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G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Ge

博文

德行与智慧论(修改版)

已有 1408 次阅读 2022-1-29 22:08 |个人分类:个人心得|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德行与智慧

       世人所求者,无外乎权、利与名耳。何以得之?增其智慧也。小智者明事理,中智者识人物,大智者知时势。读书、学徒、广交天下,皆可增其智而求功业也。功名可以得其一时,何以长久哉?关乎德行耳。

        何为德行哉?善于同利也。小德利人,中德利民,大德利天下也。仁德善行者,其名可长盛而不衰,其功可勒石而久远也。

       无德者常困,少智者多惑。孔子曰:三十而立。所立者何也?非立业以成家,而在立其德行也。四十而不惑,何以不惑哉?广增其智慧与德行也。世人皆欲以其财物遗其子孙,希翼子孙今后衣食无忧也。然其志望常难达也。子孙所继承财富之最者,乃其人之德行,而非其财物也。

       常人重智能而轻德行,其故何哉?智慧之功用可观,立等可见其功效也。然德行之益处难察,加以时日方能显露也。贤者则不然,先修德行而后增其智能,盖因其欲致远而能舍小利也。

      德行为阴,智慧为阳。唯有阴阳调和,方能上下得当,和谐自然。故欲求事业而安身者,必先修其德行而后增其智慧也。

后记:智者未必仁,而仁者必有智。项羽者,贵族之后裔也,智勇而残暴,以勇力征战四方,虽可一时称霸天下,然终于身死国灭,世人皆视之以悲剧英雄。刘邦者,乡野布衣之人,仁厚而智短。然能任贤而集众人之智,虽多败而终成也。

                                                                                       葛及2022年1月29日修改于吉林

现代文翻译:

       人们所追求的东西无外乎权力、利益和名誉。如何才能得到这些东西呢?这需要通过增长个人的智慧与才能取得。微观的智慧能够让人明白事理,中观的智慧能够辨识人的才能和物体的功用,高等的智慧能够让人知晓自然的变化规律和历史发展的趋势。通过读书、拜师学习和结交朋友等方式都可以增加个人的智慧和才能,从而去追求事业和功绩。然而,个人的权利、名誉和财富可以通过智慧短暂取得,如何才能长久保持呢?这又会涉及到个人的道德与行为。

       什么是个人的德行呢?有德行的人往往善于与人、与物和与自然共生同利,而不是相互侵害。小的德行能够与人同利(如身边的行善者),中等的德行是能够与民同利(如政治家推行善政,让本国的老百姓得利),大的德行是能够让天下人得利(如思想家、革命家和科学家有造福世界的能力和行为)。有仁德善行的人,他们的美名才能长盛不衰,他们的功绩才能刻在金石上而长久保持。

       没有德行的人经常陷入困境,缺少智慧的人常常感到困惑。孔子所说的三十而立,所要树立的是什么呢?其实不是通常理解的到了三十岁就要能够立业成家(三十不是实指,只是一个大概的岁数)。三十而立,所树立的应该是个人的德行。到了四十几岁,如何才能不对许多事情感到困惑苦恼呢?只有广泛学习增加自己的智慧并修养自己的德行。另外,人们往往希望通过留下很多的财物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从而保证他们今后能够衣食无忧。但是这样的想法往往难以实现。因为子孙能够继承那人的最大的财富往往是那个人的道德和行为,而不是其留下的财物。

       普通的人往往重视增长自己的知识和才能而轻视修养自己的德行,为什么呢?因为智慧和才能的实际功能可以为人们所观察到,而且它的功效是立竿见影的。而修养德行的好处却难以观察,而且还常常被有些人认为是迂腐和傻瓜,好的德行给人们带来的好处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显露出来。贤能有智慧的人则不会这样,他们往往会先修养自己的德行然后广泛学习增加自己的智慧和才能,这是因为他们的志向远大,希望走的更远更稳,而能够舍弃垂手可能的眼前利益。

       在我国传统的阴阳两分法中,德行属于阴(道德往往不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古人常说要修阴德,估计是这个原因),智慧属于阳(智慧和技能常常是能让人感知和学习的)。因此只有阴阳调和(也就是德行与智慧相互结合运用),才能够与上级和下级都相处得当,自己的身心也能和谐自然。所以,我们希望人们在追求自己的事业也能保持自身的健康安全。而要做到这一点,人们就必须先修养自己的德行,并不断学习增长自己的智慧和才能。

注:令人惊叹的也许是一个人的智慧,而让人感动的往往是一个人的德行。这篇议论文是规劝人们在追求事业的过程中,应当先修养德行,然后去增长智慧,追求合作共赢而不是相互攻伐。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会是一个阴阳调和的和谐世界。

这篇议论为本人原创,如转载请标明出处,谢谢!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691308-1323326.html

上一篇:1978年至2018年国内发展的事故致因模型(综述):回顾与比较
下一篇:什么是安全科学中的“波粒二象性”现象?
收藏 IP: 124.235.57.*| 热度|

1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15: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