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苑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qizhou 论春语秋,谈科说学,声传言教。

博文

从忆苦思甜到买苦拉练

已有 6799 次阅读 2017-2-13 06:21 |个人分类:论春语秋:杂谈|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小时候参加过忆苦思甜。主要活动是听老人讲讲旧社会的苦难,吃点忆苦饭,也就一下午的事情,少不更事,没有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去年听说小女儿等到高一一开学就有一个艰苦的野营,我和太太都有点担心这个糖水里泡大的孩子。她平时缺乏锻炼,生病怎么办?

不久学校就来了通知,需要填的各种表、签字的合同就有十几页。除了学校联系的野营公司提供的登山包、睡袋、帐篷、锅、食品之外,必须携带的个人服装及装备清单就长达四页。例如从头到脚要带适合水上活动的衣裤,适合远足、骑山地自行车的装备,适合登山的长衫短袖、鞋、袜、内外裤,雨衣,太阳帽。还有带四升水的几个水瓶,帽子,防晒的,避蚊的,驱吸血蚂蟥的,碗、杯子等。为了凑齐这些必需品,我太太带着女儿不知网上、网下去了多少次店,关键是她的瘦高个子很难买到合适的尺寸。孩子也知道节约,利用Boxing Day(圣诞节日后大减价日),网购来寻找便宜一点的。但涉及运动的东西,就没有便宜的,一升容量水瓶就要10-20澳刀一个。登山鞋是那种既能防雨、又能透气的,登山袜子是要既能吸汗又能不磨脚的。跟同学交流后,才知道连防虫剂也有不同:有喷雾状,有贴在衣服里的,有出声防蚊子。同学家长们见面,没有不诉苦的,因为基本只用这一次。我想这哪是什么艰苦的野营,真要体验艰苦,那也得穿上草鞋去舍身喂蚊啊,想想旧社会,哪有那么多花样的衣服、生活、及医疗用品,是富家子弟出去郊游吧!

一月二十七日一大早(645),也就是国内的大年三十,女儿被大巴拉走了,一直到二月三日才回来。这整整八天,因为不允许带手机,除了学校每两、三天几句过年话一样的滚动新闻,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不过第六天,学校官方公布的照片的一个角里有她的坐在那儿笑嘻嘻的样子,我们就终于放心了,这“富家郊游”看样子还满不错的。

二月三日下午三点,小女儿终于回来了,一见到妈妈就忍不住掉眼泪了,那是久未见亲人激动的眼泪。当时我出差在外,听太太讲,她八天没洗澡,所以第一件事是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然后平时不算会说话的她边吃边讲一口气说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就累得去睡觉了。我太太把她说的录了音,用三个电子邮件分寄了给我,我利用在火车上的时间听了,不由得感叹,真不容易啊!

原来,早上6:45的大巴,8点才走,两个小时后到了目的地(Kunghur NSW)。她和她要好的一个朋友分到了一组。这个组由3个老师(2男一女),16个学生(88女)组成,其中有一个是特殊教育的学生,和他的两个朋友(也是同学)。下大巴后,首先,要准备好远足行装。每个人除了带自己的衣服、小东西之外,还要背着睡袋、三人用一个帐篷,16人用一个锅、及两天的食品,每人背四升水。她还负责2/3的帐篷,一个包有十几公斤,就好比背着个飞机托运的行李箱。然后大家一起准备中饭。中饭有生菜,意大利香肠,蕃茄,乳酪,黄瓜,墨西哥面包,但没有盐,没有调味酱,只能对付吃。分工切菜,分食,饭后清洗。很明显,有的孩子什么也不做。中饭后,就开始爬山,天很热大概33度,汗流浃背,后来开始下雨,雨中行军。虽然她的登山鞋原则上是防水的,但雨从上面浇下来,搞得里面水济济的。雨衣也不完全防雨,里面也湿了,变得又冷又湿。这样走得慢了,走了七公里,终于到了露营区,比预计的晚,天都黑了。到了目的地的任务是搭帐篷,做晚饭。雨还在下,男孩们找了一块布罩在临时的厨房上,他们捡树枝,花了半个小时才生起火,女孩们切菜,炒菜煮水,主要有土豆,洋葱,胡萝卜,西兰花,青椒,主食是面条。菜烧的不是太老了,就是太生了。特别是到处溅着泥巴,包括切菜板和桌布。她连吞带咽也算吃饱了,上厕所就躲到灌木丛里,搭的帐篷夹在垃圾和杂物之间,在帐篷里,铺一层自己背的薄毯子,跟直接躺在硬绷绷的地上基本无差别,她醒了好几次,这样过了第一个晚上。

第二天上午,6点起床(一小时时差,家里是5点),马上觉得肩膀痛。由于下雨潮湿,包变得更重了,可能有二十公斤。这回知道把包带捆在腰上了,减轻了一点肩膀的负担。吃了museli(燕麦片)加奶粉的早饭, 装上他们自己消毒的略黄色的四升水,背上所有的家当就上路了。走了4公里到了一个山顶,开始从山顶沿绳在毛毛雨中从悬崖峭壁上滑下(abseiling),从上雾蒙蒙的根本看不到底。她的好友有点恐高,快吓死了。她自己则因为脚的用力不对而撞了两次山墙,手肘被擦伤了,很痛。她老师开玩笑说这不是他看到的最优美的绳滑。虽然如此,女儿还是觉得很好玩。中饭吃同样的东西,女儿提出大家一起玩“Simon says”游戏,因为他们一个老师的名字正好是Simon,大家玩得不亦乐乎。女儿说,她感觉到大家之间的距离更近了,特别是女孩们在一起共同准备饭菜之后。

下午老师说从现在开始每天有一个领队的,计划步行三小时,九公里到下一个露营点。那时是两点,大家觉得没什么问题。刚开始是下山,不久雨越下越大,一个男孩跌了两跤,大声哭了。女儿也觉得包越来越重,脚好像到处疼痛。他们穿过树林,农庄,荒野,又开始爬山。因为要天黑之前赶到,不能休息,感觉累得不行了,为了躲积水,好几次几乎跌倒,肩膀,手肘,脚都在痛,呼吸也不畅通,她的好友开始默默地哭了,她也忍不住了,不过几次深呼吸后平静了下来。最后一段,不下雨了,但又热的要死,实际上是走了12公里才到目的地。露营地景观很美,漆黑的夜空繁星点点,但是没有心情,到处泥泞,脏乱,还有无穷多的令人恶心的蚂蟥,赶紧加喷驱虫药,同样的晚饭,不一样的心情,又是她和她的好友两人洗碗。她那时真希望马上就回家,或者明天能歇一歇,但明后天还要有两天的远足!

第三、四天都没雨,但肩膀,手肘,脚继续疼痛,地是那么的硬,感觉脚已经彻底麻木了,象机械一样地移动,每天行军15公里。第三天又哭了一次,但是第三天有一个惊喜。来发放食材的卡车司机带来了一个巧克力蛋糕,因为他们当中有个女孩过生日。这个蛋糕的出现,让三天没有尝到甜味的味蕾激活, 同学们感恩世界上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这几天的辛苦一笔勾销。 第四天虽然有好几次,实在不想走了,又咬咬牙、没有哭、坚持了下来。实际上有一个男孩在第三天就膝盖扭伤,但是他硬是咬着牙挺了一天, 膝盖的疼痛使得他咬牙切齿拄着木棍行军, 按说他可以要求退出。他坚决地说, 不退出。 因为他希望膝盖会变好, 他还要跟同学们一起享受最后几天快乐的活动呢。其他几个孩子不容分说地卸下他肩上的重背包, 把他的物品纷纷塞入自己原本很重的包里。遗憾的是, 有一个孩子, 固执地说, 我的包已经很重了, 我不想再加任何物品。后来有一位坚强的女孩子,后肩背自己的背包,前肩挂受伤男孩的大空背包。晚饭女儿分饼干时, 每人两块的情况下, 给了受伤男孩三块, 他那受大家关心的而喜悦的笑容永远刻在女儿的脑海里。第五天早上,孩子们的鼻子嗅到热牛奶巧克力的味道, 后来发现是老师们在喝着奢侈品。 他们开始梦想只要一回到家里, 先要吃什么, 喝什么。 女儿的好友说, 平时她挺恨类似麦当劳一类的垃圾食品,现在她一口咬定, 她一定说服她的妈妈接她的路上在麦当劳停一停。 大家七嘴八舌地聊着美食, 有望梅止渴的功效。 这一天的行军居然不是那么艰难地度过了。 我想也许他们开始适应乐趣。做晚饭之前, 老师下指令多捡柴火,原来卡车今天派送的食材中有羊肉,而且还有一小包酱油, 无盐的生活啊不简单。 虽说羊肉没有煮得很烂,不过解馋大大滴。 在以后几天除了短距离行军之外,开始有其它活动了,感觉好多了。活动有从树上跳下来,抓住木棍来平衡;两人合作爬梯,台阶间距两米,需要轮流互相推拉;结队爬树,大家同上同下;山地骑自行车;及划独木舟。尽管跳树被树枝划得有些血淋淋,骑车踩进了烂泥滩,划独木舟几乎掉到水里, 厚厚的防晒霜并没有阻挡住皮肤深了许多, 女孩子们互相传染般的生理期, 这八天就这样终于坚持了下来。

从她的录音和日记可以看出来,这次野营拉练学到了不少。一次拉练把各人的本性体现出来。有热心帮忙的,有自私偷懒的,有坚韧不屈的,有性格懦弱的,有认真负责的,有敷衍了事的,这让她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值得交往的朋友。二是锻炼了她的领导能力。她能主动承担责任,在担任领队时,管理的有声有色。无论是叫人起床,还是安排任务,觉得自己象是做妈一样的。三是明白了苦尽甘来的道理。吃了苦,才更加珍惜甜的味道。第三天的生日蛋糕,第五天的煮羊肉,就是分外得香。四是培养了她的团队精神,再苦再累也不能留下一个人。同时我们也更好地认识了她。平时怕早起,有点挑食的她,野营拉练通过了考验。在她给我看的日记里,有时抱怨自己做的多,我跟她说, 有能力多做一点是有福, 吃亏就是赚便宜。 我还问她还想不想去?她说累是累,后来玩得那么好,还会去的。这几天我们发现她经常主动要求做家务。虽然说这样的拉练是买苦来吃,但好的结果是无价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72757-1033242.html

上一篇:为什么吃药能吃死人,吃转基因食品吃不死人?
下一篇:从生物的多样性谈起
收藏 分享 举报

4 蒋力 武夷山 杨绪洪 lrx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3 05: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