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认真的日本人与文末决定论(动词后置)

已有 2441 次阅读 2017-8-24 11:11 |个人分类:书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当问到哪国人做事更认真时,一般都会提德国人和日本人。

  为什么会是这两个国家?

  有没有一个共同的原因?

  有人就找到了语言特点:德语和日语里面,大量存在谓语动词后置的现象。我们如果看过以前的抗日老电影,就会发现日本人说不熟练的汉语时,会有“你的,死啦死啦的有”,“小孩,糖的给。”诸如此类,里面其实非常清晰地体现了日本人习惯将谓语动词后置。这样说话,如果对方不听到最后一个字,很难理解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笔者之前经常听到有人询问说:“日语里存在大量的汉字,中国人学日语会不会更容易?”且不说在日语中许多汉字的意义有了改变,发音与汉语完全不同,单是日语的表达体系就完全足以与汉语区别开来。在对人解释时,笔者经常举这么一个例子:

  汉语的“我没吃饭”日语表达为「私はご飯を食べなかった」。如果按照各个词语的语义逐字翻译的话,就是“我”“饭”“吃”“没”“过”,吃没吃过重点在最后。

  再比如,汉语的“我不认为这是对的”日语表达为「私はこれは正しいと思わない」。逐字翻译为“我”“这”“对”“认为”“不”,这时对方必须等听到最后一个词才能明白。

  在练习听力的时候,日语老师时常叮嘱我们要把话听到最后,因为句尾任何一个小的变化就足以改变整个句子的句意。

  在汉语语法里,句子的谓语一般是放在宾语之前的。因此在对话过程中,不等说话方说完句子,听话方已经基本可以获得完整的有效信息。而德语和日语恰恰相反,决定的因素总是放在最后的,这使得讲话方需将谨慎用词的态度贯穿始终,听话方也需要认真听到最后才能理解对方的意思。曾经看过这样一句话,说日本人在谈判时的最后一秒还在思考结尾是用肯定句还是否定句。

  德国人和日本人从语言的训练上就充分体现了认真的态度,这种认真一开始是不得不为——听不到最后的动词可能完全错误地理解对方的意思,后来就慢慢地变成自觉行为了。

  鲁迅的《藤野先生》中曾这样回忆,对于鲁迅交上去的作业,藤野先生“从头到末,都用红笔涂改过了,不但增加了许多脱漏的地方,连文法的错误,也都一一订正”。同时,鲁迅痛彻心扉地指出:“中国的四亿人于今都害有病,马马虎虎病,这种病如果不医好,中国是很难得救的,想找一找医这种病的药,却发现在日本人那里有,这就是日本人的认真。”

  “认真”几乎成为大部分国人在想到日本人时第一个想到的词汇。

  从出门到回家,从路遇友人到吃饭睡觉,他们都说着固定的寒暄语;无论有无监管、白天或夜晚永远没有人会闯信号灯;尊卑分明、长幼有序,交往之间循规蹈矩、彬彬有礼;甚至有一个马桶需要刷七次、而中国留学生只刷了三次导致没有办法找到工作的报道出现……日本人为什么这么认真?

  追溯原因大概也要从日本列岛的特殊地理环境讲起。

  日本列岛的灾害频发,使日本人自古以来就具有非常强烈的危机意识,危机意识带动忧患意识,进而渗透到日本人工作、生活的各个方面。谨慎认真不仅是对自己、对他人负责,而且对国家的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昭和年代以后,日本人的认真特质更是上升到了国民性的高度,同时得到了世界范围内的普遍肯定。

  国土狭小、人口众多,加之资源类型分布极为不均的自然人文环境,使认识了资源宝贵性的日本人,在资源利用过程中也养成了精细节省的行为习惯。细致、细腻、形式感强烈的特性也在其文化中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比如精美别致的日本料理,严格复杂的仪式流程,再比如委婉谨慎的日语。

  语言,一方面是国民性的反映,另一方面,又是一种纽带,起着将国民性作为传统贯穿于历史的作用。

  日本人在交际时,有意识地进行了许多“语言包装”。在日语句末表达方式中,用否定句式来询问、弱化请求时的命令成分、采取退让式说法、省略式说法等表达方式,在日语日常交际中大量出现。虽然日语的语系归属问题在学术界仍有争议,但主流观点认为其从属于“阿尔泰语系”。不同于从属“汉藏语系”的汉语表达方式,日语表达将一句话中最重要的决定性因素置于句尾,这使讲话方需将慎重使用词汇的心态贯彻整句话直至句尾,并且在亦步亦趋的试探中完成和对方的观念交流。同样的,听话方需认真听到最后,才能真正理解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这使得人际交往更为和谐,在另一方面也影响着日本人的国民性格。毕竟这种语言特性决定了在交际过程中,双方都需要持有相互尊重、认真对待的态度。

  我有个学生说到当自己跟人提起专业是日语的事情,朋友就会随声附和道“怪不得,感觉你就是有些像日本人。”虽是戏谑成分较大的调侃,细细想来,倒是也有一番他的道理在。语言会影响一个人的思维模式,这种影响在不同两种语言体系的融合中体现的更为明显。大部分学过日语的人,不仅经常在汉语表达中出现谓语动词后置的情况,在与人交谈的过程中也会下意识认真的听对方把话说完。在潜移默化的文化、语言熏陶下,说日语的时间长了,行为处事也就会慢慢变得有点像日本人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1072534.html

上一篇:日本的浮世绘与枯山水
下一篇:且论日本的集团主义
收藏 分享 举报

21 李颖业 刘钢 卢翔孟 史晓雷 武夷山 蒋永华 杨正瓴 宁利中 刘炜 王毅翔 郝栋 张鹰 张明武 冯大诚 康建 李健 陆泽橼 yxbsh lianghongze bridgeneer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14: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