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大学老师为什么很难相互赞赏? 精选

已有 17327 次阅读 2018-4-17 09:06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大学老师, 赞赏

剑桥大学退休教授Terri Apter最近出版了一本关于评判的书《Passing Judgment: Praise and Blame in Everyday Life》。Apter说,我们经常被告诫 “不要评判人,免得被评判”(Judge not, lest ye be judged. 《圣经》语),然而,我们一直在不断作出正反两方面的评判。这也应了一句中国古话:“谁人背后无人说,那个人前不说人?”他说,人类的大脑已经“被驯化”了,我们需要在群体中生存;我们小心地评判他人,并监控他人对我们的评判;如果这些评判是负面的,我们可能会被逐出那个群体。

由此和通常看来,评判是很可怕的,有时甚至是生死攸关的。难怪在咱们国度,有人把“知人不评人”列为人最大的修养。如果对“知人”全是不客观公正的负面评价,那么“不评人”的确可以视作是一种很高修养;反之,如果能慧眼识珠,发现“知人”之优点并对此赞赏有加,这种赞赏又激励了或哪怕愉悦了“知人”,那么在评和被评无法避免的现实世界,这样的“评人”似乎还是多多益善的好,所以修养高低的判据从评不评人改为如何评人也许更好。

如果把如何评人作为一种修养高低的判据,那么生活在高尚圣洁之“象牙塔”的大学老师,理当有最高修养。然而Apter发现,大学老师对学生们倒是经常给予赞赏和鼓励,但相互之间的赞赏就很吝啬了。他说,学术界存在赞赏稀缺的问题(In academia, there is the issue of praise scarcity),而自私自利的偏见比比皆是(Self-serving biases abound)——莫非自古而然”的“文人相轻”在今天的大学校园里依然普遍?

例如,在各级各类人物之间的高调辩论中,在日常会议、讲座和非正式讨论中,这样的偏见显而易见。通向开明的学术进程充满了心理学家所谓的“办公室政治”(office politics)和“指责游戏”(the blame game),即人们用各种手段来获取赞赏,展示一种避免指责的坚定决心。难道大学老师处在一种貌似人格分裂中?——他们一方面渴望赞赏,另一方面又指责他人(至少吝啬对他人的赞赏)。

大学老师为什么很难相互赞赏呢?除了佛说的“好喜乖离、更相斗讼”这种众生都有的劣根性外,定然还有一些大学文化中特有的因素在起作用。

第一,大学可能是世上最热衷于评判的场所——评论文、评项目、评职称、评帽子……就算你不在乎这些高大上的评,你至少必须年年接受评合格、算工分、核奖金吧。而日常生活告诉我们,一个热衷于评价评比的群体往往最滋生鸡蛋里面挑骨头的人。Apter说,在局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地位和贡献差异,往往被老师们对彼此工作的认真细致评价放大了。这遵循塞尔定律(Sayre's Law),即对评价的兴趣总是和价值成反比,也就是说,重要性越小的事情,人们越有热情去争议,越评越想评。另外,根据这条定律的发明者W. S. Sayre的说法,学术政治是最残酷无情的政治形式,因为风险很低。当评头论足的风险很低时,赞赏总是稀缺的。

第二,大学老师接受的是批判性训练,干的是批判性活——科学研究需要批判性思维,指导研究生传授的是批判性思维——他们难免把这种批判性思维带进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在外界看来,大学老师如果缺少了批判,可能就不是真学者了。当大学老师被邀请对一篇论文、一堂课或一个想法作出回应时,很可能会指出不足。我们经常听到对硕士、博士学位论文答辩走过场或一团和气的诟病,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不管在任何场合评价任何学术或学者,如果没有批判的声音,那就不学术了。在很多正统型教授看来,赞赏的声音会冲淡学术气氛。有高人指出,在学术界,赞赏的声音是完全沉默。也就是说,作为学者,说话就要批评,不说表示赞赏。

第三,大学越来越像个竞技场,竞技的最重砝码是老师们的著作或发现,当大学老师的声誉和地位与他们自己的著作或发现联系在一起时,相互赞赏便受阻了。Apter说,面对批评,学者们容易受到“威胁僵化”(threat rigidity)的影响——它是一种常见反应,其中人们更倾向于坚持自己的观点,并在他们感觉受到威胁时便将自己的观点靠近别人的观点。赞赏他人,一方面助长了他人的声誉,另一方面也不利于自己的观点被认同。理论上,尊重不是一种有限的商品,但它所产生的奖励和职位是有限的。当你的地位依赖于只有少数几个被挑选的同事阅读或理解的研究时,当那些同事被激励去把他们的工作看作比你的工作重要时,你可能会感觉到不安全——这种感觉不太可能激起对别人的慷慨赞赏。

但是,慷慨赞赏的精神需要深入大学。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说: “人性中最深切的本质,就是被人赏识的渴望。” 如前所述,大学老师尽管吝啬对他人的赞赏,但内心又渴望别人的赞赏,说明大学老师也有基本的人类赏识需求。Apter说他经常听到大学老师这样一句话:“我不求感谢,但如果能被赏识那就太好了。”(I don’t expect to be thanked, but it would be nice to be appreciated.)

就评判的目的和效果而言,赞赏性评判往往比挑剔性评判更有效。在各种电视选秀节目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当评价评比乃至日常的评头品足被认为公平公正和具建设性,表现出赞赏他人的目标,并鼓励他人未来的成功时,更有效果。科学研究,发现金子很重要,但发现金子的闪光点和价值更重要!能够看到别人的闪光点并赞赏别人的价值,不仅需要学识、水平,更需要底气、胸襟、眼光——这当算比“知人不评人”更高的修养吧。

慷慨赞赏的精神深入大学,一些人可能担心这将破坏学术氛围。但在Apter看来,破坏学术氛围的,不是相互赞赏,而是自我主义和防御心理(egoism and defensiveness)。

(于长沙-郑州+长沙-南昌高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109397.html

上一篇:好论文都靠憋?
下一篇:最牛导师凭啥断定最牛研究生定生不良?

34 武夷山 赵克勤 李由 马军 施树明 惠小强 李璐 姬扬 高友鹤 杨正瓴 刘立 李维纲 陈楷翰 姚伟 黄裕权 张海霞 黄永义 王彤彤 张坤 廖建岗 李久煊 柳文山 王启云 蒋永华 汪育才 苏德辰 郭战胜 岳建军 迟延崑 李万春 赵帅飞 王春艳 王林平 彭真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1 06: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