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我的大学岁月(下)—— 我与古生物学从偶遇到长相依的故事 精选

已有 5077 次阅读 2019-9-1 15:09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古生物学, 植物化石, 职业, 发现

我的大学岁月(下)—— 我与古生物学从偶遇到长相依的故事

 

如果说大学本科毕业,参加科研工作,就算是从事科学研究的话,那么我从事生物学的研究已经有三十七个年头了。我做的是生物学、地质学和古生物学交叉的研究,是那种在生物学家面前,说自己是古生物学家,在古生物学家面前,说自己的生物学家的人,我还是更愿意把自己的研究领域归为生物学。

生物学无疑的当今是最为炙手可热的学科,但是四十年前,流行的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生物学绝对是冷门学科。我是如何误打误撞进入这个领域的,话还要从参加高考说起。在那个年代,为了国家和集体的利益,个人利益随时可以被放弃。那个时候有很多名牌大学的学生被分配到边疆和基层,他们是打起背包就出发,而且一呆就是几十年。在那种大环境下,加上学校的教育极不正规,很少有人会去考虑自己的理想与抱负。尽管如此,我其实还是有一个小目标的,在少年时代我最想做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当恢复高考的消息被做实的时候,对于迫在眉睫的高考,我的心情极为复杂,既有着对命运强烈的不甘,又有对受教育有着的强烈渴望,同时还有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绝望。我们这一辈人从小学四年级起,就没有受到很好的教育,自我感觉不可能考上大学。在这个情况下,选择高考志愿的时候,就没有特别认真考虑,有点window shopping 的感觉,觉得那个好就填上那个,根本不考虑是否考得上(买得起)。

然而,第一次高考我居然榜上有名,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而最终没有被录取的原因,极有可能是志愿远远超过了分数。不管怎么说,第一次高考能够榜上有名,还是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如果说第一次高考是一种仓促上阵,撞大运的话,那么第二次高考则是有备而来,冥冥之中我觉得自己一定能考上。我在《晒晒我的准考证》(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057793.html)的博文中提到过,当时我们的工厂有三个矢志要靠大学的青年,我们都参加了第一次高考,也都榜上有名而最终未被录取。在第二次备考之余,我们常常聚在一起研讨报考的专业。当时工厂里有一位哈军工毕业的老大学生,在铸造车间当工人。我们特别喜欢去找他聊天。有一次的聊天中,他劝我报考生物学专业,他说生物学是21世纪的科学。那时是1978年,不知道他如何获得如此超前的认识。 他的建议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我报考了我之前从未听说过的云南大学生物系,并最终如愿以偿。 事后看,我当年高考的分数,报一所医学院校是没有问题的。不知怎么我竟先入为主的认为,我考不上医学院。

由于当时生物学是冷僻学科,生物系录取的考生常常是调剂过来的。而我们这一届确都是第一志愿录取的。我们入学后,有一位老师还很骄傲地说起过这个事情。入学后从和大家的交谈中得知虽然各有各的的故事,但是大多数同学对生物学都没有什么了解。虽然对生物学一无所知,但是那时受干一行爱一行教育影响极深,在大学大家都认真的学习着学校安排的每一门课程。记得刚刚开始学习植物分类课程的时候,大家都记不住老师教的植物,为了尽快认识更多的植物,在假期我们几个同学,到昆明西山的华亭寺住了两个星期,每天去山上采标本,认植物。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国家又恢复了招收研究生,陆续有一些研究生进入了学校,继续读研究生的想法又开始拨动着同学们的心弦。但是,对于考哪里的研究生,大家仍然没有概念,部分同学选择顺理成章报考本校的研究生,部分同学选择了科学院在昆明的几个研究所,我虽然倾向于报考科学院的研究生,但是对报考谁,学什么专业也没有主张。在这个时候学校一位老师,告诉了我们一个消息,说是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搞古植物的郭双兴老师,想从现代植物学专业的学生中,招收研究生,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听说南京地质古生物学研究所。我打听了一下,这个专业的研究生要求考植物学和生态学两门专业课,都是我能考的,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让我做出报名决定的除了两门专业课我比较熟悉外,更主要的一个原因是那年我26岁,确从未离开过云南省,祖国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就这样误打误撞,一个接一个的意外和一个偶然接着另一个偶然,让我进入到了古生物学这个领域。然而,就是这些意外和惊喜让我收获了人生的幸福和快乐。

古生物学是一门充满了惊喜学科,一个不经意间的决定,就会导致一个重要的发现。记得一次在野外途中,经过一个岔路口,驾驶员说两条路都可以走,但是左那条窄一些,走的车比较少,我说我们走这条窄的路吧。结果在一个叫三章田的地方发现一套刚剥离出来的地层,在这套地层中,我们发现了中国最早的竹子化石,发现了全球分布最南的水杉化石。还有一次苏涛他们希望去广西北海采集化石,但是在北海一无所获,我在电话里给苏涛说,你们去文山试试,结果发现了文山植物群,这个化石产地毕业了3位博士生。 而寻找化石的过程,更是一个令人激动的过程,你无法预料一锤子打下去,你会发现什么。我特别喜欢这份刺激,在野外工作的时候,我最喜欢听学生们发现化石时的大呼小叫,甚至是略带着夸张的欢呼。就是我不在野外,学生们也会在第一时间和我分享他们在野外的新发现。看着一块块从岩石中剥离出来的化石,幻想着这些化石将会带来人们对系统演化和地球环境演变的新认识,心中总是充满了欢乐。

古生物学又是一门需要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读学科。古生物学是以发现为基础的学科,为了发现前人所未发现,化石在哪里,你就得去哪里,哪怕是人迹罕至,哪怕是无路可行。就是这份工作,让我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到过许多人迹罕至的地方,也到访过一些世界上的名山大川,享受过比别人多得多的快乐。作为古生物学家你需要盘古博今,上知天文地理,下懂鸡毛蒜皮。古生物形成演变的环境都是我们所完全所未经历的,需要我们将今论古以今天的经历去推演过去的演变。生物化石又大多数是支离破碎的,需要研究者从杂乱纷繁的化石中,去寻觅证据,迷失拼图,从蛛丝马迹中,探寻地球环境演变和生物演化的奥秘。古生物学的研究让我们过足了福尔摩斯的侦探瘾。

古生物学更是一门需要长期坚守,方有所成的学科。和其它学科相比,古生物学出成果比较慢。化石的采集,采集整理鉴定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写一篇论文要查询和阅读大量的文献资料。古生物学和其它学科相比是一个小门类,这就导致了古生物的专业期刊,影响因子和引用率都不高,也导致了在不分学科的综合量化考核中,虽然辛辛苦苦也发了不少文章,经常却得不到恰如其分的评价,这就需要古生物学家自己去消化那份内心的苦涩。虽说发掘化石充满了意外和惊喜,但是这些惊喜都是必然中的偶然,这惊喜也都是无数次的失败和失望累积起来的,虽然有意外,那也都是一榔头一榔头砸出来的。

科研的路走到现在,我算是品出一点味道来了,真正开始Enjoy Science了。回想起来,在大学平静接受命运的安排,干一行就准备去爱一行的生活态度,在大学毕业后的坚守,面对失败的阿Q精神,让我走到了今天。无限风光在顶风,多年爬山的经验告诉我,那山还比这山高,不要把目标聚焦在顶峰,很多时候路上风景就足够好。

图1. 在西藏班戈采集化石

 

 图2. 在格鲁吉亚进行野外工作



图3. 在西藏南木林进行野外工作


图4. 研究组在云南马关开展野外工作

图5. 进入北极圈


图6. 在伦坡拉渐新世地层中发现的椿榆化石化石,之前在北美,欧洲和云南以后报道


图7. 西藏伦坡拉渐新世地层中发现的兔耳果的化石

图8 云南文山发现的樟科的化石


图9. 云南马关发现的豆科植物化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196169.html

上一篇:晒晒我的基金评审意见
下一篇:天路之旅——从昆仑到喀喇昆仑

38 李毅伟 王从彦 木士春 苏德辰 朱朝东 杨宁 汪育才 韩玉芬 戎可 吴斌 郁志勇 张珑 文克玲 高江勇 钟广法 王德华 黄永义 刁承泰 何聃 江左其杲 寸玉鹏 李雄 张晓良 王大元 李振乾 陈仁全 郑永军 文端智 陈波 孙志鸿 张叔勇 杜芳 汤薇 李志俊 李东风 李学友 杨正瓴 李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09: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