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移情的另一面 精选

已有 5991 次阅读 2018-6-2 07:09 |个人分类:换一个角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移情的另一面

武夷山

一般认为,empathy(移情)是个好东西。Interdisciplinary Science Reviews(交叉科学评论)季刊2018年第2期发表的美国印第安纳大学Fritz Breithaupt教授的文章The Bad Things We Do Because of Empathy(我们因移情而做的坏事),则讨论了移情的另一面。

加拿大出生的美国心理学家Paul Bloom(布鲁姆)在其2016年发表的著作Against Empathy(反对移情)中指出,移情使人在短时间内关注个人的命运,而忽视较大的图景、较长远性的解决方案和较多数量的人群。将布鲁姆的论证延伸一下,移情的“聚光灯效应”会模糊人们的判断力,使得旁观者(包括陪审团的成员)不是与道德正确的一方站在一起,而是与善于攫取移情的一方站在一起。

与探照灯效应相联系,移情具有极化效应。例如,恐怖主义者有可能感同身受地(移情地)完全与冲突的一方保持一致,以至于用暴力手段对待冲突的另一方。

移情有“自私的”一面,指的是,移情对于移情者具有很高的报偿性。很多人认为,移情有益于移情的施行对象,而没有意识到,移情者其实受益更多。

移情的自私表现之一例,可以称为empathic vampirism(移情吸血现象)。此时,移情者替代式地参与了他人的命运,但其所作所为未必符合另一方的利益。例如,所谓直升机父母(helicopter parents)就是对孩子的成长过度焦虑和宠爱孩子的移情父母,他们像直升飞机一样每时每刻都盘旋在孩子的周遭,巨细无遗地插手孩子成长过程中一切事宜。

移情的自私表现之第二个例子,可称为移情虐待狂或移情残忍,指的是移情者乐于看到移情对象的痛苦受罪。此时,移情对象的负向情感被转化为移情者的正向情感。移情残忍有种种表现,如喜欢看悲剧,喜欢施展虐待行为,幸灾乐祸,以及欺凌、羞辱、嘲讽别人等日常行为。

文章最后一部分讨论了人道主义移情:过滤式移情。人们往往以为,移情是人道主义行为的动机。不过,对人道主义援助的动机亦有着不同的解释。一种解释是,是道德心与宗教信仰在推动人们施以援手,与移情无涉。另一种解释是,人们并非直接移情于需要帮助者,而主要是认同施援者(博主:尤其是在施援者是个圈粉无数的大明星的情况下),将其视为英雄。认同英雄施援者这个行为确实也含有移情于窘困者的成分,但是,这个移情是经由施援者这一中介的,或曰经过过滤的。有人说了,只要有人愿意帮助别人就是好事嘛,管它具体机制是什么呢。但是要知道,英雄施援者是期望获得正面评价或感激的,如果移情对象未能感激涕零,未能有所进步,移情者有可能很快就产生对帮助对象的不满甚至愤恨,以至反过来拒斥他们,虐待他们。

总之,本文想表明,不应将移情视为完全是道德正向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要谴责移情,反对移情。移情是体验世界的有力方式,具有移情能力者生活在不止一个世界里,他们对社会有更深刻、更复杂的感受。质而言之,移情更与美学相关,而不是与道德相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116961.html

上一篇:退休了,整理一下发表物(1.图书)
下一篇:退休了,整理一下发表物(2. SCI或SSCI收录期刊论文)

12 赵克勤 李剑超 杨正瓴 汪波 刘立 徐令予 史晓雷 罗春元 刘全慧 黄永义 俞立平 李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9 11: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