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泊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mi2007

博文

一首优美而哀伤的民谣——布列瑟农 精选

已有 6803 次阅读 2013-6-26 21:05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音乐,马修连恩,布列瑟农,动保| 动保, 音乐, 马修连恩, 布列瑟农

记得几日前科学网刮了一阵K歌的小旋风。那时我正潜水,虽然没有和相关博主互动,但心里也有了写写与歌有关内容的想法。很不幸,这两天有关浙大校长任命的八级狂风把小旋风吹到爪哇国去了。不管怎么说,娱乐让人开心,远比政治上的事让人轻松,我以为不错的。要是早几年,说不定我也会和大家K几首——我原本也是具有让旋律不惊着他人耳朵的本事的。现在虽然不唱了,偶尔还是会抽空听上几曲。


到了洋人的地盘,难免会或被动或主动地耳闻一些洋人的音乐。前几天上丹麦语课,优雅的女教师还给我们唱了一首三十年代的丹麦民歌,真好听但不全懂。


言归正传,我想给大家介绍介绍我博客音乐盒上的一首歌曲 

请大家点击我的音乐盒上的歌——布列瑟农,能听到吗?好听吗?如果听不到,请点击以下链接:布列瑟农在线视频马修台湾演唱会

 

再看看这个人,认识吗?(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一个和我同龄的印第安人后裔,名叫马修连恩(Matthew Lien),出生在美国圣地亚哥,寄居于加拿大的育空,因为热爱自然和音乐而四海飘泊,娶了一个华人做太太。名头之大,可以用世界级来形容——是著名的音乐家、摄影家和冒险家。不过,在科学网,名人都被老爱、老牛什么的科学家伙霸占了,所以他的名气估计没我大,还得靠我来给他宣传宣传!

 

虽然马修的名头那么响,其实本质上他和科学网的碎碎念松子蒋科学是一路人——一个关爱动物和环境的积极分子。

 

当然,有别于一些“激进”的做法,马修的环保音乐好比将乐器幻化作摄像机,去记录自然、重现自然,以呈现的方式而非说服的方式进入人们的心底深处。若是躺在原野里,静静地听着那缓缓叙述自然的优美词曲,心灵上会有一种特殊的震撼,语言、文化和地域隔阂,仿佛在这一刻消失殆尽,而你就是自然的一部分。正如有人形容的,马修的音乐犹如窖藏的美酒,愈久弥香。

 

这首歌的背景是:1992年,加拿大育空地方政府施行了一项名为“驯鹿增量”的计划,以变相捕杀狼群的方式,让原本因人类过度猎捕而数量锐减的驯鹿迅速繁殖。马修以自己在一个叫布列瑟农的安静村庄和一个彼此倾心的姑娘的约会和伤别的故事来倾诉和影射有着温暖记忆的地方,顷刻间泊满离别的忧伤。

 

马修为这首歌的实际背景讲了一个动人的故事:

 

几年前,我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女孩,还有,也爱上了南部蒂罗尔山区,它在意大利的北部,与奥地利接壤,就在勃伦尔山脉的南边(勃伦尔山脉正好把意大利和奥地利分隔开来)。

南部蒂罗尔曾经跟北部蒂罗尔(现在属于奥地利)和西部蒂罗尔(现在属于瑞士)是一个整体这个地区的人说是德国的一种方言,但是由于蒂罗尔被分割开来,而南部蒂罗尔变成意大利的一部分,所以这里的地名一般都有意大利文和德文两种名字。

总之呢...许多年前我给绿色和平组织工作,在那时候我遇上了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子。我们是在加州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归途中相遇的。自那以后,她回到科罗拉多的绿色和平组织,最后回到纽约州去上学,而我则回到圣地亚哥的绿色和平组织,并且最后回到我在加拿大育空地区的老家。

此后的几个月里我们不停地通讯。很快我们都希望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她将要去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学习艺术,我就要去德国的慕尼黑开始新的表演生活,跟一支叫三月粉的摇滚乐队...哈啊,没错,三月粉...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当我俩都在欧洲的时候,我们选了一个处在佛罗伦萨和慕尼黑之间的地方约会。这就是南部蒂罗尔的一个小镇,德文里面它“Brixen”,意大利文就是“bressanone”Bressanone是个非常优美的小镇。它被小乡村包围着,而山谷中回响着教堂的钟声,山羊在牧场漫步,远处是高耸的白色山头。

我们在那里玩乐了几天,探索过周围的小乡村,还有彼此的心。离别的日子到了,她要回去的时候我陪着她去附近乡村的火车站,真是很令人沮丧啊,我们都要踏上各自的道路。流着泪水,我上了去火车站的公共汽车,在短短的40分钟路程里,我缓缓入睡了,在梦中,我隐隐约约地似乎听到了这样的一首歌,非常美妙的旋律和歌词。我醒来的时候,赶紧下了车,来到最近的咖啡店,把所听到的旋律和歌词写在一张餐巾纸上,好让我能够永远地记住它。

一年以后,我才有机会把这首歌录下来。在我的心里,永远会留个地方是给她,还有那些小乡村,和这首歌。

 

 下面是这首歌的英中文歌词

Here I stand in Bressanone 我站在布列瑟农的天空下

With the stars up in the sky 伴随着似锦繁星

Are they shinning over the Brenner 它们在布雷纳上空闪耀着

And upon the other side 也同时照亮着那一边

You will be a sweet surrender 请你轻柔的放手

I must go the other way 因为我必须远走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尽管我的列车会载我到天涯

Though my heart will surely stay 但我的心将永远和你相守

Wo,myheart will surely stay 哦,我的心将永远和你相守

Now the clouds are flying by me 云儿伴着我的脚步

And the moon is on the rise 月儿也露出了忧伤的脸

I have left the stars behind me 我将星辰抛在身后

They were diamonds in your skies 它们是点亮你天空的钻石

You will be a sweet surrender 请你轻柔的放手

I must go the other way 因为我必须远走

And my train will carry me onward 尽管我的列车会载我到天涯

Though my heart would surely stay 但我的心将永远和你相守

Wo,myheart would surely stay 哦,我的心将永远和你相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5782-702964.html

上一篇:魂牵梦绕的油菜花
下一篇:伴游闲摄之一:海边

46 陈小润 蔡庆华 朱晓刚 李学宽 曾庆平 罗德海 王锟 王芳 陆俊茜 贾伟 赵美娣 徐晓 柏舟 何雨笙 王善勇 刘艳红 钟炳 武夷山 蔣勁松 马磊 鲍海飞 禹荣明 曾泳春 逯召莲 吉宗祥 唐常杰 刘波 黎夏 陈沐 张玉秀 陈湘明 杨正瓴 黄淑芳 李威龙 林涛 王汉森 李宇斌 李土荣 黄锦芳 孙启良 余昕 王德华 水迎波 biofans rosejump chengdong042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5 14: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