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乎?茶馆乎?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fcao 累时休整,烦时发泄, 闲时思考,乐时分享。

博文

优先选导师还是优先选学校? 精选

已有 18399 次阅读 2013-9-24 10:31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校| 学校

有个同学问我:“老师,您觉得是导师重要还是学校重要?我看到很多人在就业时都遇到了这个问题,很多用人单位首先看学校。”

这个问题是要分层次讨论的,如果是本科生,基本上无需讨论,因为你的高考成绩基本上已经帮你决定了学校的层次,你所能做的是在同一个层面上选择什么样的学校、什么样的专业,最多在学校与专业之间权衡。整体而论,重点大学无论是氛围还是老师的水平都要高过地方高校,这是不争的事实,我这个地方大学的教师从不否认这个事实,更不会盲目地鼓动学生读地方大学。在读大学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毫不含糊:“无论是为了求学,还是为了未来的就业,都应尽可能选择重点大学。”当然,不同地区的学校有着很大的差别,就不同地区而论,某些985高校还真不见得比某些地方大学强,例子就不必举了,相信身在高校的人自然心知肚明。有一朋友的小孩高考分数达到了某985大学录取线,而且也被该校看上了,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上了澳门的某所大学,看来仅仅靠985的牌子未必能吸引好生源,老百姓心中还是有杆秤的,当然,我指的是熟悉中国高等教育的老百姓。

就硕士阶段而言,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几乎每一个学生都希望进入比自己的本科就读学校更好的高校读书。985高校的学生不是指望出国就是指望进入中国最NB学校进一步深造,地方高校的学生希望通过进入985高校读研究生从而甩掉头上那顶地方大学的帽子。前者固然在一定程度上会遂了你的心愿,后者就难说了,就好比那个“老子英雄儿好汉”的特殊年代,只要你出身牛鬼蛇神,任凭你才高八斗,一样逃不脱做小牛鬼蛇神的命运。如今,教育部倒是给地方大学的学子们吃了一颗定心丸:“用人单位在招聘时不得有校别歧视。”可地方大学的学子们真的定心了吗?大概只有教育部的领导大人们才会相信他们的红头文件是多么的威力无穷。用人单位可不吃那一套,不仅看你的最高学历,还得翻你的祖宗十八代,如果哪一代有了地方大学“案底”,多半前景不妙。所以,对于地方大学的学子们而言,你们首先应该思考的不是如何进入重点大学以便有朝一日咸鱼翻身,而是如何努力提高自己,用能力证明自己,为自己争取“合法地位”,自身的水平才是真正可以改变你命运的钥匙。

读博问题有点复杂,一般情况下,可能导师比学校更重要,因为博士期间基础性课程相对较少,跟导师接触更多一些,导师的影响也许大过学校的影响。如果你准备读一个在职博士,学校的类别可以淡化,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方向与导师最重要。如果你是脱产或应届生读博,或许需要综合考量一下,从你的本科阶段算起,总的原则应该是尽可能往高处走,在一个导师泛滥的时代,考一个好点的学校显然风险相对小一些,假如你本科或硕士已经有了“案底“,就不妨将重点放在导师的选择上。

该选择什么样的导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答案有两个,一个非常现实但充满铜臭味,一个非常理想化但不合潮流,最终如何选择取决于你。现实化的答案就是找一个对你未来的职业生涯有帮助的导师,露骨点说,将来有望给你一个好饭碗的老师,俗称“老板”。理想化的答案是找一个学术水平高,能教你学问又好相处的人,俗称“学者”或“老师”,当然,“老板”与“学者”的交集最好。找导师有如雾里看花,容易让人视线模糊看不清楚,这就跟找对象一样,在一起了才知道合不合适,所不同者,找对象失败了还可以重新来过,找导师一旦失败了,从头再来的机会不大,除非你想方设法漂流到西方“极乐世界”方有望重新找到你的归属。

别指望我告诉你选哪个学校、哪个导师,我才不干将来可能遭人埋怨的事,我可以帮你分析各种可能,但不能帮你选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247-727421.html

上一篇:三年前我们相遇,如今与你吻别
下一篇:北大的馒头并非人血馒头,只能填饱肚子

39 郑小康 刘洋 王智文 黄秀清 陈小润 曹建军 王锟 魏国 曹聪 梁建华 陈楷翰 李学宽 钟炳 李宇斌 武夷山 赵甫荣 强涛 马春旺 杨正瓴 张珂良 赵美娣 赵星 白小川 孙静宇 明波 王文 张卫 李久煊 张玉秀 唐常杰 赵序茅 韦玉程 白建超 fishman936 zhouguanghui biofans ZHAOKe007 心静如水 x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09: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