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读博士,选同性导师,还是异性导师? 精选

已有 12763 次阅读 2018-7-10 12:16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2.png

同性师生关系让学生更高产,女导师指导的女学生更愿意当大学老师。


闵超南京大学

1.jpg

注: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一番挣扎之后,你终于鼓起勇气读博士,选导师时,你或许纠结过,选年长的还是年轻的?选有行政职务的还是没有行政职务的?但是,你有没有纠结过,选同性导师还是异性导师?

Research Policy上的一项研究分析了导师与学生的性别,和博士生的科研产出与留在学术界的可能性之间的关系,并发现:选择同性导师,有可能让你在博士期间更高产;选择女导师的女学生,未来有更大的可能性也成为大学教师[1]。

导师性别对博士生学术生涯的影响

博士生选择导师的目的有很多,可能是最大化他们的科研产出、获得更多毕业后留在科学界的机会,也有可能希望在博士阶段有一段令人愉悦的学习经历。同样地,导师也有可能选择那些高产的、温顺的、与之相处愉快的学生。

导师在博士生的成长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在博士学术训练中,学生不仅学习本领域的专业知识,还学习特定领域内取得成功的文化与行为规范,重塑他们的自我形象、学术态度与个人预期。与导师关系和谐的博士生在学习阶段更顺利,同时对取得研究成果也有更高的期待。一位体贴与负责的导师可能对女性学生获得职业自信尤其重要。

Hirshfield认为,女性在男性主导的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里的低显示度,以及学术界对女性的成见,让女性陷入不利的局面[2]。即便没有歧视,女性也有可能选择退出由男性主导的学术环境,因为女性的情感偏好与价值观都与男性有很大的差异。

数据是个难题

由于目前尚未有一个完整的关于博士生与其导师信息,以及博士生学术成果的数据库,Gaule等人研究的原始数据来自以下多个数据源:(1)Proquest博士生学位论文与摘要数据库,用于生成博士生列表;(2)美国化学学会研究生学术名录,用于获得化学领域的教师信息;(3)Scopus数据库,用于获取期刊论文数据。教师数据中包含性别信息,而学生的性别则是通过他们的名字由一个算法识别出来。将学生的姓名与期刊数据相匹配得到学生的研究成果数据;将学生的姓名与教师数据相匹配得到学生毕业后的教职数据。最终用于分析的数据包含了来自美国大学化学系1999年至2008年的近20000名博士生与他们的导师。

同性师生中学生更高产,为什么

样本中大约30%的学生和12%的导师是女性。因此,绝大多数男性学生可以选择同性导师,而只有很少部分的女性学生能选择同性导师。女性学生比男性学生更有可能选择女性导师(概率分别为14%、9%)。女性学生在排名前十的化学系以及其他化学系中的占比情况是相似的。在职业生涯方面,4%左右的学生最终在美国的大学的化学系获得教职。

不论女性学生还是男性学生,当导师与他们性别相同时,他们都更加多产、也更有可能成为教师。

这种差异的原因,既可能是能力强的学生在最开始就选择了相同性别的导师,也可能是因为选择了相同性别的导师而产生的影响。

Gaule等人进一步将样本分为排名前十的学校与其他学校两个部分,分析精英学校与其他学校的情况是否有所不同。他们发现,在前十的学校中,同性师生与学生以后成为教师的相关性更强,原因可能是在这些学校中竞争更加激烈。

为什么选择女导师的女学生更可能留在学术界?

Gaule等人对此提供了两种可能的解释。第一,女导师为女学生树立了事业的榜样,以自身的实例告诉她们,完全有可能把全职的学术工作与家庭生活成功地结合起来[3][4]。相比之下,男学生则更少需要榜样的帮助,他们是否留在学术界则更多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除了榜样的作用,女学生在被女导师指导时,更有可能获得愉快的博士学习经验以及学术职业上的自信,因而更偏好继续留在学术界。

第二,学生的学术能力或者偏好起到主要作用。更有能力的女学生有可能在刚开始就会选择同样是女性的导师,更有能力的男性学生也有可能选择男性导师。这种选择机制反映的是学生自身更倾向于跟相同性别的导师从事学术研究(或者从导师的角度来看,更倾向于指导相同性别的学生)。

Gaule等人无法区分到底哪个解释起主要作用。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解释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女教师的比利太低,让女学生没有很强烈的意愿继续留在学术界。


3.png

[1] Gaule, P., & Piacentini, M. (2018). An Advisor Like Me? Advisor Gender and Post-Graduate Careers in Science. Research Policy, 47(4), 805-813.

[2] Hirshfield, L. E. (2010). “She won’t make me feel dumb”: Identity threat in a male-dominated disciplin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nder Science & Technology, 2(1).

[3] Schlegel, M., 2000. Women mentoring women. Monit. Psychol. 31 (10).

[4]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2000. Women in the Chemical Workforce: a Workshop Report to the Chemical Sciences Roundtabl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微信图片_20180711130957.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123230.html

上一篇:我们共同的一本书——《科学家修炼指南》诞生记
下一篇:高铁,影响了研发合作

12 武夷山 郭景涛 胡志刚 史晓雷 苏德辰 程少堂 徐明昆 王兴民 张鹰 彭真明 王从彦 强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2 18: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