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可变系多线矢世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可变系时空多线矢主人 演绎矢算研究高速运动且有相互作用的问题所不可缺少!

博文

相对论、量子场论的贡献和缺陷,创建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

已有 1772 次阅读 2015-11-19 21:40 |个人分类:物理|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相对论、量子场论的贡献和缺陷,创建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 相对论, 量子场论的贡献和缺陷

相对论、量子场论的贡献和缺陷,创建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

 

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吴中祥

 

           

 

“相对论”有,高速(3维空间速度与真空中光速相比,不可忽略)运动物体,必须由4维时空表达,和非惯性牵引运动系,必须计及时空弯曲,的基本特性,的重要贡献,但存在,未能解决由此而必然产生的,各种时空多线矢的具体表达与相应的矢算,并对非惯性牵引运动系,只能采用曲线坐标表达各点的位置,而不得不放弃使用矢量这一有力工具,且仅限于在通常引力这唯一领域里运用,的重大缺陷。

量子场论在量子力学、量子电动力学基础上,以波函数表达粒子的运动态,粒子的动量就可由波函数对位置的微商来表达。由所谓“算符”及其运算法则,并由所谓“2次量子化”,推广到4维时空,以及相应的正则运动方程,并由各相互作用粒子相应的拉格朗日(Lagrange)量,及其对称性的特点,按规范场理论,研讨各种相互作用,及其前、后各粒子的特性、变化规律。发展为量子色动力学与电、弱统一理论,合并形成为所谓“标准模型”。能唯象地统一描述、研讨电磁力及强力、弱力,这3种自然力,以及在它们作用下,各种基本粒子的特性,运动、演变的规律。

其结果能与迄今几乎所有有关实验相符。甚至许多由它预测的重要结果,也已成功地得到实验的证实。

但是,却需不断引入许多无实际意义的参变量,牵强、附会,地解决其出现的问题和困难,特别是,作为其基础的“波函数”,从一开始就得不到确切的解释,而“波、粒2象性”的观点,就更是产生,诸如:“不确定的世界”,“粒子相互感应”等,否定“因果论”、“决定论”,“颠覆认知哲学”等,一系列错误的哲学观点。

在相对论、量子场论的基础上,针对其存在的各种问题和缺陷,创建可变系各类时空多线矢及其矢算,得出和区分,远程的引力、电磁力,和近程的强力、弱力;创建时空多线矢“相宇”的统计力学,其各明显含时的最可几分布函数就是各相应的“波函数”,表明量子场论是大量粒子的统计场论,而由此对其作相应地改造和发展,综合成为“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解决现有理论尚未,或不能,解决的,诸如:时空非惯性牵引运动系的电动力学方程和光子动量变换,统一场论、基本粒子、宇宙论等等宏观和微观物理问题。

 

关键词:相对论,量子场论,可变系时空多线矢及其矢算和统计,远、近程相互作用,波函数,

 

1.相对论的重要贡献

迈克耳逊光学实验,变换不相符,使经典物理学陷于危机,狭义相对论,以闵可斯基4维时空矢量取代“绝对时间”的3维空间,表达物体的位置,以洛伦兹变换取代变换,解决了高速(3维空间速度与真空中光速相比,不可忽略)运动物体,必须从3维空间观测系向4维时空观测系的重要转变。

使物理学进入到包括光子在内的,高速运动领域。

经典物理学只是物体低速(3维空间速度与真空中光速相比,可以忽略)运动的近似。

广义相对论,发现非惯性牵引运动系的,时空弯曲的特性,并采用曲线坐标表达各点的位置,利用张量运算,由度规张量的特性推测得到有关的场方程,解决了,通常引力产生的时空弯曲问题。

3维空间,非惯性牵引运动系长期未能解决的水星在太阳引力作用下,近日点进动,到4维时空,光子在引力作用下的频率变化和偏折,的3大验证,检验了广义相对论的正确性。

使使物理学进入到宇宙学的领域。

经典物理学,只是非惯性牵引运动,通常相应的时空弯曲的影响可以忽略的,小时空范围,的近似。

 

   这些都是对科学发展的重要贡献。

 

2.相对论的重大缺陷

   但是,相对论,未能解决由此而必然产生的,各种时空多线矢的具体表达与相应的矢算。

   狭义相对论所给出的以牵引运动速度表达的洛仑兹变换,却只是适用于惯性的牵引运动,并且不能导出相应的牵引加速度,不能与非惯性的牵引运动统一、联系。

 广义相对论不得不采用曲线坐标表达各点的位置,而放弃使用矢量这一有力工具。

   未能建立能反映时空弯曲特性的矢量运算,不能演绎矢算地处理有关问题。以致与狭义相对论形成两套不同的方法,并产生许多困难。甚至作为广义相对论基础的场方程也不能演绎推导求得,而只能由度规张量的特性推测得到。

而且,还仅限于在通常引力这唯一领域里运用。更未能把时空位置矢的概念,全面推广到建立时空引力场和时空电磁场,以及求得各高次、线的时空力。

   因而,不能得出和区分,近程和远程的力,得不出正确的强力和弱力,更不能得出统一4种自然力的统一场论。

广义相对论虽然解决了通常引力产生的时空弯曲问题,却不得不采用曲线坐标表达各点的位置,而放弃使用矢量这一有力工具。

未能建立能反映时空弯曲特性的矢量运算,不能演绎矢算地处理有关问题。以致与狭义相对论形成两套不同的方法,并产生许多困难。甚至作为广义相对论基础的场方程也不能演绎推导求得,而只能由度规张量的特性推测得到。而且,还仅限于在通常引力这唯一领域里运用。

更未能把时空位置矢的概念,全面推广到建立时空引力场和时空电磁场,以及求得各高次、线的时空力。

因而,不能得出和区分,近程和远程的力,得不出正确的强力和弱力,更不能得出统一4种自然力的统一场论。

必须在相对论的创新成果的基础上,针对其存在的问题重新发展,解决其存在的问题,发展相应的科学。

 

3.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对有关问题的解决与发展

3维空间各种1-线矢物理量扩展为4维时空的各相应1-线矢物理量。由扩展定义的叉、点乘积以及旋度、散度,使各种4维时空1-线矢物理量形成各种更高次、线的n维多线矢物理量。

按相对论反映时空的弯曲特性,创建以牵引位置1线矢各方向余弦表达的变换矩阵表达的可变系基矢。

对于非惯性牵引运动系,具体导出黎曼弯曲时空的各次、线多线矢的表达式,和它们的微分、时间导数、偏微分,和相应各种积分,度规张量、曲率张量等表达式。以及各矢量场的梯度、散度、旋度等等物理量。并具体证明、判定:牵引运动系是惯性(欧几里德平直时空) 或非惯性(黎曼弯曲时空) 的。

将力学和电动力学扩展到能演绎矢算地研讨包括非惯性的黎曼弯曲时空各种物体(包括带电物体)的运动。

4维时空的动量矢、引力势、电磁势,经相应的多线矢代数和解析矢算,演绎矢算地导出各种相应的物理多线矢。

其中有力的量纲的,还有高次、线的多线矢力,它们都是4维时空距离的函数,当其3维空间分量远大于时轴分量就是远程,反之就是近程,通常的引力和电磁力都是远程的1线矢力,通常所谓强力和弱力,就分别是近程多线矢的吸力和斥力。

由此,不仅导出4维的引力和电磁力1线矢,还有现有理论,因没有4维时空矢算,而不能正确给出的,12维的自旋力和电磁力22, 1线矢,等高次、线力多线矢。

就能具体表明:各种高次、线矢量的客观实际地形成,而无需引进那些无实际意义的所谓量子数参量。

而经典的物理学只是其低速(3维空间速度,与真空中光速相比,可以忽略),和在非惯性系3维空间的时空小范围(其弯曲特性的影响可以忽略)的近似。

将它用于实测证明迄今唯一已有的非惯性牵引运动理论,广义相对论,的正确性重要依据的,“3大验证”问题,也都与爱因斯坦(Einstein)的结果完全一致,并与已知的实测结果完全相符。

4维时空的位置矢的“时轴”分量远小于3维空间分量,就是远程;当4维时空的位置矢的“时轴”分量远大于3维空间分量,就是近程。

于是,以上各力就依远程和近程的不同,而分别表现为4种自然力。例如:

远程引力(吸力)1-线矢就是通常的引力。

远程电磁力(同性为吸力;异性为斥力)就是通常的电磁力。

近程引力(斥力)1-线矢以及电荷符号相同粒子的近程电磁力(斥力)22,1-线矢, 近程自旋力(斥力)(22,22)2,1-线矢,,等都相当于通常所谓“弱力”。

近程自旋力(吸力)22,1-线矢以及电荷符号相反粒子的近程电磁力(吸力)22,1-,(22,22)1-线矢,,等都相当于通常所谓“强力”。

现有理论就给不出这样的统一场论。

 

4.量子力学、量子场论的产生

德布罗意波能反映无论是静止质量不为0,速度的3维空间分量小于真空中光速,c,的粒子,或静止质量=0,速度的3维空间分量=c,的光子,的动能,而使人们认为:个别粒子都是具有所谓“波、粒2象性”的“量子”。

在此所谓“量子”的基础上,并考虑到相应的位能,而采用所谓“波函数”表达各种粒子的“运动态”。

由“波函数”特性,粒子的动量就可由波函数对位置的微商来表达。

就产生了所谓“算符”及其运算法则。

粒子的位置分布在波函数所在的体积内。

因而,通过波函数可以计算任意可观察量在空间给定体积内的平均值。

再类比、利用经典力学的3维空间的正则运动方程,由算符建立薛定谔运动方程。由此方程,解得相应的波函数,确定相应粒子的运动态。而建立和发展了量子力学。

 

考虑到量子力学3维空间的薛定谔方程与相对论不相符,狄拉克采用4个时空函数,将薛定谔方程形式地扩展到4维时空。

 

量子场论是在发展了量子力学、量子电动力学的基础上,也是按物质具有“粒、波2象性”的观点,采用“波函数”表达各运动态,并由所谓“2次量子化”,推广到4维时空,以及相应的正则运动方程,而建立。

并由各相互作用粒子的相应拉格朗日(Lagrange)量,及其对称性的特点,按规范场理论,研讨各种相互作用,及其前、后各粒子的特性、变化规律。

 

5.量子力学、量子场论实质出现的问题

由于认为,单个粒子具有:“波、粒2象性”,就把量子力学中,由位置和动量矢量相应各分量模长的均方差不能同时为零的效应,看作是对粒子的所谓“测不准关系”;把粒子能够穿过某种通常不可逾越势垒的所谓“量子隧道效应”;在通常应为真空的位置的所谓“量子真空能量涨落”;以及不同粒子远程相互关联的所谓“量子粒子缠结”等等现象,都看为个别粒子的“不确定性”,甚至“心灵感应”,而产生诸如:“颠覆认知哲学”,“不确定的世界”,“粒子相互感应”等,否定“因果论”、“决定论”等,错误的哲学观点。

这些错误观点的基础就是,现有主流观点的所谓“波、粒2象性”所认为的,“单个粒子既是粒子又是波”。

这种观点,本身,就是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而必须解决的。

能量和质量集中于其内的粒子,怎能同时又是能量和质量在时空分布、传播的波呢?

实际上,所有的波,都是大量粒子的集体表现(例如:水波、振动波)或时空统计结果(例如:光波、电磁波)。

量子力学、量子场论,实际上,都是以波函数幅值的平方作为在空间给定体积内找到粒子的概率,因而,应是对微观大量粒子统计处理宏观问题的一种统计方法。

然而,虽然早有将微观粒子的波函数解释为:“在已知时间和地点找到该粒子的几率”,提出了应是对大量微观粒子作统计描述,解释微观粒子的波函数,的正确观点。

但是,通常的统计力学只是从3维空间的位置1-线矢和动量1-线矢组成的“相宇”建立的,通常的量子统计力学也还是以通常量子力学解得的各量子态,在3维空间的统计,现有的统计都是3维空间“相宇”的统计,其最可机分布函数都是不显含时的,不具有波函数的特性,因而,仍然不能对量子力学、量子场论及其“波函数”的特性,给出具体的说明。

而且,狄拉克将与相对论不相符的量子力学3维空间薛定谔方程,也只是采用4个时空函数,将它形式地扩展到4维时空;量子场论也只是由所谓“2次量子化”,把相应的波函数推广到4维时空,都没能具体说明所谓“波函数”的随机特性。

这就使所谓“波函数”的实际含义,始终没能弄清楚。

 

6.量子力学、量子场论的改造和发展

由“可变系时空多线矢物理学”,采用由时空多线矢组成的“相宇”进行统计,所求得相应的最可几分布函数,就是相应的“显含时”的,时空几率分布,就相当于相应的波函数。

对于4维时空位置和动量1线矢组成“相宇”的统计,所求得的,最可几分布函数就是通常量子力学、量子场论的波函数。

因而,才具体地证明了:量子力学、量子场论,都是大量粒子时空“相宇”的统计力学。

作为时空相宇统计得到的,“显含时”的,“最可几分布函数”的所谓“波函数”,就只是大量粒子在时空的统计分布;只能表明,在相应条件下,在各相应时空位置出现相应粒子的几率。

而且,对于各种不同类的多线矢(例如n=41-线矢和n=1222,1-线矢,等等),其对称性、时空相宇的统计、正则运动方程、波函数,因而相应的,量子力学和场论,都各有差异,不能混同。

量子力学、量子场论所得出的结果,实际上,都只是大量粒子统计几率的结果,并非单个粒子的运动规律。

因而,也就容易理解:量子力学中,由大量粒子位置和动量矢量相应各分量模长的均方差不能同时为零的统计几率效应,就不能看作是单个粒子的所谓“测不准关系”;也不能把大量粒子能够有一定的几率穿过某种通常不可逾越势垒的所谓“量子隧道效应”、大量粒子在通常应为真空的位置的会有所谓“量子真空能量涨落”的统计分布、以及不同的多种大量粒子的最可几分布必然彼此关联、相互影响,而表现出的所谓“量子粒子缠结”等等现象,都不能当作个别粒子的“不确定性”,甚至“心灵感应”。

由此错误产生的诸如:“颠覆认知哲学”,“不确定的世界”,“粒子相互感应”等,否定“因果论”、“决定论”等一系列错误哲学观点,也就都不攻自破。

由各类多线矢的统计力学得到的明显含时的最可几分布函数,在通常时空1线矢条件下,就是通常“量子力学”及其场论的“波函数”。以此对量子力学及其场论的改造与发展,都与客观实际相符,并排除所谓“波、粒2象性”的错误观点,使有关的一切错误哲学观点,不攻自破。

直接将各时空多线矢“相宇”的统计力学得到的,“显含时”的,最可几分布函数作为相应的波函数,取代通常量子力学及其场论基础中,自相矛盾的所谓“波、粒2象性”,就才能改造和发展通常量子力学和场论,建立起各相应的时空多线矢量子力学和场论。

而通常量子力学和场论只是其时空1-线矢的特例。

综合以上对相对论和量子场论的改造、发展,就形成了“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解决了现有理论尚未,或不能,解决的,诸如:非惯性牵引运动系的电动力学方程和光子动量变换,以及统一场论、基本粒子、宇宙论等等,各种宏观和微观物理问题。

 

7.所谓“标准模型”的根本错误

将量子色动力学与电、弱统一理论合并形成的所谓“标准模型”,虽唯象地,不断引进无实际意义的所谓量子数参量,和不断修改、加入所谓禁闭成团的夸克、对称性的自发破缺、重整化、希格斯机制等观念,的条件下,似能与迄今几乎所有有关实验相符地,统一描述、研讨强力、弱力及电磁力这3种自然力,及在其作用下,各种基本粒子的特性、运动、演变的规律。甚至许多重要的预测也已得到实验证实。

但是:

71.根本不能肯定所谓“夸克”的实际存在性

迄今既未观测到任何单个的“夸克”,又能证明在时空中根本不可能禁闭成团,因而,根本就不能肯定其实际的存在性。

也不能说明:根据什么能引进那些无实际意义的所谓“味”、“色”等量子数参量?

按“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就可表明:在近程的强力作用下,形成的激发态粒子是12维的22,1线矢粒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的弱力作用下,放出相应的41线矢的光子,成为相应41线矢的非激发态粒子。

   12维的22,1线矢粒子是不能分开的整体,被误解为341线矢,或6维的2线矢是不能分开的整体,被误解为231线矢,彼此禁闭成团。

 

72.不能解释:为什么会有所谓弱作用下宇称不守恒?强作用下有对称守恒量的所谓“自发破缺”?

按变分法就能证明:各种对称守恒量都必然守恒。

因而,现有理论根本不能解释:为什么会有所谓弱作用下宇称不守恒?强作用下有对称守恒量的所谓“自发破缺”?

按“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就可表明:各种不同的多线矢,都各有不同的守恒量,例如:弱力和强力都是高次、线的高维矢量,若仍按4维的1线矢,判断其对称性,就会出现诸如:通常量子场论中所谓“弱作用下,宇称不守恒”、“强作用下,自发破缺对称性”等问题。

这是把实际是n=12等的高次、线多线矢的弱力或强力,混同为多个n=41线矢,错误地分析其守恒量,才出现的现象,如果重新按其实际的多线矢特性,具体地分析其守恒量,就应该还是守恒的。

从而,明确了通常的量子场论中,出现所谓“自发破缺对称性”和弱作用条件下,“宇称不守衡”等问题的实际原因。

73.不可能有所谓“希格斯机制”、“希格斯粒子”

根据对光子特性的了解,光子虽无静止质量,却仍有运动质量、动量,而且,只是大量光子统计表现的光波、电磁波才有与其动量方向垂直的两个所谓“横极化”,各个光子根本不存在与其动量方向垂直的两个所谓“横极化”。实际上,根本不可能由所谓的“希格斯机制”使光子产生静止质量。也不会有那样的“希格斯粒子”。更不能说它是一切粒子质量的来源。所谓希格斯机制就根本不可能成立,更不可能有那个必须找到才能挽救所谓“标准模型”的所谓希格斯粒子那样的东西。没有任何根据能把那个高能对撞机产生的新粒子“疑似”为是一切粒子质量来源的所谓“希格斯粒子”。

 

8.所谓“宇宙膨胀论”、“大爆炸宇宙论”、“宇宙加速膨胀论”、反引力的“暗能量”的错误

人们从以地球为中心,到以太阳为中心,进而看到太阳系也只是银河系中的一个小点子,再进而观察到更为广大的大量星系,应足以相信我国古代哲学家就认识到的:我们的宇宙是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然而,现代的所谓宇宙学家却要以目前观测到的最远点来断定:宇宙诞生于137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

早已发现宇宙中,还有各种恒星、超新星、黑洞等存在、演变和发展,应该能了解:万物普遍演变、发展的宇宙运动规律。

然而,现代的所谓宇宙学家却要凭仅适用于惯性牵引运动的光频红移与发光体速度成正比的“都普勒公式”来分析得到各星体错误的红移规律,而得到:“观测星体的距离与其速度成正比”,并推测出所谓“宇宙膨胀论”,甚至,“大爆炸宇宙论”,并牵强附会地把偶然发现的低温(等效温度~2.73K) “背景辐射”当成所谓“宇宙年龄约为10万年时,由光子退耦而产生的”,就作为所谓“大爆炸宇宙论”的重要依据。事实上,它很可能是宇宙间(包括太阳系)广泛存在着大量的“黑洞”中,在一定条件下产生的强辐射光子,虽经引力的作用而能量衰减后,仍以一定的很低频率逃出其“事界”之外,而能被观测到的辐射。

并由如此得来的星体运动速度,按引力公式估算,得出宇宙有大量“质量缺失”,而认为存在大量“暗物质”。

虽已发现各星系中心,存在巨大质量的黑洞,而按现有数据计算尚不能完全弥补所谓的“宇宙质量缺失”。

现代的宇宙学家采用仅适用于惯性牵引运动公式,分析宇宙远处星体的红移,甚至得出“宇宙加速膨胀论”,而导出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所谓反引力的“暗能量”。

 

按“时空可变系多线矢物理学”,具体给出了非惯性牵引运动的光频红移的公式,根本不同于惯性牵引运动的光频红移与发光体速度成正比的“都普勒公式”。

各星体的运动与惯性牵引运动都相差甚远,根本得不出“观测星体的距离与其速度成正比”,因而,所谓“宇宙膨胀论”、“大爆炸宇宙论”、“宇宙加速膨胀论”就都没有了基本的根据,

而且,按非惯性牵引运动的光频红移的公式重新计算各星体的运动情况,并用于计算宇宙的质量,特别是准确计算各黑洞的质量,就可能完全弥补所谓“宇宙质量缺失”而根本否定所谓“暗能量”的存在性。

 

9.基本粒子及其相互作用和演变、转化

 

  91.正、反粒子相互作用并不彼此湮灭

通常认为:电子与正电子,乃至各类正、反粒子,都湮灭成两个光子,的观点,因无视中微子或反中微子的客观存在,和各相应新粒子的客观形成,而不能全面符合能量、动量守恒与转换定律,和不能更好地符合客观实验观察结果。

   实际上,由“可变系时空多线矢物理学”,具体反映远、近程相互作用,及其转换与过渡的统一场论,考察各种基本粒子的相互作用和演变、转化,都全面符合能量、动量守恒与转换定律,并与实际观测结果相符。例如:

   电子与正电子,在远程的电磁力相互作用下,就会形成类似以正电子取代质子的氢原子结构,即:电子围绕正电子转动,称为电子偶素,或正电子素,Positronium, 缩写为 Ps

电子与正电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结成激发态中微子或反中微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中微子反中微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由于中微子与反中微子都是由电子与正电子相互作用下结成的微小中性粒子,而且由于电子与正电子间的近程强力作用下,所形成的中微子或反中微子结合能较大(其稳定性也增大), 已接近等于电子与正电子的动能减去释放光子的能量,它们的静止质量就都远小于电子与正电子静止质量的总和,乃至近于零(~0),在相应的实测中探测不到。

   可见,电子与正电子,无论是在远程或近程相互作用下都不彼此湮灭。

 

中微子与反中微子因是电中性,没有远程电磁力相互作用,静止质量很小,且速度很大,运动质量更小,远程引力相互作用也可忽略,但是,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陶轻子或反陶轻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陶轻子或反陶轻子。

   可见,中微子与反中微子,相互作用也不彼此湮灭。

 

   陶轻子与电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负缪轻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负缪轻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反陶轻子与正电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正缪轻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正缪轻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中微子与反中微子再加电子形成负缪轻子,符合对其在乳胶照片上“径迹”的分析结果

   负缪轻子与中微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负派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负派介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正缪轻子与反中微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正派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正派介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符合乳胶照片上其“径迹”分析结果

   陶轻子与中微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电中性派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电中性派介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陶轻子与反中微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电中性反派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电中性反派介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电中性派介子与电中性反派介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电中性k介子或反k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电中性k介子或反k介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可见,电中性派介子与电中性反派介子,相互作用也不彼此湮灭。

综合以上各例可见:“‘电正负粒子’、‘电中性正反粒子’相互作用都不彼此湮灭”是普遍规律。

 

92.一切物质都是由电子与正电子逐次组合、转变而成

电中性反k介子与负派介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负k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负k介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电中性k介子与正派介子在近程强力作用下形成激发态正k介子,经一定的弛豫时间后,在近程弱力作用下,转化为非激发态正k介子,并放出光子和()声子。

   ………

如此,由‘电子’与‘正电子’逐次组合、转变为,中微子、各种轻子、各种介子、各种超子、质子、中子、各种原子,就得出“一切物质都是由‘电子’与‘正电子’逐次组合、转变而成”的新观点。

 

10.对中微子的错误认识

中微子是一种不带电、质量极其微小的基本粒子。

   101.所谓“超光速中微子”

按照相对论,任何物体的3维空间速度都不可能达到真空中的光速,而意大利“奥普拉”(OPERA)的“超光速中微子”事件,从20123月末开始,喧闹到了全世界竟然历时半年之久,而且,还只是从实测数据错误肯定了中微子不超光速,并没有解决高速物体远程测速的问题,并未确切测得中微子的速度。

102.所谓“中微子有3种类型,两两组合振荡”

在基本粒子如下3种情况下,都分别发现了中微子,即:分别与电子、μ轻子、τ轻子同时出现中微子。因而,通常认为,中微子共有3种类型,即:电子中微子、μ中微子和τ中微子,并实验观测到认为3种中微子之间,有两两组合的,3种相互振荡模式。

其实,中微子可能就只是惟一的一种,只是,与不同的基本粒子同时产生。而某些不同的基本粒子相互作用结合,而产生的,与中微子同时出现的基本粒子的交替变化,也并不是不同类型中微子的振荡。

而由实验测得的数据,可按“中微子只有惟一的一种”的观点应能求得中微子的静止质量和相应的速度等重要特性,并证明:中微子只是惟一的一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6-936722.html

上一篇:“Windowe更新”是能烧毁硬盘驱动器的病毒!若收到请立即删除
下一篇: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年度报告竟涉香港事务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4 04: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