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额尔齐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rjoe 六哥行走阿勒泰

博文

你好,额尔齐斯

已有 2355 次阅读 2011-12-5 22:48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沙漠, 戈壁, 额尔齐斯, 乌伦古湖

        我知道,我该说说额尔齐斯河了。近期就要再去额尔齐斯,而在今后的岁月里,我将注定多次拜访额尔齐斯河,所以我不想把这些经历混为一谈。额尔齐斯是我的三年梦中最重要的一节,我不想让它的起始黯然无色。因此,我不期望对额尔齐斯的初次正式见面就激情万分。我虽然忐忑,但也绝对是淡然地对待这次相遇。

        额尔齐斯河是一条分界线,它隔开了阿尔泰山和准噶尔盆地。南边是浩瀚的戈壁沙漠,北边是苍茫的雪域群山,深陷于最低处的额尔齐斯河,接纳着阿尔泰山的万千融雪和众多河川,却跟准噶尔盆地冷漠地并肩而行,这一点儿,沿河的216国道可以作证。

        额尔齐斯河与准噶尔盆地真的如有世仇般地不相往来。戈壁和沙漠的风沙不进额尔齐斯河,更重要的是,戈壁和沙漠几乎连一点儿水也不向额尔齐斯输送。在戈壁里,乌伦古河流到与额尔齐斯近在咫尺的地方就再也不肯前行一步。它选择了自成一个湖泊,在戈壁里自生自灭。看地图你就会知道,乌伦古河瞪着它最后的三角形大眼-乌伦古湖,冷冷地看着额尔齐斯叛国而去。就像真的要以牙还牙那样,额尔齐斯也不向戈壁和沙漠送一滴水,一缕风。戈壁和沙漠看额尔齐斯只是黑色山体下一条不知自己前世今生的蠕动小虫,而额尔齐斯看戈壁和沙漠只是一块板结且冷漠得动都不愿动的慵懒笨汉。

        其实我在这里偷了梁换了柱,我把山与平原的对话换成了河与平原的对话,而我原本是把河作为山和平原的中介来着。当然,自古以来自然的法则即不公平,“河里流着山的血”,而河把山送给它的诸多种种悉数送给了平原和海洋,尽管在这里是意外:额尔齐斯从来没给准噶尔送任何东西。

       戈壁上生长着许多蘑菇。当雨季来临时,蘑菇便生机勃勃地妆扮着戈壁。每年春夏之际,蘑菇便满戈壁地长出来,哈萨克兄弟们便出来捡蘑菇,甚至有辞了公职不干的去捡蘑菇。据说,检了蘑菇就卖钱,有了钱就买酒,两个人一见面就喝酒,喝完之后继续去捡蘑菇。当雨季过去后,没有蘑菇可检了,哈兄哈弟就又回来找领导,坚决要求上班了。

        戈壁上还有石头。有些是玉,有些是奇石,奇或不奇,关键看人的想法。

        九月初的早晨,我在额尔齐斯河南岸的戈壁滩漫步。阳光很强,我几乎睁不开眼。我看了又看,依然看不清。我看不清河,尽管我知道它就在北面的山脚下。我也看不清不远处的戈壁,通过一道低矮的沙梁,戈壁它与我做了诀别。

        记得有一则评论,说郑钧唱回到拉萨一定是他没去过拉萨之前,否则不会有那样的向往。而我,也许也是处于对额尔齐斯河的憧憬中。

        你好,额尔齐斯,尽管我喜欢你,但我不得不说,你的雍荣华贵来自阿尔泰的无私奉献,你的俊俏美丽源于准噶尔的冷嘲热讽。

      (注:“河里流着山的血”是我们一位领导老兄的一句诗,我不敢窃为己有,特此说明)

古典油画般的额尔齐斯河湾,北屯附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59604-515302.html

上一篇:你好,戈壁
下一篇:大河梦(上)

4 李学宽 陈学雷 张玉秀 刘全生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7 00: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