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散步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qng1008 前三十年写日记,后三十年写博客

博文

[转载]论中医象思维与逻辑思维关系——兼与《象思维的思维特点探析》一文商榷

已有 807 次阅读 2022-8-5 16:00 |个人分类:思考中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资料来源:《中国中医药报》2022年8月3日4版,作者:邢玉瑞

象思维与逻辑思维主要是就思维的工具是以象为主还是以概念为主的方法划分,二者之间尚存在着渗透、包含的关系。象思维不仅包含着类比推理的成分,还包含着逻辑思维中归纳、演绎推理的成分,它往往是先通过归纳提取共象,然后以共象为基础对个象进行演绎推理,阴阳、五行之象的推演就是其典型形式。

象思维是近十余年来中医思维领域研究的热点,其特点也受到人们的关注。由于对象思维本身认识的混乱,故对象思维特点的认识也不一致,如曲阜师范大学姚春鹏《象思维的基本特点》一文认为,象思维的基本特征为有象性、整体动态性、非逻辑性和直觉体悟性。山东中医药大学孟庆岩等《〈内经〉象思维的特点及应用》一文认为,《内经》象思维特点为有象性、关联性、时空性、可知性。笔者认为,大致上可将象思维的特点概括为形象性、整体性、直观性、全息性、动态性、时序性、创生性、或然性等。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8年刊登的湖北中医药大学张翀等的《象思维的思维特点探析》一文,从逻辑思维与非逻辑思维的关系角度来探讨象思维的思维特点,可谓独树一帜,颇有启发意义。但文中论述的概念不清、逻辑混乱之处,却又值得商榷,故予以进一步辨析。

1. 关于概念不清的问题

国内思维科学研究的兴起,大约始于20世纪90年代,以钱学森《关于思维科学》(1984年)的出版为标志。关于象思维的研究,主要兴起于2000年以后。由于思维科学研究难度很大,加之相关研究时间相对较短,导致思维领域概念不清甚或错误的现象较为普遍。就《象思维的思维特点探析》一文而言,首先,关于象思维的含义,文章开篇引用了刘长林、王树人对于象思维的定义或认识,其后自己又重新加以定义,这样关于象思维就有了三种不同的解释。刘长林从思维客体的角度定义象思维,简言之象思维就是研究客体现象层面整体规律的思维方法;王树人主要从思维目标的角度定义象思维,认为“象思维”是借助象的流动与转化,以达到与宇宙整体之象或“道”一体相通的“把握”。而该文作者将象思维定义为借“象”之形式而搭建现象与规律关系的学说,其中将思维方法定义为一种学说,本身就违反了定义的基本规则;另外,由于对定义并没有展开说明,如何借“象”之形式搭建现象与规律的关系,也就不是很清楚了。如此去进一步探讨象思维的特点,就有概念不确定、基础不牢固的问题。

其次,该文提出象思维可以概括为三个层次,即物象、意象、大象,认为当具体的物象被主体感知到即为意象。这里对意象的定义有将表象与意象混同之嫌。从思维科学的角度而言,表象与意象是有质的区别的,表象只是对物象的摄影、复写,是一种观念性形象,作为感性认识的最高形态,它仍然是对个别、具体的事物形象的反映,没有超出现象的、表面的、直接的认识阶段。意象是主体以表象为原材料,经过分析、综合、抽象、概括等,按照主体的目的重新构建起来的形象,是一种能动的理性形象,如太极图、河图、洛书、卦象等。与表象相比较,意象更能反映事物的本质,也更深刻、更鲜明,属于认识的高级阶段——理性认识阶段。另外,意象不仅是以往象思维的成果结晶,同时又是整合、加工新形象的思维结构或模式,通过意象不仅能够对物象特征进行选择、识别、解释,还能从已知进入未知。如太极图即蕴含着太极阴阳衍生律、太极阴阳全息律、太极阴阳对立统一律等哲学思想,成为中医学认识人体生命活动的模型,先贤们分别提出了太极动静说(朱丹溪)、太极阴阳说(张介宾)、太极命门说(孙一奎、赵献可、张介宾)、太极脾中宫说(邵同珍、黄元御)、太极衍生三阴三阳说(郑钦安)、草木各得一太极论(吴鞠通)等。由上可见,表象只是感性的观念形象,意象则是理性的观念形象;表象只为象思维提供加工的原材料,而意象作为象思维的工具,犹如概念之于逻辑思维一样,贯穿于象思维过程的始终。

2. 关于逻辑错误的问题

中医学理论建构与临床思维方法,涉及到经验思维、象思维、逻辑思维、辩证思维、直觉与灵感思维等多种,中国社会科学院方克立《要重视研究钱学森的中医哲学思想》一文指出:中医思维是感性经验思维、理性逻辑思维和悟性直觉思维多种形式互相交织、互相补充的一个复杂系统。并对钱学森提出的“唯象中医学”概念进行质疑,这个“唯”字是不是用得太绝对了?把中医看作是完全从现象概括、总结出来的理论,从思维方式来说就是经验思维、唯象思维,而看不到察类、求故、明理的逻辑思维在中医理论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的作用。这与中医学界一些人只讲象思维、过分夸大象思维的作用和意义有些相似。大概正是由于专注于象思维,而忽略了中医学中的逻辑思维问题,导致《象思维的思维特点探析》一文在论述过程中出现了明显的逻辑错误或混乱。如文中一方面通过逻辑思维是自然科学最重要的思维方式,自然科学属性应该是中医学最主要的属性,由此得出中医学应该具有逻辑思维;另一方面引用刘长林、周瀚光等学者的研究成果加以论证,如引用周瀚光所提出的研究中医逻辑学是中医实现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中医的逻辑思维方法具有一种辩证逻辑与形式逻辑相统一而以辩证逻辑为主、演绎逻辑与归纳逻辑相统一而以演绎逻辑为主的独特风格的观点,很明显曲解了作者所强调的中医学要重视逻辑思维方法的原意,以此论证象思维以逻辑思维为基础,纯属张冠李戴。由此提出的象思维以逻辑思维为基础,以非逻辑思维为主导的观点,自然就值得商榷了,况且基础与主导是什么关系,也难以说清。

再如该文为了强调象思维以非逻辑思维为主导,提出物象、意象、大象层次均有直觉思维,在论物象层次直觉思维中,一方面认为“直觉思维是指对一个问题未经逐步分析,仅依据内因的感知迅速地对问题答案做出判断、猜想”;另一方面又认为“物象层次中人类通过感觉和知觉接触世界万物,从而获得万物的象”,即通过感知觉认识事物的形象信息。前后论述难以自洽。后文又说“直觉思维虽然是一种无意识的思维活动”,那么有无意识的感觉和知觉吗?其实象思维与逻辑思维都要以感性认识的表象为基础,在对感性认识进行加工时,都要采用比较、分类、分析、综合、抽象、概括等方法。只不过象思维对形象信息进行初步的形象性加工,形成一系列反映一类事物的共同的、一般特性的意象,然后通过想象去推知一个事理。而逻辑思维对形象信息进行抽象性加工,形成一系列反映一类事物的共同的、一般特性的概念,按照概念、命题、推理等方式进行思维。另外,该文所论大象层次中的直觉思维、想象思维和灵感思维,将想象与直觉、灵感并列,也不符合逻辑,因为想象是在认识与改造世界过程中,根据实际需要与有关规律,对头脑中以往储存的各种信息进行重组、改造,形成新的意象的思维活动,一般认为是象思维的一个环节而已,不宜与直觉思维、灵感思维相提并论。其他如将“气”视为大象,也值得商榷,因为气毕竟是古人借助于具体物象对宇宙本原的一种认识,并没有完全脱离物质性、经验性,与王树人所言《周易》的卦爻之象、道家“无物之象”的道象、禅宗回归“心性”的开悟之象(大象、原象),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3. 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的关系

虽然《象思维的思维特点探析》一文存在上述缺陷,但该文较之以往中医学主要关注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的区别,提出了象思维与逻辑思维有什么联系的科学问题,尽管其观点不完全正确,论证过程中存在种种缺陷,但该问题的提出却有一定的启迪作用。

关于象思维与逻辑(概念)思维的关系,王树人在提出象思维概念时已有所论述,他认为二者的关系可概括为相反相成,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从思维发生学的角度而言,象思维是比概念思维更加基础和本原性的思维方式,概念思维方式一直以象思维为依托,是从象思维中产生出来的;二是具有创新性的象思维所提出的新问题,需要经过概念思维的具体分析和论证,然后在此基础上开展设计和实验,甚至反复论证和实验,才能使所提出的新问题得到解决。此外,象思维与逻辑思维主要是就思维的工具是以象为主还是以概念为主的方法划分,二者之间尚存在着渗透、包含的关系,并不能截然分开。

象思维不仅包含着类比推理的成分,同时还包含着逻辑思维中归纳、演绎推理的成分。它往往是先通过归纳提取共象,然后以共象为基础对个象进行演绎推理,阴阳、五行之象的推演就是其典型形式。这是象思维不同于形式逻辑类比推理的重要一点。所以该文认为象思维是逻辑思维与非逻辑思维协同运作的结果,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尽管中医思维已成为中医学领域研究的热点之一,近几年来每年发表的相关论文都在百篇以上,但低水平重复、概念混乱、逻辑错误的现象十分严重。为了促进中医思维研究的发展,特就《象思维的思维特点探析》一文提出商榷,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本文摘编自《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20年第26卷第8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350095.html

上一篇:星言星语与星月(196):观光巴士的一天
下一篇:《尘埃》三部曲构想
收藏 IP: 120.231.245.*| 热度|

1 周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1 21: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