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谁来为“导师”说句话??否则将成为另一个被黑掉的群体
热度 4 王宜强 2018-4-12 09:15
这些年,曾经洋气的“小姐”成了特殊职业的代名词,曾经革命的“同志”成了特殊群体的代名词,曾经人精的“教授”成了“叫兽”,就连市井邻里的“老王”也被赋予了新意义。 这几个月,由于西安交大和武汉理工先后发生的研究生自杀事件,“导师”可能重蹈“教授”的覆辙。 如今要黑掉导师的舆论,基本基于“导师与 ...
1876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NSFC是谁谁谁?
热度 1 王宜强 2016-2-15 13:15
每年三月中旬,是提交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标书的日子。之前的十二月中旬,则算是比武招亲告示发布的日子。因此,每年的冬末春初,是科研人员集体拼命的日子;对于还有临床或教学任务的亲,还是集体熬夜的日子。有戏言道“圣(诞)元(旦)春(节)(元)宵千帆过,病体床畔写基金”说的就是这档子事儿。尤其是初出茅庐的青椒 ...
1875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封google不要紧,只要主义真....
王宜强 2014-6-20 11:32
google又上不去了, 受影响最大的大概是科学匠们了,反正我是主要用google的英文版搜搞不懂的科学问题,虽然之前也有过滤(比如打死也搜不到nude mice,因为nude被过滤),但总归还能用啊。 有人在网上说封google是闭关锁国的行为。我不管什么侵蚀、渗透、主义, 不管你为了什么理由封了google不让使,就给中国老百姓提供 ...
2322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孤独的诺奖得主--中国为何得不着奖
热度 4 王宜强 2013-11-15 21:08
如果我更标题党,是不是该这么写:诺奖得主在诺奖意淫大国受冷遇? 言归正传,参加一个全国性学术会议。早、晚、大、小程序单上都印着8点开始开幕式。我7:50到场时,会场前面铺着红布、摆着红椅、放着红色VIP名签的两排,孤独地只有一个老外坐着(照片一),就是2011年的诺奖得主之一Bruce Beutler。7:55终于有第 ...
2973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误己子弟”比“误人子弟”更可怕--兼议北有李双江,南有饿儿娘
热度 2 王宜强 2013-6-29 21:12
“误人子弟”者向来为人痛恨和唾弃。但好在,误人子弟通常只是发生在有限的人群和行业中,比如被众多研究生痛斥的“无良”导师。而且,一旦“误人子弟”的嫌疑被认定,被误者及其家长通常可以通过适当途径对此进行制止、纠正,从而防止更恶劣后果的发生。与此相比,“误己子弟”似乎更可怕。前些天北京的李 ...
375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小PI的凄凉光景
热度 3 王宜强 2013-6-25 17:56
网上老有学生或博后“控诉”导师群养下的悲摧生活:(此处省略...字,参考文献见丁香园、小木虫等相关版块)要毕业了,导师连学生的名字都对不上号(博后好些)。 那说的都是那些正规院、校里的大牛VIP和不正规院、校里的领导。对于我等小PI,则是另外一番光景。一则要想破脑袋去找钱,二则要想破脑袋去找(招)人 ...
5487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奔五的人奔5未遂--谁动了我可怜的影响因子?
热度 2 王宜强 2013-6-20 15:19
奔五的人了,还是小 PI 一个。认了也就好了,可偏偏不。老觉得自己作为科班搞科研出身,一直跟着高手练枪,自己视科研为生活的乐趣之一,自己也该是算是有两把刷子,如果假以合适的条件,应该能折腾出来点什么。所以就在这不青不老的年纪换了个窝(曾经时髦的称号叫“平台”)。可回看自己的简历,满眼看不见个好点的文章 ...
3355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学写罗援体
王宜强 2013-3-1 13:17
最近看到网喷“罗援体”,十分搞笑,不管创不创新,也来搞两条: 1. 关于科学网 很多博主是对手也是朋友,对于你加精的博文分析的很到位,因羡慕嫉妒恨而提点小问题也是非常合情合理,水平就是高!在科学网各版块潜水灌水是最受欢迎的。 2. ...
2419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不管天道是否酬勤,真正的科研人尊重“失败者”
王宜强 2012-12-16 21:38
可蕾同学发出 惊"天"之问:天道是否真的 酬勤?我十分理解她的难过、郁闷、迷茫。如果她正等着好的结果写论文拿学位,那尤其需要她导师真诚的鼓励和安慰。情稳之后,我们仍会回到一个问题,可蕾同学的努力是否真的毫无价值? 早年某教授还未当选院士的时候,他办公室墙上就贴着一幅 ...
2548 次阅读|没有评论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9 09: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