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hu196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hu1961

博文

教师节,又想起钱先生 精选

已有 5687 次阅读 2020-9-10 14:36 |个人分类:人物纪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教师节, 钱临照, 严济慈, 叶企孙, 物理学史

      教师节,记几件与我的博士导师钱临照先生相关的往事,以为纪念。


1997年在钱临照先生家过中秋节


198732日,中国物理学会在北京召开“我国物理学界前辈胡刚复、饶毓泰、叶企孙、吴有训纪念会”,钱临照、虞福春、钱三强、王淦昌依次代表四位前辈的学生在会上作了纪念各自老师的报告。钱临照提到他的“刚复师”的两件事让人印象深刻。第一,物理学以实验为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胡刚复是第一个把真正的物理学引入中国的人。“刚复师”的实验教学别开生面:要测量一根铁丝的磁滞回线,他会让钱临照自己选择一根适当的纸筒,自己计算导线要在纸筒上绕多少圈才能得到需要的磁场强度。还有一次,竟让钱临照把一只有毛病的墙式电流计修好后,再用它来做实验。第二,胡刚复爱才惜才,平素生活简朴,但在南京高等师范学堂任职时,却慷慨解囊,资助一位“极优秀”的学生去法国学习。钱临照说到此处,严济慈大声插话:胡刚复资助的这位学生就是我。钱临照后来露出顽童一般的笑脸告诉我,这件事他是听“严师母”说的:有一次胡刚复忙忘记给严济慈汇钱了,严几断炊。

1982年,中国物理学会成立50周年,饮水思源,学会组织了一批纪念前辈物理学家的文章,叶企孙先生的不少弟子都踊跃撰稿。但受熊大缜案影响,叶企孙的所谓历史问题此时尚留有尾巴(河北省委对熊大缜做出平反决定的时间是19868月),可以理解,学生们的纪念文章中,大都回避了叶企孙爱国抗战的敏感话题(历史贡献),也就难以在更高的层面展现叶企孙的道德人品。钱临照先生对此十分不满,他把王竹溪先生找到自己家里来,用他自己的话说“狠狠地剋了王竹溪一顿”,认为他作为叶企孙的学生,应该更多地为老师伸张正义。钱临照与王竹溪、张文裕、李国鼎四人在英国留学期间结为好友,他后来又与王竹溪先生长期共事,两位老友“一辈子都没有红过脸”,这是第一回。

钱先生对晚辈学生十分关爱,既关心工作,也关心生活。中科大师生们出国深造,他是积极鼓励的,他为此而写的推荐信难以计数,我本人也是受惠者之一。对于当年的人才外流现象,他非常焦心,但他不愿意责怪那些滞留在国外的同志,而是强调我们自己要反省知识分子政策。他指出:对于那些没有回来的人,我们不能简单地说他们就不爱国,“同时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说这些人就是为了物质享受”,“对于绝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来说,首要的是工作条件和环境,其次才是生活条件”。“中国的知识分子,一向以质朴、廉洁、勤奋、爱国而著称。只要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为他们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气氛和条件,他们所释放出的活力将是无穷的。” 钱先生去世后,中科大不少中青年骨干教师不约而同地撰文,讲述了他们在国外时,钱先生每每去信,介绍国内校内情况,关怀他们在国外的工作和生活,给予他们殷切期待,从而坚定了他们学成归来,报效祖国的信念。

钱先生那一辈学者受中国传统文化浸润很深,待人接物重情义重礼仪。钱先生十分关怀南京大学物理系一班杰出学者,如冯端、王业宁、闵乃本等等,他也受到南大物理同人的尊敬和爱戴,相互间走动较多。有一次南大物理系蒋树声教授来访,聊得高兴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饭点,钱先生使劲给照顾他生活的小阿姨(小秀)使眼色,意思是留客人午饭,但小秀并未准备客饭,只能任由蒋树声教授空腹辞别。对此钱先生深感愧疚,以后还多次提起,念念不忘。

19989,李林、邹承鲁夫妇应邀去合肥参加中国科学技术大学40周年校庆,期间他们打电话要登门拜访钱先生,当时钱先生已经行动不便,需用轮椅,但还是坚持应该由他去宾馆看望客人。李林先生后来的回忆文章专门提及此节:“我们就要求去拜访他哪知钱先生却要来看我们真是不好意思那天下午天气很好钱先生被他的学生推着轮椅来到贵宾招待所”。我就是这个推轮椅的学生。记得那天李林就像一个在溺爱自己的长辈面前的小姑娘一样,表现得无拘无束、欢快俏皮。

钱先生晚年谈到,他一生受到三位老师的重要影响,按照时间顺序依次是刘天华、钱穆和严济慈。一位音乐大师,一位国学大师,最后是物理学家。钱先生的父亲又是钱穆的老师,由于这层关系,钱先生小学毕业前曾有一年的时间与钱穆分住一所房子的里外屋,耳濡目染钱穆的治学和为人,心中景仰。钱穆的影响在钱临照今后的治学态度和做人准则上有明显的体现,比如治史重考据的态度,宽厚待人乃至交绝不出恶声的胸襟等就是非常有代表性的几个方面。刘天华当时在常州中学教书,受聘到钱临照就读的鸿模小学兼职,每周往返一次。他周六乘火车到无锡,再换小火轮到荡口,不辞劳苦,尽心尽责。钱临照曾随刘天华学五线谱和小号演奏,虽然后来在音乐方面没有成绩,但是,却从刘天华身上学到了刻苦勤奋,不畏艰难的意志。严济慈则是钱临照物理学研究的领路人。人生得一恩师足矣,钱先生何其幸运。

    1997年中秋节前,我们全家突然受到钱先生邀请去他家月饼茶叙,一同受到邀请的还有我同届同学徐飞全家,原来他要答谢徐飞和我。1996年,中国电子显微镜学会为纪念首任理事长钱临照先生九十华诞,编辑出版了《电子显微学新进展》一书,我是该书责任编辑。严济慈先生1996年11月2日逝世,钱先生口述徐飞帮助整理了两篇纪念严先生的文章。这就是钱先生招待和致谢我们的缘由。让我既感到惊喜又过意不去。这样的小事他竟记在心中。

钱先生是一个豁达、幽默、乐观的人,他走到哪里就把笑声带到哪里。他也很含蓄,非常注意把握分寸,很少当面与人争执,很少疾言厉色,让人难堪。

脑海里常出现这样的画面:钱先生用食指指着我,然后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80214-1250014.html

上一篇:春节诗话——唐诗《除夜有怀》试析
下一篇:《科学》杂志主编刚刚发表了一篇讨伐特朗普檄文

28 武夷山 史晓雷 王启云 杨正瓴 冯大诚 姚小鸥 刁承泰 黄永义 黄仁勇 孙颉 王振亭 崔锦华 张阳阳 郭战胜 王安良 周忠浩 刘浔江 杨金波 徐骁青 张晓良 王汉森 尉剑俊 曹俊兴 韩玉芬 王晓峰 傅蕴德 查宏光 左宋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8: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