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ylor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ylorwang

博文

餐厨垃圾粉碎机及垃圾分类之随想

已有 2494 次阅读 2020-1-10 14:2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垃圾分类, 餐厨垃圾, 资源回收

美国的许多家庭,大都住在有前后院子的独立房子中。在厨房的洗手盆的出水口,不少家庭都安装了餐厨垃圾粉碎机,将吃不完的剩饭,剩菜等通过这餐厨垃圾粉碎机粉碎后,冲入下水道,让这些粉碎后的餐厨垃圾随污水一起进入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置。

美国的劳动力成本比较高,大家住在独立的房子中,居民点的居住密度也相对比较低,对居民垃圾收集的频率也低,通常都是一周收集一次垃圾。若这些餐厨垃圾不及时处理,在家里放置一周,难免不发臭。处理了这些餐厨垃圾,其它垃圾的发臭率就大大下降了。

2017年我到美国的费城参加第32届国际固废处理技术会议,会议期间参观了费城的垃圾分检厂和垃圾填埋场。在费城的垃圾分检厂,工厂的设施不会比国内同类工厂先进,整个处理系统,也没有密闭的真空抽气脱臭系统。虽然在车间中能闻到一些不舒服的味道,但臭气的强度比国内的垃圾处理要小许多。那条垃圾分检线,也是一条半自动分检线,在传送带上,既有一些磁铁类的对铁器分离的装置,但更多的是人工分检,纸类,塑料布,塑料瓶等等,都由站立在传送带旁的许多员工,通过手将其从传送带上取出来,投入分类的漏斗中。可能也因为臭味不重,他们不少人只戴了防尘口罩,有些员工,甚至什么也不戴。

当时我就有个疑问,为什么美国的垃圾不象我国的垃圾那么臭,我们几个朋友也讨论过,一般认为美国人的饮食习惯与我们差异比较大,中国人的饮食,喜欢汤汤水水,湿垃圾多,就容易发臭,而美国人就简单很多,吃汉堡包,吃比萨饼很少有汤汤水水,故湿垃圾比较少,所以垃圾就不发臭了。现在看来,美国人家中安装的垃圾粉碎机,这种垃圾粉碎机,消灭了餐厨垃圾,对美国垃圾臭味的减少也功不可没!

几年前也有人咨询过我,将这种在美国卖得很好的垃圾粉碎机也引进到中国来。对这种行为我不提倡,我反对国内引进大规模地使用这种餐厨垃圾粉碎机,主要原因是:国内市区的住房密度比美国大许多倍,若都用这种餐厨垃圾粉碎机,污水的有机物浓度将大幅上升,国内的城市污水处理厂有可能会超负荷。这几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内城市污水处理厂的进水浓度也在不断增加,若再大规模地使用这种垃圾粉碎机,现有的污水处理厂肯定难以处置。当然,在某些偏远的乡镇,也已建设了污水处理厂,但进水浓度太低,有时还要投加一些面粉来保证生化系统的微生物正常生长,在那种条件下,引进这种装置,也许能取得一举多得的好效果。国内对这种家庭用餐厨垃圾粉碎装置并没有确定相关的法规来限制它,故国内的使用量也有可能会慢慢增加,关于使用这种餐厨垃圾粉碎设备对环卫及污水处理的影响,国内的环卫部门与环保部门,最好提前有评估和对策。

“垃圾分类工作就是新时尚”!垃圾分类,将垃圾中的资源分类后重新回收利用,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垃圾如何分类,将垃圾究竟分成几种,全国目前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与指南,各种分类方法五花八门。我想,关于垃圾分类,不仅要考虑垃圾分类的科学性,更要考虑分类的可操作性。谁都知道,将垃圾分类分得越详细,作为资源回用时越方便。若将垃圾分为纸、塑料、各种金属、餐厨、建筑、废家电、废电池等等,是有利于资源回收,但每个家庭,家中要有一排垃圾桶,还要经过培训,才知道垃圾要放进哪个桶。然后,这些垃圾集中到小区,相应小区也要有一大排垃圾桶,且这些垃圾还要定点收集,单独分开运输,添加了居民解决日常垃圾问题许多麻烦。在小区,收集与运输垃圾,以前的垃圾收集车,只有一个收集货斗,现在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种,若还用原来的旧垃圾收集车,这些在居民家中辛辛苦苦分开的垃圾又混合到一起,这样的垃圾分类也是白折腾。

垃圾分类一定要搞,但既可以要求居民在每个家庭做,也可以集中起来,在工厂的流水线上进行,但一定要将易腐烂变质的垃圾(包括餐厨垃圾)以及有毒有害垃圾分离出来。从可操作性的角度,我更赞同居民简单分类,普通垃圾采用集中形式,在流水线上进行详细分类的方式。这样,垃圾就简单分成三大类,易腐烂变质(包含餐厨)垃圾;普通垃圾及有毒有害垃圾。易腐烂垃圾分离出来后,普通垃圾的卫生条件也得到大幅提高,估计垃圾的臭味会大幅减少,在专门建设的垃圾分捡中心,通过机器与人工,将收集的垃圾再分成纸、塑料、有色金属、黑金属等各种可回用资源,同时也可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这样做既方便了每个居民,也有利于运输,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可操作性强!

当然,这种将垃圾只分为普通垃圾与易腐垃圾的主意也不是我最先提出来,据说我国的台湾地区有地方采用了这个方法,使用它,回收了垃圾中的资源,又可使垃圾填埋量大幅度减少,延长了垃圾填埋场的使用寿命。

(该文已在“环卫之声”推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32399-1213608.html

上一篇:十年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下一篇:困惑与解惑

17 武夷山 肖小敏 夏炎 郑永军 檀成龙 王晨 石磊 黄仁勇 尤明庆 戎可 周浙昆 杨正瓴 杨学祥 冯大诚 农绍庄 贺乐 穆仕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20: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