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当我们研究科学家移民,我们在研究什么 精选

已有 4037 次阅读 2017-9-21 09:3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科学家移民是学术界的一个重要话题。他们去哪儿了?移民的后代又去哪了?他们移民之后对学术界产生什么影响?这些都是科学家移民研究关注的焦点。

编译作者:步一 /Indiana University        原文作者:Lissoni, F.

素材推荐人:李峰 / 河海大学               图文编辑:李江 / 浙江大学


注:图片来源于津门人才网

2017127日,美国政府颁布了一轮长达90天的移民禁令(immigration ban)。这项禁令主要针对穆斯林国家持旅游签证、留学签证或其他非移民人士,使得上万名来自这些国家的居民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鉴于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这项政策被认为会在很大程度上阻碍美国的创新扩散。

当前国际大规模移民现象愈发普遍,但与之对应的创新扩散现象也值得关注。多年来,这两者的关系已经引起了社会科学家的广泛关注。例如,经济地理学家关注移民中的文化多样性问题和创新扩散与生产力的增加,劳动经济学家则关注移民入境的科学家或工程师如何增加移入国的人力资源,如何改变移入国的既有社会平衡,等等。

世界上的国家和地区有的迁入人数超过迁出人数,有的则相反。前者被概括为移入国,而后者则被称为移出国。Lissoni的研究显示,现有关于国际移民与创新扩散的文章可以根据移入国和移出国而主要分成四类:(1)研究从移出国到移入国的过程;(2)研究移民人群在移入国的相关问题;(3)研究移民人群在多个移入国之间的行为;(4)研究少数移民从移入国到移出国。

移民人群从移出国到移入国

这类研究既是经典史学以转移为基础的视角所关注的重点,也是近期关注科学家移民这类研究的关注点。这类研究探讨了不少内生性问题和许多经济相关问题。Lissoni指出,前苏联解体后大批科学家移民美国,这是一次典型的移民现象;随之带来的创新扩散也值得研究。

移民人群在移入国

在史学文献中,这一类研究主要采用以社群为中心(community-centered)的视角;而在当前的地理学研究中,此类研究则着重探讨本地化的知识溢出效应localized knowledge spillovers)。这些地理学研究起初较为关注社会联系和空间物理距离的关系,但后来则关注移民社群的文化特征。例如,KerrMandorff2015年提出了一个理论模型并给予了相应的定量实验;他们发现了美国200家企业的77个移民团体,并探讨了这些移民的专业化水平与移民团体规模和移民团体同质性(homophily)的联系。

移民人群及其后代在多个国家之间迁徙的行为

移民倾向于从欠发达国家转移到发达国家。移民的后代(二代移民)可能在多个国家之间进一步迁徙。值得注意的是,移民的配偶很可能与移民有不同的文化背景,这样其后代就可能拥有两种文化的交叉背景。他们的背景与创新扩散的关系也被经济学家所广泛研究。

移民人群从移入国到移出国

对很多移出国来说,外走的移民是他们的一项重大挑战,因为这些移民带走了移出国的潜在发展机遇。尽管存在一定从移入国转向移出国的人群,但限于样本的数量,这类研究仍然不够充分。整体来看,这类研究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属于对知识溢出效应的地理学相关研究的扩展,第二类则探讨高质量移民(例如科研大牛、专利持有者等)在提高科研水平、产业水平和投资水平等方面的促进作用;第三类则从迁移经济学和管理学的视角研究移民归国和移民路径环等问题。

尽管人们已经认识到了国际移民对于创新扩散的巨大影响,目前的研究结论数量仍然较少,结论本身也较为简单。Lissoni认为,未来该话题的研究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向:第一,从理论层面,未来的研究可以尝试完善现有理论,例如将移民人群从移入国到移出国的内容增补并整合到现有理论框架中;同时,移入国内的创新扩散目前没有很好地整合在理论框架中,未来研究可尝试由此切入。第二,从实证层面,目前的定量研究较少且只应用了简单的技术和算法,未来研究可以考虑引入更多先进的定量数据分析技术,从而更好地挖掘数据并呈现数据背后蕴含的真正模式。


[1] Lissoni, F. (2017).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andinnovation diffusion: an eclectic survey. Regional Studies, 1-13.

[2] Cooke, A., & Kemeny, T. (2016).Immigrantdiversity and complex problem solving (Paper No. CES-WP-16-04).Washington, DC:US Census Bureau Center for Economic Studies.

[3] Kerr, W. R., & Mandorff, M. (2015). Socialnetworks, ethnicity, and entrepreneurship (Working Paper No. 21597).Cambridge,MA: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NBER).

[4] Hunt, J., & Gauthier-Loiselle, M.(2010). How muchdoes immigration boost innovation?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Macroeconomics,2(2), 31–56.

[5] Constant, A. F., Nottmeyer, O., & Zimmermann, K.F. (2013). The economics of circular migration. In A. F. Constant, & K. F.Zimmermann (Eds.), International handbook on theeconomics of migration (pp.55–76). Cheltenham: Edward Elgar.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077029.html

上一篇:二十世纪以来科学的变化
下一篇:中文打字机的发展史
收藏 分享 举报

4 强涛 黄永义 苏德辰 刘之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8 11: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