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茶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uiyang

博文

百年若烟

已有 7852 次阅读 2012-8-14 12:26 |个人分类:静夜思|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office, style, xml

 

19846月,四川诗词学会副会长、江津人凌文远(19162002),有《题陈登甫夫妇小照》(陈注:应为敦甫)诗云:

蛱蝶轻罗逝若烟,无端风讯老梅边。

阑杆十二凭谁倚?买得桃根抱月眠。

 

绿腰红袖更花前,记得来时路几千。

居士前身忏行迹,情缘未了又诗缘。

凌注:“陈敦甫先生,江津人,我市金融界前辈,后侨居纽约,其夫人唐云卿女士曾两次来访,并以其夫妇玉照见遗。桃叶桃根,晚年独耽佛事。”

其中,桃根桃叶,见清 周亮工《丽人行冰上同薗次赋》:“桃根桃叶莫相催,艳极轻波不敢洄。”

凌文远,早年在家乡从事地下党工作,参加过剿匪。曾为保护江津黑石山森林喊出“你们谁要砍倒一棵树,就先将我砍倒……”,为此央视也有报道。

但凌的自注有两处不确,一是陈、唐晚年居旧金山,而不是“侨居纽约”;另一,云卿女士晚年不是“独耽佛事”,事实上,敦甫先生是台湾全真道龍門宗伍柳法脈传人,而云卿女士晚年于2002年归依基督,后者是他们的女儿当娜姑妈给我夫人讲的。

凌文远先生,是建国后江津县首任县委书记,年青时就读于江津中学,对江津“陈氏三雄”应是非常了解,而能称敦甫先生为“我市金融界前辈”,应是35年前所不为与不敢为。凌先生长云卿女士两岁。

下面,就讲一点重庆江津金融界“陈氏三雄”的故事。

 

早在东汉章帝时期(公元76—88),富顺就有盐井,叫富义盐井(又名富世盐井)。在富顺盐场,后来有自流井盐场,在荣县盐场,后来有贡井盐场,1939年二者合并为自贡市。自流井是由埋藏在上下两个稳定隔水层之间的承压水形成的。其井盐,起于东汉(一说更早于李冰),盛于明清,在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上对其工艺有详细叙述。

清道光十五年(1835),自贡盐场凿成了世界上第一口超千米的深井桑海井,井深1001.42。最高的天车是大德井天车,高达118。井架、揽车用杉木、竹子、竹篾,麻绳捆扎连接成的。而用杉木最多的则是大安盐厂的大十四井、新十六井的两座天车,均由1000根杉木捆扎而成。据说去除卤水中杂质的发泡剂是豆浆。自流井气水分离的技术更是简单而实用。这里,创造了手工业制盐的最高技术水平。

自贡盐在解放前除就场销售之票盐外,引盐全部靠水运经釜溪河(亦称盐井河或釜江)、沱江、长江至各个销盐口岸。主要有井邓段(自井一邓关)、邓泸段(邓关一泸州)、泸渝段(沪州一重庆),然后再有渝涪段(重庆一涪陵)、渝万段(重庆一万县)和渝宜段(重庆一宜昌)。釜溪河弯曲清澈,仙市镇青砖黛瓦,风光异常旖旎。

于是,盐商被分为场商、运商和岸商。场商,即在盐场向盐户收盐转卖于政府(以备官运)或行商的中间商。运商,取得运销食盐特权凭引在专岸运盐行销的盐商。岸商,从中转岸口再由销商内运至各销售点。从而,后来又形成井帮、渝帮和江津帮等三大帮。陕西帮在清未就已没落,建于清乾隆元年(1736)的西秦会馆现为“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残存着明清两代宫廷和民间建筑的风韵,至于“大盐商”中的浙商更是不成气候而杜撰的故事。

江津是泸渝段的一个重要口岸。江津位居重庆上游,是四川的一等大县。境内官道、大江纵贯,仅三乡毗连贵州边缘处,山峦起伏,行销贵州黔南、黔北的盐也在江津集散,名曰条綦边。自贡、五通桥所需的綦江江口、真武场生产的盐锅,贵州出口的水牛也在此集散。

在清朝时代,自井运销江津的盐,由官方指定江津大绅陈鼎臣承销,陈在江津开设十大店,分布全县,其他商人无法经营盐业。民国后,运盐业由封建垄断向资本主义经营转换,1913年,陈鼎臣、陈兴成兄弟创办四川的第一家民营商业银行晋丰银行,成立晋丰盐号,但经营时间不长,没有形成江津帮。

后来,据江津帮在自流井的主要代表人物、解放后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自贡市一、二、三、四届的人民代表诸子言讲,在民初至1925的十多年间,难以形成帮口的主要原因是兵祸匪患。那时(1917年后)四川军阀周道刚、赖心辉、杨春芳在沪州、泸县、合江阻拦船只,强收过路费,强提盐载;又黔军汤子模囚江津运商而强索巨款;李子摸提济边公司的盐巴于羊角渍、龚滩达万包左右,致使万懋倒闭。除乱军、招安队伍明令收捐外,又兼大小匪棚林立,设卡收捐于水陆要道,每船银元一三百,三四百不等。如长滩坝之匪棚聚匪达干人以上。

先生出生的那一年,1916年,18岁的张大千就是从江津中学回内江的途中被土匪绑去当师爷而成了土匪菜的传人。

民国十四年(1925)刘湘在自贡市召开善后会议,划定防区,分提税款,并规定两条,一是税收统一,不准强提多提,不许沿途阻拦盐船,二是免除井灶欠官运之款。于是,生产恢复,盐船通行。当时自井灶商、场商(通常称为井帮)无暇兼顾运盐业务,而渝帮遭遇万懋倒闭,愁记、大昌祥,成记歇业,元气尚未恢复。至抗战前,井帮有侯策名,罗筱元、罗华坡、颜心畲、张筱坡、熊佐周、张绍甫、余述怀,王绩良等;渝帮有以黄扬滋、汤培为代表的重庆四大盐号,即黄扬滋经营的天杨生、福兴玉盐号,汤培经营的大昌祥、同亿义盐号。

由于,运路畅通,销快价稳、有利可图,因而江津人迅速从桐油、大烟(所谓大烟,不是鸦片,而是指本地烟叶)等生意中转而组织运盐,江津帮迅速崛起,其经营的盐号,以复盛、友康、大同、和义、义记、元记、德记数家买盐最多,在边、计、楚、湘各岸,均有江津人在,且联系宽,力量大,地位亦见重于官府。每关争配载额,江津帮即能与井、渝两帮抗衡,其间多有勾心斗角、吵闹不休的故事。江津帮的代表人物,在渝以杨赞卿、陈焰光、陈登甫、李汉模、邓仲笃为代表,在井以刘赢洲,诸子言、张玉炎、袁泽林为代表。

在江津帮中,陈焰光(18921954)、陈敦甫(18961993)、陈映辉三兄弟,即为江津的“陈氏三雄”,陈焰光是兄长。陈氏向上五代前,祖籍福建龙岩。应是清朝湖、广填四川时来到江津,数代人后遂成江津大绅。陈氏三雄年少時,受业于江津县刘平举、賴竹虛、江源知等知名孝廉、孝才,学习科举考試科目,读四书五经、经史子集,有相当国学基础。其后,清末废除科考,引入西式教育,陈氏亦開始接受西方現代知识与经营理念。所以,后来才能在金融业大有建树。

陈家在老君庙经营的盐号,有陈焰光的“志成”盐号自贡分号,原住在正街土地祠“庆余堂”内(解放后曾为自贡市工商联会址),陈敦甫的“信利公”盐号,陈映辉的“德和”盐号。计岸载额不够,遂进而经营边岸,在边盐内岸设店,如陈敦甫组织的茶一店,蔡二店,而涪边则由六家组合轮流任职,却由陈敦甫、邓仲莺两家轮流担任经理。

陈焰光的长子,同辈人称之为“梧哥”,后转音为“五哥”。据“五哥”讲,陈家在“泸渝段”的四个计、边岸中均有盐号。据查,这应是永边岸、仁边岸、江津计岸、渝计岸。永边岸(由叙永转放贵州边盐),由庐州上运至纳溪,经永宁河,到叙永入仓,再转运至贵州毕节、盘县。仁边岸(由合江转放贵州边盐),由泸州放至合江交斤结价,再由赤水河上运飨猴、土城,二郎滩,至茅合,再陆运至安顺。江津计岸,由沪州放至江津五举沱计岸盐斤,归仓放销。綦岸盐原放江津下游30里綦河与长江汇合处的江口,1940年纂河大水后改为在五举沱由茶船接运,在泰江县城收仓。纂边盐在綦江盖石洞进仓,后换船换船到松坎。在松坎以上,人背马驮至桐桦、遵义、息烽、贵阳、会水等地,即所谓撵运(逐段接力运输)。泸渝段由长船放至重庆,在黄沙溪官仓收仓。再由海棠溪车运贵阳、黔南,或由嘉陵江放至重庆江北咀接运到合川,再由渠河船运至渠县三汇镇归仓放销。直到解放,陈家在边盐设店还深入到贵州眉潭这样的美丽山区。

陈氏三雄在积累运商、岸商的巨大利润后,即转入金融业。

民国十九年(1930) 212师师长王瓒绪(194912月在成都率部起义。曾任四川省博物馆馆长,195710月试图偷越香港而在深圳被捕)任盐运使,在渝组织川盐银行,董事长为浙江杭州人吴受彤,以支持运商。江津人陈焰光、杨赞卿、李远行、李汉模、邓仲鸳诸人在川盐银行中投有大部股款,成为核心人物,常与井、渝帮争势。川盐银行是当时“川帮六大银行”之一。六大行中,唯一无军政背景的民族资本银行是民国4(1915)成立的聚兴诚银行,其上海分行大楼于1940年落成,位于江西路九江路转角处。

1941年,陈氏三雄在重庆设立亚西实业银行,陈焰光任董事长,陈敦甫任总经理。19422月在上海成立分行。沪行经理为黄质琨,地址在三马路(汉口路)356号。八年抗战时期,川帮银行在沪设分行的只有亚西实业银行1家。1942年,又在延安东路9号设中国工矿银行,陈焰光任副董事长。1944年,又在四川中路461号设谦泰商业银行。那时,宁波人包先生是陈焰光的襄理,抗战胜利后是亚西实业银行衡阳办事处主任。1946815,衡阳办事处奉财政部令移设广州为亚西实业银行广州分行,行址先设太平南路15号,后迁入太平路207-209号,经理区庭椒。这时,包先生由陈焰光找一国民党中常委推荐至上海银行任副总经理,并由“五哥”陪同而去。

“五哥”偕“五嫂”,同为重庆南开中学、上海沪江大学工商管理系同学。“五嫂”为苏州人,其父亲闻天先生早年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商学硕士(一说物理学),其母亲为吴县朱家人氏。其时,闻天先生在行政院工业司任职。力主官商珠联、同窗璧合的是陈敦甫,那日,上海闻人杜先生送的花蓝比四大家族陈先生送的要大几倍。一个行政院也没有两辆汽车,那日,汽车却停了满满一街,舆称“汽油比赛”。

抗战时,江津中学常有学生去延安,陈焰光夫人的张家也有人去,解放后是太原重机的负责人。而在江津亚西银行的职员中,更有一位传奇式的盐都富顺人,名叫刘连波(19081987)。刘曾在中共中央特科担任内部交通,后由车耀先介绍入党,1938年,经南方局董必武审查后,任川西特委统战部科长。1941年,以江津亚西实业银行行员身份为掩护,由董老直接领导。194911月,刘到金堂与二十军军长杨汉烈会晤,促成杨森的儿子杨汉烈率全军单独起义。杨汉烈派副官与刘连波乘吉普车前往川北前线会见解放军前线部队独七军首长王观澜、郑其寿,电嘱杨部往金堂赵家渡集中,完成杨部起义工作。后来,于1949127,又促成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在彭县通电起义。

1948年,国民党败局已定。在上海愚园路1429号,闻天先生与焰光先生谈,让陈家去海外发展。焰光云,共产党来了也要作生意。为此,“五哥”在快解放时,就读《论联合政府》。这时,焰光长孙大毛头就在房内跑来跑去,大喊“我是原子弹”,搅得他们谈不下去。但后来还是让陈敦甫先行去了香港。

解放后,陈焰光看国内银行业实在无法经营,就在19505月港英政府关闭边界时,去了香港。而留下“五哥”善后,并看守国内财产。

“五哥”卖掉重庆四栋楼产,以半年工资遣散银行职员,又卖掉上海房产,惨淡经营江津合众煤矿,终因穿水过夹、工会抗争而放弃。后又遇一次陪法场的事情,终于明白,财产是看不住的,重要的保全陈家。于是,去找重庆、江津军管会,讲陈家是开明士绅,有功于抗战,请求照顾。政府说,政治上可以照顾,经济上必须打倒。“五哥”便放下所有财物,一日之间举家离开重庆,大毛头想带两本地图册走,一本世界的,一本中国的,其父也不同意。把大毛头送到苏州,大毛头的九姑去了西北俄专,幺姑去了西南农学院与袁水稻为伍,六叔去了贵阳。“五嫂”去了山西老解放区,后来成了山西省劳动模范,三八红旗手。

也许,凌文远能体悟政策,陈家倒也安然无事。

1954年,陈焰光病逝于香港,葬于台湾。陈敦甫去台湾后,传承全真道龍門宗伍柳法脈,以內丹修炼养身为旨。龙门宗第一代律师是丘处机的弟子赵道坚(11631221),伍柳即伍沖虛、柳华阳。伍沖虛为龙门宗第八代傳人,著《天仙正理直論》及《仙佛合宗》二书传世,柳华阳著《慧命經》传世。陈敦甫在江津几江遇龙门宗第29法字辈唐炳和,唐传拙哉(陈敦甫字),为第30代兴字輩法嗣,在台著有《论道》(1972年台北全真教出版社出版)。拙哉再传陈志滨、陈墩超、林永周、陈金英,现已传至第33代荣字辈,在台有全真观、长春观,由陈金英主持,林永周在士林创建重阳堂,在阳明山建东华宫。1975年,年事已高的陈敦甫赴美定居,于1993年元月仙逝,享年97岁。现在,在台湾对此有学术研究。

改革开放后,1984年,云卿二婆回川访问,才有当年的县委书记向民族资本家赠诗一事。二婆曾言及拙哉讲,陈家是否有可造子孙送美培养。“五哥”因海外关系心有余悸,心有怨气,加之后来敦甫二叔沉疴于床,家族矛盾,就将此事放下,直到1990年大毛头去英时才说出此事。大毛头小时,曾由二婆带过,颇有感情,一直书信往来,直到2007年。这才知其爷爷迁葬于美。那时,“五哥”想让大毛头去美给爷爷扫墓,想请包先生代为联系,可惜包先生也病榻难起。直到2011年才有大毛头堂妹将其爷爷遗照送回。

2012年初,陈焰光长孙媳携小毛头去美。201284,有当娜姑婆带小毛头去给曾祖父扫墓祭拜。墓园离Stanford不远,当小毛头站在这棵很大的大树下时,已经六十年过去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049-602088.html

上一篇:千虑一失,一虑百得
下一篇: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

24 陈湘明 李学宽 曹广福 钟炳 杨月琴 鲍海飞 郭向云 武夷山 陈安 陈小润 刘艳红 卫军英 徐建良 陈国文 王安邦 秦川 王芳 余昕 黄锦芳 linxianzu MassSpec1688 FloatingRose crossludo Che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13: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