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莫斯科的黄梅天

已有 1119 次阅读 2019-7-10 14:1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20190703_102636.jpg

二次汽车驶过莫斯科的伏龙芝沿河大街时,刚还是艳阳高照,瞬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玻璃上挂满着一条条湍急而歪歪扭扭小溪似的水幕布,朦朦胧胧如同一副副蒙太奇向后闪过,窗外的彼得大帝航海雕像在暴雨中高高耸立,全身披着水珠扬起的雾气,添了一丝活灵活现恍惚动起来的生机,。

驶过大街,清凉的雨滴霎那间又停了,火辣辣的太阳当头。雨过天晴,又是一副蓝天白云的静谧,像是在异国遇到江南中下游才有的黄梅天了。

没有人会喜欢这时而阴雨时而炎阳的捣腾,只有莫斯科的地接导游小陶,丰润的脸庞健硕的身材,在其时而自嘲时而幽默的或讲解或歌声中,一副憨厚“有求必应”的陪伴间,气氛变得渐渐轻松起来活泼起来:

在参观“克林姆林宫”时,由于路上堵车,原先一个多小时的提前量还不够,而进去必须有当地导游作为监护人相陪,进退维谷中,一曲低沉的中俄文“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化解了受委屈后的尴尬和排泄郁闷;

在结束行程送我们回国的车上,一曲哀婉的“百万红玫瑰”,向家乡来人抒发心中的梦想和送上异国的祝福,憧憬“把一生变成玫瑰花。”何尝容易,但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每个人都有心中的玫瑰;

……

当我们从圣彼得堡回莫斯科时,他在车站来接我们,见面第一句话除了给予问候,还说:

“你看我怎么样?”

“胖了?!”我不无在开与其玩笑的说。

“瘦了,瘦了一斤!”小陶认真的。

……

小陶怎么会胖的呢?我有些不得其解。看其一路走来,行程中变幻加上人员要求不同,瞬息万变之际要应对从容,精力和体力都着实如此不易,每时都有突发状况,怎就会胖呢:当游客的旅行箱打不开时,大概是密码记错了或机械出错,有他出手,手到锁开,那时他是修锁匠,算是解了游客在旅途中的大问题;当游客需要指甲剪或小剪刀时,有他出手,一个大男人身边还能变出这类小玩意来,那时他是小贴心,真没有想到;游客中有人坐轮椅行走不便,有他出手,一路频频绿灯算是服了他的人脉,那时他是大管家……

对于小陶的好感,还来自于他是一位莫斯科大学法学院的肄业生。向莫斯科大学致敬!这是一个与我国几乎相近体制下的国立大学,竟出了6个菲尔茨数学奖+7个沃尔夫数学奖+13个诺贝尔奖,怎不令人敬佩,据说都是用本国语言写的文章,爱看不看的。而小陶的肄业,很大程度上来自一个战斗民族对于东方世界的另眼向洋看风景的态度、傲气,年轻人气盛,不管怎样,法律知识的熏陶入门和对逻辑简单思考判断能力培养,对于人生何尝不是一种收获。

作为一位导游,于个人是一种职业,而对于社会则是一个窗口。在国内,是向导是解说是一种服务;而在国外,则更是桥梁是使者是一种使命。当门可罗雀时,要吸引要召唤,也是一种文化宣传和国家软实力的推广;当客如云集时,要热情要呈现,不同民族间的交往国家间的来往,讲究的平等和睦和尊重,也是民族禀性的流露和价值观的展示:

那次参观“克林姆林宫”时,负责监督的当地陪同导游,是一位俄国老大妈,典型的慈祥端庄,被我们因为堵车迟到而急得哭了起来,真心为其难过,而她全程在一旁也确实无所事事,讲解、答疑和交流都不如全程的地接导游来得亲切和到位,尴尬是彼此的,不仅仅是破些小费的眼前利益,更是对远方朋友间友好尊重的长远感受。

作为一名游客,同样对于游客出门在外必须带护照,而团队游客在进入旅馆后要必须上交护照。我很希望能在俄罗斯最后一天的不多时间里,再去莫斯科大学的正门去瞻仰莫斯科大学奠基人——罗蒙诺索夫的雕像,这是小陶告诉我的。这是位“万宝全书”式的俄国科学史上的彼得大帝。可为了不给导游添麻烦,忍住没有说出口;

在奥林比克超市,屏幕里打出1700卢布,而小票打印出来显示只有1300元。看收银大妈不胜其烦的神态,语言不通就免了吧……

我喜欢莫斯科,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身临其境时,从红场阅兵直接出发去战场的诗篇还在耳边响起;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被绿色所包围,绿树成荫,在城市的中兴城区你居然能看到成片的原始森林;这是一座优雅的城市,男人绅士风度翩翩女人矜持漂亮养眼,孩童们自信可爱的神态令人难忘……

……

谁都不会太喜欢黄梅天,因为这会令人想到一程大雨过后的一程太阳,或一程太阳过后的一程大雨,或阴雨绵绵或炎阳濯日,都会感到不舒服不舒畅,有些压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88916.html

上一篇:朝说,野唱,临终信吹
下一篇:圣彼得堡的白昼

4 韩玉芬 戎可 刘炜 孙宝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1 04: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