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分享 七年之痒(十一):生存百态
热度 4 谢强 2011-10-3 23:02
有人说:每个人生到世上都是自己带着饭碗来的。此话不假。在目前太平盛世中,还没有听说有人饿死的。人的命,天注定。我们生在和平的环境中,从大命上来说,已经是非常幸运了。想一想如果不幸的降生在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那会如何呢? 作为高校的老师,工资所得其实也就是那么多,对涨工资抱有任何幻想都是在自 ...
3907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七年之痒(十):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热度 1 谢强 2011-9-29 15:07
2008 年注定是一个多事的年份。 1 月份,南方地区遭受了一场大范围的严重的冰冻雨雪灾害,大量的输电线路杆塔破坏倒塌,电力系统接近崩溃,有些小城市长时间处于停电状态。高速公路结冰封闭。由于停电以及铁路触网破坏的影响,很多路段只能更换为内燃机车行驶。刚好又逢春节。。。 冰灾过后几个月,更 ...
310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七年之痒(九):又中奖了
热度 2 谢强 2011-9-25 09:33
科研依然要继续,生活依旧如故。 由于在 2006 年连接出现了两次较大的自然灾害事故,而这个又和我的研究是直接相关的。通过两次的灾害现场调查和走访,对这个工程事故的理解也略微有所深入。直观的感觉告诉我,这里面还有些文章可以做。 转眼又到了 2007 年春天。自己 2005 年的 NSFC 项目 ...
3862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七年之痒(八):迷者的渐悟
热度 8 谢强 2011-9-19 20:27
喜欢做科研,但是毕竟那不能当饭吃。每月的那点工资,让人的感觉非常怪异。在回国后起初的近乎两年中,似乎与社会脱离的太远,还真以为是在象牙塔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有时候也在想:自己的研究到底有没有意义?如果研究得不到任何方面的认可的话,简直就是一种自娱自乐。有时候这样一种娱乐精 ...
4502 次阅读|19 个评论 热度 8
分享 七年之痒(七):享受科研的苦乐
热度 29 谢强 2011-8-24 13:57
因为喜欢做科研,所以选择了这样一个职业。虽然当时非常苦,生存困难,但是得益于在日本留学期间节约的一些费用,还可以维持基本的生活。当然,想过得稍微体面一些,在当时根本就不现实。 虽然收入很低,但是工作还必须做,否则,任何机会都不可能有。 从事的是土木工程防灾研究,除了日常的理论分析和实验室的 ...
10893 次阅读|34 个评论 热度 29
分享 七年之痒(六):当局者迷
热度 42 谢强 2011-8-23 09:33
与人发生了正面的冲突而且自己有所失态,这在我回来工作之后是第一次。我在反思到底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科长所作所为只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与我何冤何仇?根本就不认识我这一个草根。学校这么多教师,也没见到把谁饿死了。显然,问题还是在我的身上。 生存依旧如故。我租住的公寓旁边有很多同学校老师,很多人的小 ...
11876 次阅读|43 个评论 热度 42
分享 七年之痒(五):我遭到了羞辱!斯文扫地
热度 111 谢强 2011-8-22 12:51
2005 年的暑假还沉浸在首次获得 NSFC 资助的喜悦中。基金的获得要感谢高人对我申请书的指点,也要感谢匿名评审人对我研究方向的认可。现在想想,这个和买彩票可能差不多,主要还是靠运气,因为匿名评审人的认可太重要了。这个后面再说。 又一个学期开始了。我已经有了课程安排,虽然在另外一个校区。上海 ...
23584 次阅读|121 个评论 热度 111
分享 七年之痒(四):我的第一桶金NSFC
热度 21 谢强 2011-8-21 11:29
在我纠结是否要出去的时候,我也希望自己的研究能有所转机。 2004 年下半年申请了一次教委的留学回国人员启动经费。听说是撒胡椒面,但是什么时候批下来也不知道。 2005 年 3 月申请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有没有戏也不知道。 生存还是那样。每天还是骑着车奔走在家 - 女儿的小学 - 我的学校的 ...
9166 次阅读|22 个评论 热度 21
分享 七年之痒(三):流浪?留守?
热度 6 谢强 2011-8-21 11:17
生活是残酷的。哦,不是生活,而是生存。 工作了大半年的时间,没有任何的变化。如果说做了些什么事情,那就是根据我在日本留学期间的研究结果,申请了五项专利,后来全国通过了国家授权。原想通过学校申请,但是看到学校的协议书上关于工作期间的研究成果知识产权的规定,我这还不算数。刚回国不久,很多事情也 ...
5763 次阅读|6 个评论 热度 6

本页有 1 篇博文因作者的隐私设置或未通过审核而隐藏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4 02: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