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gl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nglz

博文

外婆 老庄 故乡 精选

已有 3441 次阅读 2017-9-8 07:39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外婆 老庄 故乡

外婆  老庄  故乡

我的外婆是一个小脚老太太,记忆中的她和蔼可亲,眉清目秀,皮肤白皙,笑声爽朗。早年外爷外婆住在老家,与一辈子都生活在那里的大舅舅一家同住在老庄。寒暑假时,孙子、外孙,会不约而同地回到老家的老庄。

   孩提时代,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寒暑假去老庄。之所以叫老庄,那是因为外爷家曾是一个大家族集聚的大庄园。而自我记事起,老庄就已经成了姬家村革命委员会的所在地。

   外爷打小离家读书,到后来一直在外教书。大家族的掌柜是二爷。三爷跟随大哥在省城读书,而后在动荡的社会变革中,不知生死。四爷,在我们孩子看来最亲切,见面总是笑嘻嘻的,点头哈腰。

   社会变革,田地被分割,家族成员分家自立门户。分家后,二爷的家搬到了姬家烧锅房的场院。四爷的家搬到了姬家油坊的场院。老庄名誉上属于姬家老大的外爷和不知去向的三爷所有。诺大的一个院子,常住的只有大舅一家,大舅是外爷的长子。老庄虽然只有大舅一家在住,但老庄所有权、使用权都不属于大舅。

   老庄坐北朝南。大门前,一株老槐树夏日浓荫蔽日。左前方有一个大场院,一溜排坐东朝西的姬家马房,成了生产队的饲养场。想起马房前那一排大理石雕刻的石猴马桩,个个形态调皮可爱。还有拴在马桩上的牛、马、骡子、驴……

   儿时跟着哥哥姐姐们,经常在场院里跳绳、踢毽子。寒假时,牲口们会出来晒太阳。暑假时,牲口们在大槐树下乘凉。每每想起,脑海里便会回响起儿时马房前的欢笑声,似乎嗅到了夹杂着马粪味道的童年空气……

   老庄大门后,妈妈说是大门房。童年记忆里,那里的门房已不复存在。一边是猪圈,一边是鸡窝。鸡窝旁长着一束散开枝干的花椒树。暑假时,大舅妈会用花椒叶烙饼给大家吃。小脚的外婆会招呼孩子们用剪刀剪那红色的成熟椒。孩子们开始兴高采烈,唧唧喳喳不停。最后总会以哭闹而结束,因为花椒有刺,扎了手不仅疼,而且是麻辣感的疼,不小心还会辣了眼睛,泪流不止的。

   穿过并排而立的两个大小相同的青砖拱门,是东西厢房前用青色大理石铺的通道,两边通道中间,夹着一个长条方形的院池,里边有三个花坛。在东西厢房房檐围出来的长长的带状蓝天下,随着季节变换绽放着芍药、牡丹、指甲花、鸡‘‘冠花、菊花的花容。

   回头望去,两个拱门中间,院池尽头的照壁上,白地红字,写着:

   革命不是客吃,不是做文章,不是,不能那雅致,从容不迫,彬彬,温良恭.革命是暴,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摘自泽东《湖南民运的考察告》

   厢房前的青石板通道通向正厅房。厅房正面是高至屋顶宽大的木刻雕花屏风门,一般不开放,门前摆着一张大方桌。妈妈说那里曾经是敬祖先牌位的地方。

   从厅房的东西两侧绕过屏风走进,又是两侧厢房东西相对,院池中央一大捆参天的翠竹,院池南边的两个角放着两口大缸。妈妈说,这里是她们住的地方。东厢房是外爷、二爷的房间,西厢房是三爷、四爷的房间。大缸是承接雨水的。缸里总是贮着水,说是浇花、洗衣用的。也有以防不测,失火时以应急需。

   继续向前到达上房,妈妈说那是她爷爷奶奶住的地方。上房后院东侧有棵枣树,西侧有棵苹果树。那是孩子们暑假常常光顾的地方。那枣儿不大,很甜。那苹果很红很红很好看,但是很酸很酸不好吃。从后院东侧可以看到老庄隔壁院子北头的山桃树,那里是一个一直锁着门的院子,院子的南头接着马房。我不知道里边有什么,因为从来没有进去过。看到的永远都是那个茶色长方形的老锁子挂在一扇灰色的大门上。

……

半个多世纪的风霜,半个多世纪的变迁,那个记忆中,塔台后的村庄,妈妈的老家。关中平原上一个名字叫姬家村的地方。

   那个童年常去玩耍的地方。那个留下了故乡情结的地方。

   往日的幽幽宅风荡然无存……

   空旷的院子,裸露无遮的感觉令人落寞……

老庄是外婆最最惦念的地方,她身体硬朗时总是念叨着,什么时候一定要回老庄生活的,也常常给我们讲不要丢了老庄,遇到战争、灾荒时会需要一个逃难的地方……

   如今,外爷、外婆、大舅舅、母亲、姨母都先后离开了我们,那个相伴他们人生风风雨雨的老庄,那个外婆曾经以为可以在不测时庇护子孙的老庄不在了……

外爷去世后,外婆几乎没有再回老庄住过,在城市里,在那个电梯不知何物的时代,小脚的外婆总是不辞辛苦地攀爬楼梯,带着一个小板凳,到楼下和人聊天。

在那个政治敏感的年代,她的闲谈总是离不开老庄曾经的繁华,常常惹得家人不知如何是好!她不识字,但从不服输。每每不高兴时,便夹起自己的小包袱,负气离家出走。只是那目的地不会超出家人的预料,就是在她的几个儿女家东家到西家,西家到东家,来来回回地穿梭……

曾经不理解外婆穿针时为什么举得远远的,不理解她为什么总要千辛万苦地爬楼梯到院子里找人聊天,不理解她走了来了的不停折腾……不理解和平时期她常常念叨我们需要守住故乡老庄的说法……

小脚的外婆,美丽的外婆,和善的外婆……不识字的外婆,与儿女没有共同语言的外婆,被孙子们学舌的外婆,不爱喝茶只喝白开水的外婆……对于老年后的外婆,用她的话说,儿女那家就是一座水泥监狱。

如今,长眠在老庄后面土地下多年的她,是否还在等着儿女们回老家呢?可是,她那去世的孩子,还有上了年纪的孩子都把墓地选在了城里……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人还是在自己熟悉的习惯了的地方最舒服,在属于自己的小家里最踏实……

谨以此文,记下今年夏日回故乡的思绪,献给另一个世界的亲人们……

红叶随笔 2017/09/0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50818-1074835.html

上一篇:太阳大爆发,GPS,通信恐遭影响
下一篇:网海风骚,谁人能独领?
收藏 分享 举报

28 李颖业 杨正瓴 徐令予 刘炜 武夷山 冯大诚 周忠浩 田云川 王善勇 鲍海飞 王从彦 赵克勤 孟津 孙宁 朱晓刚 蒲亨建 郑永军 郭战胜 张晓良 邢志忠 张忆文 杨学祥 代恒伟 程京德 t19860727 junsonlee wangbin6087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2 11: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