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s32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qs321

博文

按标题搜索
学术论文的引用与科学评价
热度 6 2020-8-1 08:27
学术论文的引用与科学评价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最近一个国家级青年帽子人才评审答辩,几个答辩人给我通报专家提问情况。其中有一个评委问一位答辩人:“为什么你2015年以后的论文引用次数不多?”,其他更多评委主要询问论文成果本身专业相关 ...
4287 次阅读|14 个评论 热度 6
夫唱妇随,幸福家庭的标志
2020-7-21 08:10
夫唱妇随,幸福家庭的标志 —纪念大学同班同学相识五十五周年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最近,我奉大学班同学会长何先生指示整理我们建班55年来的影像资料,协助他完成“一颗红心,七彩人生-北京地质学院61652班同学毕业五十周年纪念册”。这是一项大工程,需要全 ...
2289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的大学,我的家
热度 10 2020-7-15 09:55
我的大学,我的家 纪念大学毕业及留校任教五十周年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2020 年对于我们国家和我自己及家庭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对国家而言,我们全国人民,尤其是武汉人民团结一致,顽强拼搏,抗击新型冠状肺炎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我们武汉人民已从严酷的新型冠 ...
6890 次阅读|17 个评论 热度 10
呼吁学界同仁不用SCI冠名学术论文
热度 8 2020-7-7 10:00
呼吁学界同仁不用 SCI 冠名学术论文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众所周知,在上世纪80年代,在我国学术界曾经风靡一时三大检索:工程索引 EI ( Engineering Index ),会议索引 ISTP ( Index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oceeding )和科学引文索引 ...
6034 次阅读|28 个评论 热度 8
我看世界名校的大学本科教育
热度 3 2020-6-1 08:28
我看世界名校的大学本科教育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今年由于世界范围的新冠肺炎疫情,我的一个学生在英国牛津大学就读本科的女儿回国在家“抗疫”,并在家里通过网络完成学校若干课程学习。为此,我请学生和女儿平常交流一点以她的视角看牛津大学本科教育特色。我想 ...
5859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3
怀念我的前辈师长谭承泽先生
热度 2 2020-5-18 07:50
怀念我的前辈师长谭承泽先生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最近在清理过去资料时,发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谭承泽先生给我的四封信。日记显示,此后我还曾经不断收到过谭先生的来信。那个时候是我科学研究起步阶段的艰难时期。由于特殊原因,我们这些1969,1970届留校教师没有经历完整的大学本科 ...
5417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学生要用心选择研究生导师
热度 4 2020-5-15 06:19
学生要用心选择研究生导师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多年前,一个80后本科学生YY毕业当年考取了学院一位普通教授(没有任何帽子和官衔)的硕士研究生。在教授指导下两年毕业,然后考上北京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她充分利用北京大学的声誉和学术平台优势,到美国一所大学学 ...
7713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4
牛人的成功究竟应该归功于谁?
热度 11 2020-5-5 08:12
牛人的成功究竟应该归功于谁?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网友看到这个题目一定觉得有点奇怪,牛人成功究竟应该归功于谁呢?这不明摆的吗,当然是自己。毫无疑问,一个人的成功(姑且这样说,其实何为成功也是见仁见智,我的文章:“我对‘成功’的另类理解”阐述了这个话题,2012年 ...
7024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11
宅家抗疫有感
2020-4-8 08:11
宅家抗疫有感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今年春节不寻常, 肺疫肆虐我武汉, 全民皆兵战病毒, 听从指挥宅家抗。 病毒嚣张欺我软, 我用耐心巧周旋, 软硬兼施斗肺疫, 唯有免疫力最强。 感谢天使来帮忙, 武汉人民永不忘, 复工复学再奋斗 ...
1471 次阅读|没有评论
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热度 1 2020-4-6 07:40
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我的教学科研工作回顾影像集 自 序 最近,响应政府和专家号召宅家抗击新型冠状肺炎。在这段日子里住宅周边万籁俱静,让人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点事情。我不由自主回想起自己几十年来的工作经历,感慨万千。人老了就爱怀旧,怀念自己的亲朋好友,怀念经历过的诸多温馨场景,也怀念 ...
119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1 01: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