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文化与施郁世界线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shi

博文

按标题搜索
分享 霍金真的要葬于我说的西敏寺大教堂
2018-3-21 10:51
霍金真的要葬于西敏寺大教堂 施郁 (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教授) 笔者前几天谈到霍金有可能葬在西敏寺大教堂。 现在新闻出来了,霍金的骨灰确实要葬在西敏寺大教堂!
1377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霍金将葬于何处
热度 8 2018-3-17 11:56
霍金将葬于何处 施郁 (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教授) 对于王室之外的人,现在英国地位最高的葬身之地是西敏寺大教堂。西敏寺大教堂是从威廉一世到现在的英国历代君王加冕之地。而且,从爱德华三世到乔治二世之间的大多数国王和王后葬于此,但是后来国王和王后葬在温莎堡附近的圣乔治教堂 ...
5773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8
分享 霍金为何不朽
热度 7 2018-3-15 11:54
霍金为何不朽 施郁 (复旦大学物理学系) 斯蒂芬•霍金的科普著作《时间简史》幽默地介绍,牛顿出生于伽利略去世之年,而霍金出生于伽利略去世日( 1942 年 1 月 8 日,伽利略去世整整 300 年忌日),拥有牛顿曾经担任过的剑桥大学卢卡逊讲席教授之职,被广泛认为是继爱因斯坦 ...
7324 次阅读|8 个评论 热度 7
分享 建议将上海的淞沪路改名为淞沪战役路
2017-12-13 15:08
建议将上海的淞沪路改名为“淞沪战役路” 施郁 (复旦大学物理学系) 本人建议将上海的淞沪路改名为“淞沪战役路”,以纪念抵抗日本侵略的持续三个月的淞沪战役。 1937年11月13日,国民政府告全体上海同胞书: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 ...
22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我9月22日的引力波文章被广泛抄袭
热度 4 2017-12-4 19:34
我 9 月 22 日的引力波文章被 广泛抄袭 施郁 (复旦大学物理学系) 笔者在今年复旦 - 中植科学奖公布之时、诺贝尔奖公布之前,以我本人在复旦-中植奖新闻发表会上的报告内容,发表了一篇包含引力波科学背景和个人评论的文章, 其中的内容文字在诺贝尔奖公布后,除了正当引用 ...
6282 次阅读|5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爱因斯坦是怎样一夜成名的
热度 7 2017-11-7 15:32
柏林人爱因斯坦:成名、政治和旅行 施郁(复旦大学物理学系) 整整 98 年前, 1919 年 11 月 7 日, 泰晤士报报道,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所预言的光线弯曲被天文学家观察到,立即引起世界轰动。在这之后,爱因斯坦还陷入一些政治漩涡,经历过很多国际长途旅行。 1. &n ...
9010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7
分享 爱因斯坦奇迹年的五篇论文
热度 9 2017-10-15 13:12
爱因斯坦奇迹年的五篇论文 施郁(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教授) 引力波能量从哪里来 自爱因斯坦预言引力波的存在,到其被 LIGO 成功探测,经历了整整百年时间,三位作出决定性贡献的科学家刚刚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 引力波探测的成功得益于 LIGO 探测装置的不断改进和越来越高的灵敏度。两个黑 ...
14236 次阅读|9 个评论 热度 9
分享 诺贝尔奖亲睐寿星?
热度 3 2017-10-9 23:32
诺贝尔奖亲睐寿星? 施郁(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教授) 1. 为什么引力波诺奖得主年龄较大 2017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了对首次直接探测引力波作出杰出贡献的雷纳·韦斯( Rainer Weiss )、巴里•巴里什( Barry Clark Barish )和基普·索恩( Kip Ste ...
6394 次阅读|4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爱因斯坦的奇葩诺贝尔奖
热度 12 2017-10-8 11:41
爱因斯坦的奇葩诺贝尔奖 施郁 (复旦大学物理学系) 1. 导言 今天 * ,引力波探测的重要贡献者 雷纳 · 韦斯( Rainer Weiss )、巴里·巴里什( Barry Clark Barish )和基普 · 索恩( Kip Stephen Thorne ) 获得 2017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
15184 次阅读|15 个评论 热度 12
分享 为什么引力波探测立即获得诺贝尔奖
热度 11 2017-10-7 09:22
为什么引力波探测立即获得诺贝尔奖 施郁 (复旦大学物理学系) 2017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了“为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 LIGO )以及引力波的观测做出决定性贡献”的科学家 。这与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的期望一致。 奖金的一半授予麻省理工学院雷纳·韦斯( R ...
12839 次阅读|15 个评论 热度 1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1 00: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