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14: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