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要使公众了解大学 精选

已有 3228 次阅读 2019-11-1 08:23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大学生, 研究生, 大学教授, 学术研究, 一刀切

要使公众了解大学

现在我国的大学生越来越多了,每年新上大学的学生达到了800多万人,开始读研究生的人也有近80万人之多。那么,社会是不是已经能够了解我国的大学、了解大学的运转、生活,了解大学教师的工作了呢?并不是的。绝大多数公众并不了解,甚至很不了解。

虽然每年有八九百万大学生和研究生入学,但是,毕竟在全国的总人口中还是很少的一个数量。即使是上过大学的人也只是了解他们自己的学生生活,并不怎么了解学校的运转过程,更不了解教师的情况。而我们的媒体关于大学的报道可以说是极少,有一些报道也只是涉及大学里面出现的问题。说大学问题的多是“吐槽者”的一面之词,很少有被吐槽者的分辩之音。一方面是吐槽者絮絮不止的“愤怒控诉”,另一方面的声音则是听学校“有关部门”三言两语的统一发布。所以,公众对于大学的印象实际上是越来越糟,而这种越来越糟的舆论与大学的现实并不相符。例如,现在关于大学教师特别是大学教授的传闻就不是很好,认为大学教授只是一味赚钱,教学不负责任,不管学生,甚至无情地压迫和剥削学生,强迫他们为自己做事情等等,而实际上的情况当然不是如此。

需要让公众了解大学的哪些方面?当然,最好是了解大学的一切。本来我们的大学是公众办的,应当让公众知道一切。但是,实际上很难做到,绝大多数人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即使在大学工作的人也不可能了解大学的一切。我想,应当让公众了解如今大学里面的真实情况,也应当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大学教师和大学生的主要任务、主要职责等。

很多家长认为大学生还是跟中小学生一样,只是读书长知识,一样的读书、背书,能够考试考一个高分最好。教师也就与中小学教师一样,照着教科书讲一讲,然后一遍遍辅导,盯着学生,不要调皮捣乱,不要出事情,以为他们的子女还只是孩子。甚至有很多研究生的家长也是这样看。

现在大学生中确实有很多不用功学习,这是一个事实。但是,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他们应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现在大学生的不肯用功读书,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从小而到大的“用功”都是在家长与老师逼迫下的无奈之举,这种逼迫已经使得他们对于学习产生了极端的反感心理。社会不可能让一个人一辈子像监狱那样处在被逼迫之中。大学教师也不可能再像家长和中学教师那样逼迫学生用功学习。所以,要想让大学生用功学习,只有中小学减负,恢复他们的少年浪漫,不然,这些人不可能自觉地用功学习。当然,现在最激烈反对中小学减负的人群之一也正是这些家长。

很多人对大学教师需要做研究感到不理解,他们以为教师就是要教书,去做研究是不务正业。他们对于教师在研究项目上下功夫,很不理解,特别反对教师与企业的横向联系项目,以为这都是学校和教师贪图金钱。他们认为,自己的“孩子”参加教师的项目,就是受到了教师的剥削,把学生当作劳动力使用。

大学与中学的不同之处,还在于大学教师不应当根据一本教科书照本宣科。我们这么多年来的大学教学水平上不去,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力图让大学教师的讲课标准化。世界的知识越来越丰富,我们怎么能够让二十来岁的年轻学生一下子提高到接近于当今的人类知识的最高认识水平,这就要靠大学教师的高水平。高水平的教师能够做到,而水平差的则可能会做得差些。要想大学有高水平的教师,这些教师就不能离开学术研究的第一线。只有在学术研究第一线的教师才能够迅速提高学生的认识水平。全社会的公众应当了解这一点,即高水平的教师必须参加学术研究。当然,人们也必须认识到,教学活动不能一刀切,必须让高水平的大学教师自由地安排他的教学活动包括基础课教学——但这是与本文无关的另一个问题。

学生特别是研究生要想真正提高认识世界的水平,就必须参加学术研究活动,从事学术研究工作。想让刚刚有一点基础知识的学生担当一个课题的负责人显然是很难做到的,一般情况下学生只能作为次要的助手参加教师的学术研究活动。学生在参加学术活动的过程中,逐渐学习学术研究的各种规则、方法、手段、诀窍等。在这个过程中,做一些杂务也是必然的。这种活动,一般情况下是师生双方都有利而特别对学生有利的。在这种活动中,不可能像家长对独生子女那样把小孩子当作小皇帝那样侍奉,对学生做得不好的地方,就是理所当然地要批评。某些人听了受委屈的小皇帝们的一面之词,就把学生参加学术活动看成是教师压迫、剥削学生,那是非常荒谬的。而现在却到处传扬着这样荒谬的所谓控诉。

现在的大学生是要交学费的,于是有些人便拿出类似“消费者是上帝”的牌子,好像学生是上帝一般。学校确实是为学生服务的,这个毫无疑问。但是,学生也是来受教育的,必须受到学校和教师的管理教育。对于公立大学来说,学生的学费,只是培养教育学生所需费用的很小一部分,国家的教育投资即全体人民的出资才是大部分。好些人却不了解这些,好像学校在赚学生的钱似的。他们鼓吹免费上大学,而这样做实际上只是少数人受其他人的补助,全世界主要国家都没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理想”只存在于虚拟的网络上到处传播的文章中。

现在的大学教师,是不是教学不负责,是不是一心只想着捞钱?我已经退休很多年了,但是我知道,我熟悉的人、我过去的学生等,不是这样的。他们这些中年教师(或者不妨称呼为“老青椒”),这些教授、博导、副教授、甚至还是讲师实际上非常辛苦。在工作上,他们受到的压力非常大,各种考核不断在鞭策他们。他们很用心地上课,从准备材料到考试结束,都必须细致认真,生怕出一丁点事故。他们既要严格要求学生,又怕学生误会,出什么问题,真是战战兢兢。他们要不断看文献、做研究,写论文、发表作品,申请课题和经费,争取奖励。他们差不多总是工作到深夜。他们也是人,有家庭、有孩子、有老人,自己也有疾病的威胁,很多人的健康情况低于同年龄的其他人。

我们必须承认,要得到同样好甚至更好得多的结果,大学教师们本来可以不这样辛苦的,很多问题是管理的问题。他们在做一些其实可以省略掉的工作,例如应付各种重复而繁琐的检查,填写各种相似的表格等无聊的事情,以及在对待学生问题上的过分小心谨慎。本来,很多事情的产生是学生本身的问题,学校或教师方面最多只是一个小小的诱因,但是,一旦出了问题,甚至遇到一个不很正常的学生(毋庸讳言,这在所有人群中都存在一定的比例),教师就可能会遇到无穷无尽的麻烦。所以,他们必须十万分谨慎小心。

大学教师这个群体在我国14亿人口中,实在是小众中的小众。大多数人都并不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但是,媒体上面关于他们的资讯,最多的是几个有反面材料的事迹或者几个不清不楚的“罗生门”事件。这也难怪,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吸引人。我想,要让公众了解大学的各个方面,了解大学教师的工作与生活也应当是一个重要的方面。

要使公众了解大学,不但要引起大家的重视,也要想办法、花力气去做才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12874-1204326.html

上一篇:杂说“燕”
下一篇:杂说“吴”

13 郑永军 李学宽 孙冰 郭奕棣 王从彦 周忠浩 文克玲 黄永义 武夷山 刘浔江 李陶 杨金波 张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10: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