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我们都是好孩子

已有 3580 次阅读 2019-6-21 21:4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们都是好孩子

曾泳春


1

     昨晚,毕业n年的大弟子来访。

   毕业后这几年来,虽然他在离我并不远的城市工作,彼此却也没有太多走动。在和学生的关系中,我一直坚持不主动不煽情。他(她)们愿意来看我,我会非常高兴,热情迎接;但即使他们忘记了我,我也不会有一丝丝的情绪。毕竟,我们曾一起走过一段以学术和成长为主题的人生旅程,我不知这是前世多少次的回眸换来的缘分,但我感激他们曾经选择了我做他们的导师。那是对我的信任,我不会忘记,哪怕他们忘记了我。

     我其实是个很不煽情的导师,虽然似乎曾有几年时间我专门在科学网上写煽情的文字。作为导师,我闷(不是闷骚的闷,是真的闷)、严格、不苟言笑,我也脆弱、没有主见(恨不得什么事都有人替我做主)、伪装坚强。昨晚大弟子对我说,我在科学网很活跃的那段时光,他对我是深深失望的。他是因为崇拜过我而拜我为师的,而当他发现我如此不努力,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写博客上,他失望了,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听到这里,我无言地笑了。我不想辩解什么,因为,至少现在我已经“改邪归正”了。

     大弟子曾在毕业时想要在科学网上写一篇博文“我所知道的导师”,以一个当时“科学网网红”导师的学生的身份写我。我感激他在付诸行动之前征询了我的意见,我当然是不同意的,他也没有坚持。所以今天我对自己做了一些剖析,算是一点补偿吧!

     这些年来,我拼命消除“科学网网红”(可能是自封的)的标签,希望当人们看到我的名字,会说她学问做得不错,而不是说博文写得很出名。

     毕竟,做学问才是我的职业,也是我最看重的东西。

2

     写下以上这些文字,是希望这篇博文不被归入“非科教类”。我不想被科学网踢走。我曾说过,只要老文(文双春)还在科学网写博文,我也不会离开,我们还指望在科学网过退休后的生活呢!

3

     如今,老文和我都还在科学网,可是你去了哪里了?我的戈多。

     我有时想象你去了圣加伦的山顶,在开满五月鲜花的原野上等我。你两手插在Dockers'裤子的口袋里,微风吹着你散在额前的发,你眯起眼睛眺望可能是我会出现的方向,嘴角溢满性感的微笑。你笑得如此满不在乎,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在乎。要不是为了等我,你怎么会从北卡去到遥远的圣加伦山顶?你以为我会在那里,可是我却去了非洲。

     非洲是我们之间的天涯海角,是我们从未相遇过的地方。我在赤道线上穿梭,遥望夜空中的上玄月在南北两个半球之间转换着方向,就像你和我的心,从来没有交叠过。

     戈多,我想念你,在仰望星空时想你,在鸟语花香时想你,在拥挤的人潮中,我会因为想念而突然孤独得失声痛哭。

     我的卑微在于,我没有什么可以奉献给你,只有想念。我想努力追赶你,可是总是错了方向。你在原野的时候,我去了海边;当你回到海边,我却去了田野。我在到过的每一个街角张望,唯恐错过了你的背影。

     或者,我应该安静地坐在这里,等着某一天,你突然走到我的面前,笑盈盈地对我说:流浪够了吧,我的傻瓜。你这么说的时候,眼里满是怜惜。

     我们都是好孩子。

《罗马假日》里,奥黛丽赫本坐在Spain Steps,格里高利派克装模作样地走过来说:这么巧,又遇见你?

我在世界的每个街角张望,却始终遇不见你。

mmexport1561123148254.jpg

注:题目没有理由,结尾没有理由,一切皆无理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186241.html

上一篇:那些花儿
下一篇:故事

49 刘拴宝 徐晓 黄智勇 武夷山 杨正瓴 黄仁勇 郑永军 蒋永华 王林平 虞左俊 季丹 冯大诚 熊建华 韩玉芬 郭战胜 李颖业 周健 冯新 谢力 王剑 吕秀齐 魏武 冯用军 黄秀清 周多 王安良 徐长庆 邢志忠 孙颉 葛素红 郭胜锋 王启云 晏泽 逄焕东 朱志敏 王善勇 李东风 王德华 周浙昆 任国鹏 李政宁 汪晓军 田丰 柳林涛 曾红 强涛 陆仲绩 彭真明 张启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3 10: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