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学校的统一铃声,你听到了吗?

已有 706 次阅读 2019-5-22 07:20 |个人分类:教育改革思考(07-11)|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学校的统一铃声, 你听到了吗?

学校的统一铃声,你听到了吗?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522发布(第21666号)

  20年前的本科教学巡视报告提到:说起来这是一个根本不值得专门打报告的“小”问题。然而,对于这样一个“小”问题,假如真的已经解决,不是“问题”了,何必浪费宝贵时间,还要“兴师动众”地打个报告呢?最多打个电话向教务处反映一下,足以。但是,事实告诉我,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不是部门一声令下就能立竿见影的。“问题”一旦到了需要“综合治理”的“难度”,恐怕就得引起学校主管领导的特别注意,并采取特别行动了,否则怕会“积重难返”的。人们通常说,学校听铃声,部队听军号。但是如果学校听不到铃声,这所学校何在?部队听不到军号,这枝部队何在?

   “铃声”这个令人困惑不解的一个小问题,在堂堂的北京师范大学居然也成为“老大难”问题之一。

“我不知道,全校教室的铃声能否统一起来,这个问题在电子信息时代应该不成问题。问题在于不成问题的问题,在师大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

 20年过去了,现在怎样了?

**********************

20年前的本科教学巡视报告提到:“”

上课铃声能否“一致”地“响”起来

           --1998-1999年第二学期本科教学巡视报告之十

                                         黄安年   1999615

教务处 并请转 谢维和副校长:

    说起来这是一个根本不值得专门打报告的“小”问题。然而,对于这样一个“小”问题,假如真的已经解决,不是“问题”了,何必浪费宝贵时间,还要“兴师动众”地打个报告呢?最多打个电话向教务处反映一下,足以。但是,事实告诉我,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不是部门一声令下就能立竿见影的。“问题”一旦到了需要“综合治理”的“难度”,恐怕就得引起学校主管领导的特别注意,并采取特别行动了,否则怕会“积重难返”的。

人们通常说,学校听铃声,部队听军号。但是如果学校听不到铃声,这所学校何在?部队听不到军号,这枝部队何在?

   “铃声”这个令人困惑不解的一个小问题,在堂堂的北京师范大学居然也成为“老大难”问题之一。在一个不短的时期里,教四楼(历史、外语所在的系)根本就没有铃声。在这里,教师和学生就没有“铃声就是命令”的概念。从本科生到研究生如此,青年教师如此,中老年教师也不例外。记得6月9日上午7:50分我进了该楼110教师听刘海林老师为历史系1998年级讲授世界中世纪史,当时有一位学生在向该年级学生作读书心得讲演(每次8点上课前,他们有同学轮流作短小精悍的学术讲演的好习惯),因为没有铃声,而该同学正兴趣盎然,一口气滔滔不绝地讲到8:08分才结束,这样教师被迫把课程顺延了。我想,假如铃声发出命令,也许上课后学生还在滔滔不绝讲演的现象本该会及早停止的。

教二楼的铃声有特点,它总是比正点时间早两分钟响起来,8:00该是上课的正点时间,迟到与否的依据应该是学生是否已经进教师,而这里7:58就响铃了,来了一个“提前量”,6月14日我在教二楼213室听乔卫平老师为教育系教育专业1996年级学生讲授中国教育史,他听到铃声说,现在是预备铃吧,他足足等到8:08分(其间进来了4个学生),才问学生还有正式铃声吗?学生乐着说:预备铃就是正式铃,于是课程才正式开讲。这是一个教师按铃声上课的典型事例(其实,他并不是第一次在这里上课,可能因为有人来听课心情有些紧张所致。)该楼的铃声还有一个特点,上午第三节课打铃的时间不是10:05分,而是10点正。5月14日上午,我在听完西方哲学史(教二楼109室)第三四节课后,问教二楼的值班师傅,为什么10:05分上课,在这里10:00打铃,他回答很干脆:“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不过,你可以随意,可以10:05分上课。”看来,教二楼有着打铃的“自主权”,而这个大权,长期以来,却掌握在该楼的值班人员手里。

     教七楼的铃声也有本楼“特色”。这里总是“晚一拍”----总晚打两分钟。我自信自己的表还是相当的准,因为每天是和中央电视台的时针对照的。同样时间同一块表,听到同样是师大的铃声,在教七楼和教二楼就相差了足足四分钟。6月11日上午前两节课我在教七楼403室听唐伟老师讲管理哲学(为哲学系政教专业1996年级),后两节课则在教二楼108室听王工斌老师为教育系1998年级学生讲授普通心理学,两个教室相距百来米,而时间又被铃声掐掉了4分钟,幸好课间有15分钟,我又骑自行车听课,总算免得落得个迟到的芥尬局面。

     我在教八楼听课的次数没有前面三个教室楼多,有铃、无铃也都处于“以教师决策”的状况下,有一次我被碰了个“钉子”。6月9日第一二节在教四楼听历史系的课程,教师拖堂到9:58分还不下课,我为听第三节课在教八楼207教师由唐任五老师讲授的中国经济史课程,无奈退出教室,骑车10:00赶到207教室,只听得教师在里面讲了开来,是又一节课已经开始,还是中间没有休息,不得而知,而教室的铃声始终没有听见,这节课,我终究没能听上。

    我不知道,全校教室的铃声能否统一起来,这个问题在电子信息时代应该不成问题。问题在于不成问题的问题,在师大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本科教学巡视员   黄安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180417.html

上一篇:教学设备“即时修复”今如何?
下一篇:找寻“沉默的道钉”|西部往事:重走美国太平洋铁路手记

2 liyou1983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0 18: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