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时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onbin 自我营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学术生态系统

博文

以数字神经系统和数字民主构建智慧社会 精选

已有 7402 次阅读 2015-11-24 19:58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智慧社会, 数字神经系统, 数字民主, Nervousnet

上周一,受邀参加“上海开源大数据研究院”成立大会,意外获得大会主办方赠送的一本好书《智慧社会:大数据与社会物理学》,正好在高铁上可以打发闲暇的时间。认真阅读该书,发现这并非一本闲书,而是充满挑战的智慧之旅,从社会物理学的角度对大数据未来的发展和应用进行了展望。该书的作者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大数据权威,可穿戴设备之父阿莱克斯·彭特兰(Alex Pentland),他在书中并非简单地套用已经出现两个世纪之久的社会物理学(把物理学的概念用于社会科学研究),而是关注“思想是如何涌现、流动和传播的”。提出基于交互、接触和连接的“想法流”概念,并构建基于“社会感知计算”的全新社会科学领域。这样,“我们将可能构建一个没有战争和金融崩溃的世界,一个快速发现和遏制传染病的世界,一个不再浪费能源、水和其他资源的世界,以及一个政府是用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制造问题的世界”。

读罢这些内容,令我联想到近期Nature中的一篇文章:构建数字民主(digital democracy)。下面就来说说这篇文章,因为文章的许多内容与这本书有些联系(关于这本书的一些内容和观点,我还将在下一篇博文中详细讨论)。

我们现在的世界,冰箱、咖啡机、牙刷、手机和智能设备都配备了通信传感器。据预测,十年后,一千五百亿件“物体”将相互连接,同时也可与数十亿人连接起来。那时,“物联网”生成的数据量每12小时翻一番,而不是现在的每12个月翻一番,我们真的进入了智能化社会!但这个智能化社会,是否具有智慧,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此多的信息,让人应接不暇,因此我们迫切需要一面“数字滤镜”。但是,那些企图建立数字滤镜来帮助我们过滤信息的公司同时也决定了我们将看到什么。似乎人类的决定越来越由算法决定了,再加上基于网络的远程控制更削弱了人们的自主决策权,整个智能化社会不也是如此吗?迄今为止,有关人类决策的科学还远未得到理解。研究发现,我们的习惯、日常活动和社会互动是可预测的,这是否有些令人吃惊?我们的行为越来越受到个性化的广告、搜索结果、推荐系统和情绪追踪技术的控制。我们每个人的数千条元数据已经被收集起来,公司和政府可以越来越影响我们的决策、行为和情感。

许多国家长期以来尝试使用数据来驱动社会的运转。从1970年代开始,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创建计算机网络,优化了工业生产力。今天,新加坡就将自身认定为一个数据驱动的“社会实验室”,而其他一些国家似乎正热衷于复制这种模式。许多决策者相信,个人数据可用于推动人们做出更健康和环境友好的决定。这些意图可能是好的,希望大数据可以通过克服非理性和党派利益而改善治理。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同样的技术,在缺乏伦理审查、透明度和民主控制的时候,也可以促进极端民族主义、点燃对少数民族的憎恨或歪曲选举结果。这种激励如果与个人有关的行为、感情和利益的大数据相结合,最终将可能产生接近极权主义的威力。

其实,我们无法容忍任何政府、公司或个人通过唯一的数字滤镜来操纵我们的决定。类似一个“仁慈的独裁者”或“智慧之王”的执政是不行的,因为我们无法为一个领导人确定应该达到什么指标或目标——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还是社会发展可持续性?抑或权力,和平或平均寿命,还是别的?因此,我们更需要信息系统是透明的、值得信赖的,而且用户自己可以控制——每个人具有选择、修改和构建自己信息的筛选工具。同时,我们还需要多元的数据,它可对冲风险,促进创新、集体智慧和福利。另外,从不同角度来逼近复杂问题也可以帮助人们应对那些罕见的,会产生巨大社会代价的极端事件——如自然灾害、大面积停电或金融崩溃等。

对数据进行集中的、自上而下的控制是有各种缺陷的,这可总结为以下几点。首先,它将不可避免地遭到极端分子或罪犯的损坏或入侵。其次,由于在数据传输速率和处理能力方面的限制,自上而下的解决方案常常有无法满足局部方面的需求。第三,个人有选择性地操纵信息搜索和干预会逐渐破坏“集体智慧”。第四,人们缺少了其他选择,会增加极化和冲突。第五,减少多元化就像丧失生物多样性一样糟糕,因为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就像数百万个相互依赖的关系所构建的生态系统。从历史上看,减少多样性常常导致政治上的不稳定、崩溃或战争。最后,通过改变引导人们决策的文化线索,日常决定就遭到了破坏,并不会支持社会稳定和秩序。

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开发了一个分布式的、具有隐私保护的“数字神经系统”,称为Nervousnet。Nervousnet使用包括智能手机传感器的网络构建物联网,测量我们周围世界,并建立一个共同的“数据共享”(data commons)。利用一个开放的参与性平台来众包众人的智慧,业已证明是成功的,比如维基百科和开源操作系统Linux。Nervousnet项目就是在这样的平台上面工作的,它开始作为科学家的工具来与体验物联网。Nervousnet允许任何人来实时测量和分析这个世界。Nervousnet应用程序允许用户激活或禁用智能手机上约十个传感器。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核心研究团队及欧洲、日本和美国的十几个研究小组正在挖掘一系列其他的功能,目的是为了寻求全球合作和利益。

与由大型科技公司牵头的物联网计划不同,Nervousnet是作为一个“公民网络”运转的,由其用户建立并管理。其灵感来自于维基百科(Wikipedia)和开放式街道地图(OpenStreetMap),人们可通过三种方式与Nervousnet进行交互:提供数据,分析众包数据集,共享代码和想法。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一个通用的编程界面创建数据驱动的服务和产品。其目的是产生社会效益、商业机会和就业。

一些物联网平台和数据科学项目分享了Nervousnet的愿景,因为它几乎是无所不包的。他们关注可供分享的数据收集、分散的通信服务,或大数据分析。Nervousnet就可满足所有这三个目标,它还可通过实时测量和反馈来构建自组织系统。例如,应对车辆流动的自控红绿灯,可根据各交通干道的拥堵情况自动调节红绿灯的时长,这无疑超越于今天的集中式交管系统。Nervousnet使用分布式数据存储和分布式控制,因此它应对攻击和密集型操作尝试是有韧性的,容易扩展也能容忍错误。由于该系统数据加密并不充分,所以需要一个安全个人数据存储来让每个用户决定哪些数据与谁分享,用于什么目的。

对于任何一个平台、一个系统,吸引用户都是一个挑战。所以开发者也表示将添加一些游戏元素使人们更乐于参与,并采用小额支付系统来奖励和激励这些数字共创者。批评家们可能会担心使用自底向上系统的可靠性,所以Nervousnet将集成信誉系统,资格机制和社区版主的自治从长远来看,根据特定目的定制的测量,以及众包数据生成、管理和分析的聚合,将胜过当前时尚的大数据分析方法。正如万维网的开放标准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数十亿美元的经济,物联网和数字社会的正确框架可以促进一个繁荣的新时代。

总之,大数据应该用于解决世界的问题,而不是非法操纵。但“更多的数据,就等于更多的知识、力量和成功”这样的假设并没有什么根据。在人类历史上,我们从未拥有过如此多的信息,但现在我们同时也面对越来越多的全球性威胁,包括气候变化、不稳定的和平以及社会经济的脆弱性,全球政治满意度也很低。随着电脑和机器人逐步代替人类的工作,如今约50%的工作岗位在未来20年将失去。数字革命将主要让国家实现在商业、政治和民众上“三赢”的局面。为了动员思想、技术和资源,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具有聚合各种知识与思想的信息系统。现代社会中人类思想和人工智能系统的在线协商平台与可重构网络,可用于产生集体智慧,也将应对我们周围多样和复杂的挑战。
 
参考文献:
Nature 527, 33–34 (05 November 2015) doi:10.1038/527033a

阿莱克斯·彭特兰,《智慧社会:大数据与社会物理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2444-938233.html

上一篇:我们终将逝去的隐私(3):令人纠结的人类社会黑匣子
下一篇:这么“变态”的调查请求,你会接受吗?

10 陈南晖 谢平 高建国 王艺程 姬扬 白龙亮 李亚平 吴标兵 周春雷 张海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5 18: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