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这个世界不是能让你为所欲为的【已发表】 精选

已有 19138 次阅读 2016-11-24 08:48 |个人分类:研究生教育|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本文是我写的,由《大学生》杂志2017年1月号刊登。]

      “你毕业后想从事什么工作?”我问我的博士生小A。

       “我想去外资企业从事研发。”小A回答。

       “那你做实验为啥不听指挥?”我瞪大了眼晴。

做实验不听指挥

       小A刚开始跟我读博时,我让他在上课之余到办公室调研文献。但有几次我发现,他坐在电脑前“干私活”——整理他以前没来得及完成的一篇科研论文。

       我有一丝不爽。我想,你在我这儿读博士,我给你“工资”,你却在为以前的课题组干活,也没和我说一声。

       考虑到他把未完成的事情妥善完成的精神可嘉,再加上他以前的导师和我还有些交情,我就“眼开眼闭”,没和他计较。

       我给小A提供了博士论文的选题——新型负载型金催化剂的环境催化,并给他一个可操作的科研点子——通过尿素溶液水解的方法,把金沉积-沉淀到不同的金属磷酸盐上,比较不同催化剂催化一氧化碳氧化的性能。我说,只要做出来,应该能发表一篇SCI论文。小A满口答应。

       不久,他提出另外一个科研点子——用一种具有纳米孔的氧化铜-氧化铝复合物催化分解氧化亚氮。我觉得这没有创新性:这种复合物的合成已经被报道过了,你依照别人的论文合成出材料,然后简单测试催化性能,这有什么意思?并且,我认为这种复合物对于催化分解氧化亚氮是无效的:我曾分别测试过氧化铜、氧化铝催化的氧化亚氮分解,发现效果很差。我让小A别研究这个点子。

       可是,后来我发现小A偷偷地做了这组实验,实验效果一点也不好。他还偷偷地做了别的实验。

       对此,小A解释说:他读硕士期间提出一个科研点子后,被导师否定了,他感到如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于是他偷偷地做实验,生怕导师否定他的点子或者看到他的实验数据后嘲笑他。他准备得到好的数据再向导师汇报。

       我的同事都让我宽待这个学生,但我还是找小A谈话。我明白,很多学生都希望遵循“自由意志”,但这个世界不是以你为中心、你要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如果现在不给学生讲清楚一些利害,学生将来步入职场后,会吃大亏。

       我对小A说:我在意的倒不是你浪费仪器和试剂,而是浪费你自己的时间!博士论文要有一定的主题和框架,你脱离了主题和框架,“东打一枪、西打一炮”,那能行吗?以后到了工作单位,就要围绕一定的生产经营目标开展工作。比如公司要你研发高性能电池,而你用公司的设备和资金去做别的研究,这能行吗?

       当你和领导的想法不一致时,应该思考他为什么做这样的决定,这样的决定有什么合理性。想不明白,可以问旁观者或者问领导。你可以劝说领导,但如果劝服不了,那就放弃,不要一意孤行地蛮干。毕竟,这个世界不是以你为中心的。我说起了几件曾令我“郁闷无比”的往事。

我读博士时的苦恼往事

       我在美国读博士时,导师让我研究一个课题——“铂催化剂液相手性加氢的表面化学”,我研究了。但我在发表一篇论文后,用实验室的装置做自己想出来的“短平快”的课题——“有机溶剂在铂催化剂上的分解”。我利用一个多月连做实验带写作,整理出一篇新的论文。又利用两个多月整出另外一篇论文。我沉醉于“成功”的喜悦中。

       但导师不乐意了。他说,做科研不能为了“制造论文”,不能看到什么能发表就做什么。他的科研项目是“铂催化剂液相手性加氢的表面化学”,我的科研补助就是从这个项目的经费里出的。如果我没有围绕着主题做科研,那他怎么向提供科研资助的政府部门交差?“等你以后有了自己的实验室,你随便怎么做都行,但现在你得听我的。”他说。

       后来,我还遇到一件事情。一个著名的学术刊物的主编邀请我的导师为他们写一篇长篇综述,导师便把这个艰巨的任务转交给了我。

       我停下了实验,看了两个月的文献,接着废寝忘食地写了一个月。正当我沉醉于其中时,导师“变脸”了,他说我那段时间没有给他实验数据。如果我做不到一边做实验、一边写综述,他希望我不要再写下去了。

       我当时非常难受:如果我停笔,那么前面花的时间都浪费了!并且,我已经发表了多篇论文,导师不记住这些功劳的,就只知道每个月要数据!

       我只好重新做实验。更痛苦的是,导师让我做我认为根本做不出的东西。他说:“如果你认为我的点子是错的,那你也得做实验证明我是错的!”我不得不去尝试,耗费了大量时间。

       后来,我听闻很多在国外的留学生的苦恼,才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有的导师对学生采取“放羊”似的管理,学生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但学生的苦恼是:自己出于将来找工作的需要,急着要发表论文,但每次把写好的论文发给导师,导师都不着急修改。还有的导师对学生要求非常苛刻,不停地要求补做实验、推倒重来,学生被整得延期毕业了。

       我对小A说,这些例子说明:导师和学生思考、做事的方式方法有可能是不一样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很多情况下,学生不得不按照导师的“命令”去做。事后想想,当时自己痛苦,是因为自己仅仅从学生的角度思考问题,而没有体会到导师对事情的考量和他的苦处。

我步入职场后遇到的事儿

       我接着说,步入职场后,我又遇到一件又一件事情,这使我再次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以我为中心的。

       我回国任教后,应邀担任一个全国科技刊物“科技职场”栏目的主持人。刚开始,我推荐的或者亲自撰写的文章都顺利刊登了。后来,我请一位资深HR写了几篇关于职业发展的文章,发给编辑后,得到的反馈是:“可能更适合发在人力资源类刊物”。还有一次,我写了篇《人在职场,要小心说话》,得到的反馈是:“这篇文章不够正面”。得到文章被“枪毙”的“噩耗”,我如被一盆水从头淋到脚,感到自己的判断和劳动被“否定”了,甚至想“辞职不干”了。

       但冷静后,我想明白了。这不是我办的刊物,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必须尊重“三审三校”的出版制度。编辑和我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从他的角度思考,他将这些文章退稿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果我“甩手不干”,那么我如何继续在这个栏目发表自己的观点?如果蚌壳承受不住沙粒侵扰之痛,又怎能孕育璀璨的珍珠?

       以后,我又遇到很多“不顺心”的事情,尤其是领导指出我的盲点,抑或审稿人把我的论文“枪毙”了,提了一大堆意见。一开始,我有些抵触情绪,但事后发现有很多意见是对的,参考别人的意见去做、去修改,就能取得新的进步。

       我对小A说:“有些话你们不爱听,有些事情你们不愿我多管,但我宁愿成为你们的‘逆境’,来磨练你们。你们中有些人,以前太顺了,经不起要求,经不起约束,经不起批评,将来会吃大亏!毕竟,这个世界不是以你为中心的。我以前导师对我要求很严格,当时觉得很压抑。但是,一个人腿上绑着麻袋也能跑步,以后一旦脱去了麻袋,就更跑得快了!你们可以把我当成魔鬼,当周扒皮,但以后会感谢我的。”

       小A低下头,静静地听着。他明白,我就是这么一个顶真的导师,我都是为他好。小A接着扎扎实实地做好眼前的事情,把每次挫折都看做是成长的机会。后来,在参加博士生中期考核时,小A获得了一片掌声:他在入学一年半时间内,就已经发表了两篇SCI论文,还有一篇论文投稿,博士论文都写了大半了,还连续两次获得了二等奖学金。这让大多数还没有一篇论文的班级同学羡慕不已。

后记:本文是应《大学生》杂志邀请写的稿件。在科学网提前张贴后,2016年11月27日被文汇报“文汇教育”微信公众号转载。最终正式刊发于《大学生》2017年第1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964-1016442.html

上一篇:青年教师招收研究生的经历【已发表】
下一篇:破解研究生和导师“不咬弦”的“魔咒”【已发表】

47 李本先 黄仁勇 鲍海飞 刘江林 姬扬 谢蜀生 郭战胜 郑永军 高山 陈南晖 董俊刚 李久煊 赵凤光 谢长花 武夷山 杨国力 戴小华 杨宇晨 石磊 周兵兵 王桂颖 任文龙 曹俊兴 李颖业 白龙亮 周浙昆 王启云 蔡宁 李毅伟 罗鸿幸 强涛 李东风 冯新 王大岗 杨延丽 邵鹏 尹浩 xlsd scottfan chengyuj swqdu zst498606753 rongyime2016 aliala ychengwei lianghongze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8 22: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