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学时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onbin 自我营造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学术生态系统

博文

以乐观主义的积极态度对待地球的未来 精选

已有 8851 次阅读 2017-4-26 12:36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地球乐观主义,生态系统地球,自然保护成就| 地球乐观主义, 生态系统地球, 自然保护成就

【引言】最近,刚刚阅读完《富足:改变人类未来的4大力量》一书,这是一本阐述如何提高全球民众生活水平的书。本书中,作者为读者提供了他们在神经科学、心理学、科技、教育、能源、环境等领域的独特观点和专业知识,让人受益匪浅。作者认为,事物的稀缺性是依赖于环境的,原本非常稀有的某种资源,一旦找到了某种革新的方法,就变得十分丰富了。当我们从技术的视角来看待问题时,真正短缺的资源是很少的,真正的问题主要是如何利用资源。应对资源短缺威胁更好的办法并不是每个人都打破头去抢夺现有的资源这块"馅饼",使得这块"馅饼"变得越来越薄,而是尽力使这块"馅饼"变得更大。上周的4月22日是地球日,Science周刊发表一个专题“Ecosystem Earth”,其中的许多观点与本书不约而同。本文正是在理解了《富足:改变人类未来的4大力量》的部分思想后,阅读Science周刊相关文章的读书报告。

在2017年地球日(4月22日)到来之际,全球科学家和公众迎来了在美国史密森尼国家动物园举办的地球乐观主义峰会(Earth Optimism Summit)。峰会将向公众进行现场直播,然后其相关的分支活动将在全球各地陆续展开。史密森尼保护共同体一直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解决复杂的自然保护问题,其中“地球乐观主义峰会”就是他们提出的四个战略保护领域的能力建设之一,主要是为了解决人类对自然保护的态度。会议主办方宣称:该峰会将是思想领袖、从业人员、开拓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环保人士、艺术家、公民领袖、行业参与者、媒体、慈善家和其他具有保护意识公民的大聚会

科学本来是一项令人愉快的工作,历史上沉淀的成就很多,大大改善了人类的福祉,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仍然支持让科学继续强大的原因。自然保护本应该也是乐观的,但现实往往并非如此。保护被理解为危机惩戒,是一种无可奈何被动应付的行为。这也难怪,美国发起的地球日就诞生于1969年圣巴巴拉溢油危机事件之中。自此,失望和不快就成为自然保护信息传播的主题和标准。我们记录了栖息地的快速丧失、濒危和灭绝物种数量的增加,以及全球气候变化的日益加速。近年来,类似的全球性问题还是持续不断。例如,去年澳大利亚的大堡礁的水域过度温暖,珊瑚虫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死亡,正在经历连续第二年的珊瑚礁漂白事件,橡胶价格攀升和土地租借交易也导致柬埔寨森林在短短14年内损失了140多万公顷。因此,长期以来,包括专业环境保护人士在内的公众一直谴责人类对地球环境造成的危害。

现在,全球保护运动已经到了转折点。尽管我们不能否认这些威胁的严重性,但由于我们的保护行动,越来越多的物种和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地球乐观主义在关于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对话中,将重点从问题转向解决方案,从失落转变成希望。科学家在公众传达他们对地球物种和生态系统有关损害的研究结果,这只是交流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在这个交流过程中,科学家还需要分享保护工作中的工作原理,突出保护成就,以及为什么可以成功扩大和复制这些保护成就。尽管其中一些成就的使用范围可能有限,但大部分的保护将取决于全球小尺度进步的逐步积累。近年来,一些更大尺度的成功也频频出现。例如,巴西亚马逊森林的砍伐率已经下降到2004年最高峰的三分之一,海洋保护区面积目前覆盖了地球5%以上的海洋(10年前这个数字只有1%左右),气候变化对物种和生态系统造成的威胁正由于太阳能和风力发电的增加而减少,中国对可再生能源注入的大量投资(计划在2020年达到3000亿美元以上)。当然,这些成功也可能是局部的、不明确的、零星的甚至是可逆的,例如,亚马逊森林砍伐也可能再次增加。这就需要我们了解与地球相互作用的更多变化,认识这些成功案例并从中学习,实现复制和放大,这样在对付更难解决的问题时,可以节省很对时间

数十年来,有关生态系统动态的研究有助于指导我们对可持续未来的思考。生态系统是由相互作用的物种所形成的群落及其它们所依赖的物理环境共同组成的。地球由各种各样的生态系统所组成,这很容易理解,但如果说地球本身也是一个生态系统,或者称为“生态系统地球”(Ecosystem Earth,注意:这里不说是“地球生态系统”,因为地球生态系统概念已经被泛指为地球上的生态系统,而不是整体)时,许多人可能会陷入一时的恍惚,毕竟从全球尺度来看到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大多数人日常习惯所能理解的问题。在这个特殊问题上,如果确定了对生态系统地球的影响进行考察,就需要在这个尺度上寻找产生变化的障碍,探索潜在的解决方案,开始更好地了解我们仅仅作为一个大型和相互依存的生物群落一部分的作用。我们所掌握的地球资源使我们直接确定了我们和所有其他形式的生命所依赖的生态系统的未来。人口增长导致资源消耗自下而上减少,如何反思我们在这个生态系统中地位的变化,以及其他物种的优先持久性,实现更健康的生态系统地球。

诚然,生态系统管理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生态系统本是可提供食物、水、木材和其他资源的自我调节系统,而随着资源需求的增加,管理决策正在取代其自我调节的特性。以往的许多研究也只是采用一些简单公式草率估算单一物种的可持续产量,现在来看,这种方法并不可靠。生态系统具有内在复杂性,还有许多无法预见的不同空间、时间和行政规模干预措施的各种后果。生态系统管理还必须避免落入两个陷阱:针对错误的假设做出一个平淡的解决方案,在难于应对的复杂性面前无所作为

虽然全球为减少生物多样性丧失速度的目标大多没有实现,但是许多成功保护的案例表明,用大胆和创新的行动来改变人与自然之间的历史关系,扭转生物多样性丧失的趋势是完全可能的。

在没有解决方案的情况下向人们展示巨大的问题会导致人们逐步疏远该问题。没有经过努力成功的例子,绝望本身就会成为灭绝的驱动力。例如,如果有一个不可控因素将导致地球一年后毁灭,那么一定不会等到那一天,可能在人们得知这个消息后几天内就自我毁灭了。只有存在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全社会才能勇于面对我们的现实问题。引导更多的努力来认识、理解和赞美自然保护的成功,借鉴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见解,是把握知识、时间和公众参与的关键,确保扭转自然损失的趋势。毕竟,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资源和应对气候变化这些全球性的解决方案,必须依靠全社会的认同和参与才能实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应专注于保护的成就,包括对人类和地球有益的成就,这是一个重要的思维转变,对科学和自然保护的支持取决于人类所提供的积极结果。心理学是理解导致不可持续生存的人类行为的内外部驱动因素的有力工具。心理学家过去为促进可持续发展的个人行为改变做出了贡献,但是现在注意力要转向了解和促进个人在集体和协作行动中的作用。走向长期人类和环境福祉至关重要的是转型个人,走到所谓的规范之外、拥抱生态学原则、激发集体行动。正如马丁·路德·金所说“我有一个梦想”,而不是“我有一个问题”。人类不必自寻烦恼!


参考文献:

[1] Peter H. Diamandis, Steven Kotler, 2016. The future is better than you think. (《富足:改变人类未来的4大力量》,贾拥民译,浙江人民出版社)

[2] Earth Optimism Summit. (https://earthoptimism.si.edu/)
[3] Andrew Balmford, Nancy Knowlton,2017. Why Earth Optimism. Science, 356(6335): 225.
[4] Ecosystem Earth(Special Section). Science, 356(6335): 258-27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02444-1051292.html

上一篇:让人工智能比人类更客观
下一篇:近期可燃冰的炒作就是一个计算乌龙

15 杨学祥 赵美娣 罗春元 武夷山 檀成龙 谢平 吕洪波 杨正瓴 曹建军 蔡庆华 黄永义 袁贤讯 吕喆 魏焱明 赵克勤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3 14: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