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茶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uiyang

博文

茶馆闲谈——王老虎求学记 精选

已有 5285 次阅读 2014-1-29 15:48 |个人分类:静夜思|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年西安的雪下到北美去了,那里冻死了,西安却暖洋洋地旱着。又不知哪里的雾霾没有了,因为跑到西安来了,前一阵这里据说PM2.5指数近八百点,近处的黄灯、红灯都看不清了。正在发愁之际,湘明兄叫我快唱大风。于是作声道:

大风起兮尘飞扬,安得霾兮祸四方。

据说有科学家在研究汽车、工地、家庭对雾霾的贡献,好象河北的钢厂也在斩首之列。总之,都是人不好。其实,在石头没有变成猴子以前,黄土高原就因下土而成,那时哪有人。当然,土的颗粒太大,只有经过现代工艺的辗磨、分层、雾化,再添加微量元素,才成为防不可防的2.5产品,是傻大笨粗的二百五的百分之一,更加精细化了,这就是科技的贡献。

幸好在雾霾来之前,有朋之侄王老虎自英伦返西安省亲。当在靓妹同窗前来套近乎之际,亲朋好友也不免夸耀其聪明才智。

早在读小学的时候,有次老师让大家用“如果”造句,同学嫌太简单就把这艰苦的任务给了老虎,老虎当仁不让,朗朗一句:“汽水不如果汁好喝。”差点没把全班笑翻。有次考试后,同学问他考得“如何”,答曰:“不如何。”于是,“不如何”成了班里的成语。还有一次写作文,同学们大谈理想,个个雄心不已,壮志满酬,老虎却很务实,说他的理想是不怕打。原来,老虎小时爱打架,有次班主任年轻的老太太(laotata)批评他,他觉得为什么不批评同学老是批评他,就一头顶了老太太(laotata),差点没让老太太(laotata)来个仰八叉。回家后,自然领受了老爹的家法伺候,才有这“不怕打”的理想。

初中后,家里实在管不好老虎,就让其效唐小山海外寻父之故事,好在现在有GPS,一下就找到其父母在海外仙山传播中华厨艺。那确实是美食之地,一只猪蹄才两块五,只是小瓶二锅头要贵一些,大约要75元人民币。老虎自然喜欢这里热情的太阳、清澈的海水、美丽的沙滩,璀璨的珊瑚礁。四年高中下来,英语的听说读写能力已是国内尖子生望尘莫及了,于是,很顺利地进入了当地的公立大学。奇怪的是,这人口不过万人的小城,其大学竟然入列世界百名名校,教学水平可与西方名牌大学媲美。不知清华、北大、南科作何感想。全校有30%的学生在读硕士和博士课程,有10%的学生是近78个国家的外国留学生。老虎在这里学会了跳伞。按照我们的说法,老虎成了特长生,于是去英国读了硕士,又拿到了飞机的驾照,又成了特长生,于是读了博士。当然,人家不会这样随意。

会飞的老虎回来后,变得沉稳了,寡言了。家里亲戚怕老虎闷出病来,说给他买个模型飞机玩玩。老虎说:“要多少钱?”“三千元吧。”老虎说:“三千元,我可以做一个飞机”,当然是模型的。一个想的是买,一个想的是做,宁愿费时费工,也想动手。

不费时费工的事是没有的,考研也要费时费工,只是在纸上动手。“动手”的喊叫就一直没有停过。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喊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大学不能关在象牙塔里,要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现在喊产学研结合,与研结合,就科研第一,教学第末;与产结合,就教育产业化。从胎儿到老人,都可接受教育。胎儿要看靓女,听雅曲,上胎教班;幼儿有珠心算班;小学有奥数、奥语、奥英班;中学有一对一、一对二、一对多,同步的、冲剌的,五花八门;考研的,有基地。走是走出象牙塔了,更多的是浮躁与功利,是大学精神的缺失。

考研,本身并没有错,也是学生选择的权利,我们当年也是这样选择的。我见过两个从考研基地班出来的学生,一个学习很认真、刻苦,博士毕业后在大学任教;另一个在复试后和我有一段有趣的对话。

我说:“你学过C语言没有?”

她说:“没有,学校没安排。”

 “那你从现在开始读,有四个月时间,秋季入学后来给我讲。”

秋季入学后,我问她:“C语言,你读得怎么样?”

“没有读。”

“为啥?”

“我们没有假期读书的习惯。”

我明白了,这就是和我在交大的学生的区别。其实,学计算机程序设计语言,不是读出来的,是练出来的。有段时间,交大本科生的C语言课,只讲16个学时,而我对我的研究生的要求是,你就应当有一定的程序设计能力。

学校选择“考研基地”的办学模式,也是无奈之举。有的学校从高职高专或升格或合并成为普通本科,成为新建本科院校,面临着办学模式的转变,前者是培养面向职业岗位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后者是面向地区培养应用型/技能型人才。说是好说,做起来难做。加上要从新建本科成为新型本科院校,争创一流,办出特色,自然有的院校就想搞个短平快,把英语和考研作为办学特色,渐而成为办学方向。这就有违教育主管部门的指挥棒了,就要念紧箍咒了。尤其是当前提出要加快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那挨头子是少不了的。多年来,我国博士生的招生人数大概不足本科招生的1.7%,能把本科办成考研基地吗?

事实上,专业是特色的载体。只顾考研而削弱专业学习,迟早会遭到各种各样、有形无形的抵制的。西安有的地方就不愿收这样的学生,受害的还是少谙世事的学生。

老虎要是不在明媚的阳光下啃两块五一个的猪蹄,而是痛苦地上了这样那样的班,又会怎么样呢?

 

春节来了,祝朋友们一马当先,万马奔腾,马到成功。有条件的躺在海滩上晒太阳,没条件的喝点小酒、啃点猪蹄、看点春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049-763228.html

上一篇:木兰花慢•悼郑融兄
下一篇:满庭芳•甲午马年春节兼寄科网友人

30 王安邦 庄世宇 王德华 刘淼 尤明庆 郭向云 武夷山 陈小润 柏舟 曹聪 陈儒军 钟炳 李宇斌 丛远新 陈湘明 赵晓辉 李学宽 苏德辰 鲍博 肖海 冯大诚 侯成亚 刘波 曹广福 罗帆 余昕 biofans anran123 EroControl monkey196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05: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