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扬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yang1971

博文

松柏本孤直

已有 3408 次阅读 2016-12-18 11:33 |个人分类:闲来读书|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王尔德


我们普通人往往对科学有着莫名的敬畏感,由此又会觉得科学家都是超凡脱俗。其实,科学界也是鸡虫之争的人间,科学家更不是太上忘情的神仙。最近再读《二十世纪物理学》,费根鲍姆在《计算机产生的物理》中回忆了自己发现倍周期混沌的经历和学界的反应。

他说,因为自己独力做出了重大发现而引起了许多大牌数学家的义愤,而实际证明它的工作却没为任何人赢取名声。”他的工作成果影响巨大,可是两篇文章却都被拒稿了。“关于已知主题的文章很快就接受了,而我所有关于新问题(的文章)毫无例外都在审稿过程中被拒绝了。”所以,他认为同行评议是一种错误的监护,肆意挥霍着不诚实。

当然,学界也并非漆黑一团。费根鲍姆到加州理工做求职报告的时候,报告会成了我生涯中最享受的、最激动人心的一回:它很快变成了我和坐在前排的费曼之间的对话。报告后我去他的办公室,你知道,我嫉妒你。 费曼说。怎么会呢,你们这样的人会嫉妒我。 嗯,也许你是对的。他又回答。

即便不是费曼这样的大物理学家,一些普通的学者也表现出高尚的情操,B. DerridaY. Pomeau 拓展了费根鲍姆的工作,写出了两篇预印本。他们的一个可作为最高伦理典范的行为是在1977年问我的文章何时才发表,这样他们才好往下走,发表他们的文章。(以后)我再也没遇到过类似的可作为榜样的行为。他们于1966-7年间在法国的巡讲让普适性周期加倍变得路人皆知。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莱德曼,他在得知了吴健雄小组关于宇称不守恒的实验结果以后,很快就想出了新的验证方法并得到了实验结果,然后再等着和吴的文章一起发表。相比之下,沃森、克里克的手段,密立根、休伊什的作为,真是让人齿冷。然而,这也可以理解,就算是牛顿和莱布尼兹、爱因斯坦和希尔伯特这样的科学巨擘,也都不能免俗,何况普通人呢?由此而知孟子之可贵,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计算机产生的物理》Mitchell J. Feigenbaum 撰,曹则贤 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021473.html

 

吴健雄:诺贝尔奖亏待了的华人女性科学家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301/19/11548039_538615579.shtml


笑傲江湖的莱德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79-833151.html


松柏本孤直

李白

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

昭昭严子陵,垂钓沧波间。

身将客星隐,心与浮云闲。

长揖万乘君,还归富春山。

清风洒六合,邈然不可攀。

使我长叹息,冥栖岩石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1021488.html

上一篇:网闻几则之鱼龙混杂
下一篇:《20世纪物理学》读后感几则

26 徐令予 徐晓 张云 尤明庆 李竞 邢志忠 谢力 岳东晓 王德华 武夷山 李土荣 董全 徐耀 韦玉程 王志强 侯沉 李东风 马红孺 刘全慧 刘全生 王春艳 李颖业 biofans aliala mathqa dreamworl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8 19: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