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圣彼得堡的白昼

已有 1448 次阅读 2019-7-12 20:1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心仪圣彼得堡的白昼,因为她是世界上少数有“白夜”的城市;心仪皇村,因为那里是普希金学习(出生在莫斯科)的地方。

那就出发。从莫斯科出发去圣彼得堡的火车上,足足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都是中国的游客。车厢内,整洁宽敞,时速时常在200公里以上,车窗外高大挺拔的白桦、椴树成排成排耸立二边,湛蓝湛蓝的湖泊静卧田间,星星点点的小木屋镶嵌在草地和树丛边上,时常有破落的厂房和锈迹斑斑的龙门吊闪过,火车犹如行驶在绿色隧道和历史沧桑边缘中。

当地接站的导游小高是位正在国立圣彼得堡大学在读的硕士生,专业是语言和历史,介绍当地的风俗人情时,脱口就是“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普希金的才华和声誉为这座城市带来了独有的一份骄傲,比起白昼这类的自然景色,有这么一张名片足以在世人面前为其自豪。

“在那金光闪闪的天穹,漆黑的夜幕并不降落,曙光匆匆接替着晚霞,只半个时辰让给幽暗的夜色……”。每年的“夏至”过后,圣彼得堡就没有了往常的夕阳西下与旭日东升之间长长的时间间隔段。深夜时分,撩开厚厚的窗帘,街头人迹稀少,车子已无踪迹,可天边还是泛着蓝蓝的亮光,这个时候能坐在窗前,体验一把“日不落”的精彩,自然另有一种别样的感受。如果不是拉上二层窗帘来隔离,加上车马劳顿的时差,真的会感到时空的玄乎,也就是这不适应,恰是白昼的独特景象给没有经历的人带来一丝惊奇。

“没有一个人被忘记,没有一件事被忘记”。圣彼得堡是一座从二战炮火的废墟中爬立起来的城市,名胜古迹繁多,自然风光绮丽,每每从当年战场的遗址旁走过,都有群体雕像和警示名牌予以注释。夏宫、冬宫、叶卡捷琳娜宫,这三个皇宫分别属于俄罗斯历史上三个最显赫的历史人物,也都是在严重损毁后得以重修和重建的。圣彼得堡历史中心区及融合了巴洛克和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有关建筑、文化遗产,以其文化表现和观瞻特征,早早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可喜可贺,世人赞叹,喜剧依然还是令人信服的喜剧。纵观许多经历了时代沧桑的大都市,在战争的炮火下奇迹般地被保存下来,然而却在和平环境中被遗忘被毁损无余,原本一场皆大美好的喜剧渐渐演变成了不堪回首的悲剧,怎不令人扼腕长叹。

“当青春像一缕轻烟,带走青春岁月的欢喜,我们再从老年那里获取一切可能获取的东西。”上海汾阳路、岳阳路、桃江路的三叉路口,幽静的路口有一座普希金雕像,一尊不大的胸像置于竖条形的花岗石碑座顶端。当人们在前驻足时,时常还可以看到有鲜花寄放在跟前,少有凭吊者瞻仰,一处内敛、低调的人文地标。雕像是旅居上海的三万多白俄侨民在1937年以纪念这位诗人逝世100周年为名集资而建,以寄托身在异国的乡愁。上海沦为孤岛时,被日寇拆毁,抗战胜利后又将它重建;1966年再次被拆毁,1987年第三次再建。莫斯科街头的普希金青铜塑像屹立半个多世纪安然无恙,在这里却连遭劫难。“普希金”重归来时,带给我们的,不仅是青春年华时的小资绵绵回忆,还应该有这座城市国际化的厚重记忆和反省。

……

“一个人思虑太多,就会失去做人的乐趣。”,当手捧“普希金作品选”坐在皇村的普希金雕塑后的条凳上,就像幸运地被小伙伴“开光点眼”一样,有种释然的享受,轻松的品茗感。

……

“念念你自己的诗吧,好让我快点进入梦境。”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89268.html

上一篇:莫斯科的黄梅天

4 戎可 刘炜 刘钢 陆泽橼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6 03: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