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weido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iweidou 倪维斗,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

博文

5万亿新能源投资不够花

已有 5482 次阅读 2010-9-1 16:39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新能源,煤的清洁高效利用,可再生能源,经济性| 新能源, 可再生能源, 煤的清洁高效利用, 经济性

新能源的概念得因时因地而宜,我认为还应该包括化石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煤作为主力能源,它的高效、清洁和全价利用,也属于新能源范围。

10年投资5万亿,平均每年5000亿,如将这个钱全部用于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补贴,且平均每度电补贴1.0元,只能补贴5000亿度,相当于当前每年总发电量的1/10(按10年平均,平均每年总发电量约5万亿度)。

至少在未来一二十年,可再生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份额变得很大是不现实的。如果我们不提高常规能源的效率,天天叫低碳能源,真正的低碳经济难以实现。

 

几经周折,一部极可能影响未来10年中国能源面貌的产业规划,行将出炉。政府提出,规划期内(2011-2020年)累计将直接增加投资5万亿元。

国家能源局规划发展司司长江冰公开披露,规划名称由新能源变身新兴能源,一字之差,涵盖范围从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扩展至煤炭、天然气等传统能源的升级换代。这个5万亿的能源促进计划,还对清洁煤、智能电网、分布式能源等技术的产业化提出了政策指导。

在近年来大力呼吁认清中国能源消耗现状、可再生能源需要理性发展。倪维斗眼中,仍有隐忧。南方周末就新兴能源规划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国工程院士倪维斗。

南方周末:从新能源规划改叫新兴能源规划,一字之差,您怎么看这种变化?

倪维斗:我对现在的提法原则上是同意的。很早以前,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概念比较模糊,比如新能源中提及的核能,在法国是老能源了,我们老祖宗就用风能提水,说它是新能源也不见得。新能源的概念得因时因地而宜,我认为还应该包括化石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从这个角度,凡是相对于当前主力在役能源,在资源、转化、储运、终端利用这四个环节中的一个或几个环节上有大的变革,且占到相当份额、能大幅度减少污染、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都应该叫新能源。毫无疑问,煤作为主力能源,它的高效、清洁和全价利用,也属于新能源范围。

南方周末:5万亿是什么概念,能对新兴能源领域起到什么作用?

倪维斗:投资5万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说多是因为上次我们经济危机四万亿了,结果拉动了很多耗能工业,使原本准备改变的不可持续发展趋势,反而加重了。说少,是因为我算了一笔账。中国的用电量2008年是3.43万亿度,2009年是3.64万亿度,从现在到2020年的10年里用电量还要涨,假如非常粗略地算作每年用电5万亿度,5万亿投资补贴到5万亿发电量,相当于每度电获得1块钱的补贴。10年投资5万亿,平均每年5000亿,如将这个钱全部用于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补贴,且平均每度电补贴1.0元,只能补贴5000亿度,相当于当前每年总发电量的1/10(按10年平均,平均每年总发电量约5万亿度)。可再生能源的电价昂贵,就说风电目前看来补贴的不多,价格比较便宜,那是因为储能、电网等的价格没有计算进去,如果算上了,每度电的补贴就该5毛钱了。再加上近年来海上风电也热闹得不得了,以海上风电成本是陆上风电的2.5倍计算,实际的风电补贴还要增加一倍。太阳能光伏发电标杆电价每度1.09元,实际上远低于其成本,如果按能形成良性竞争的1.5元到2元来算,补贴又需要多少?5万亿根本不够,因为中国需要补贴的地方太多了,且不说化石能源需要更好的利用,还有好多工作需要做,也需要补贴。

南方周末:这笔钱应该怎么花的依据是什么?

倪维斗:一句话,这笔钱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增强能源安全还是减少污染?要达到这些目标要花多少钱,用什么样的办法最经济?有哪几种可能的路径?任何能源的利用必须在经济性上统一考虑,现在好像一搞可再生能源好像不太讲经济性而改讲业绩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传统能源的变革、清洁能源的利用、每种能源所应占的比例……这些路线应该放在一起来比较,按经济最佳的方式合理有序发展。

南方周末:目前做过经济技术路线的比较吗?

倪维斗:我没有看见,也可能做过。必须要有几种可选的经济技术路线,每一条路要比较一下。

南方周末:5万亿新兴能源投资,能多大程度上帮助实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15%的目标?

倪维斗:至今,我还没有看到一个关键数据,那就是2020年的能源消耗总量。能源消耗总量的基数是多少,是40亿吨还是50亿吨标准煤?如果在40亿吨以下,可能还能达到既定目标。以40亿吨的能源消耗总量计算,15%6亿吨,这是非常乐观的估计了,如果变成50亿吨,15%的目标难以达到。现在我们的能源消费总量约31亿吨标准煤,而能源消费总量每次规划,每次都大幅度突破,比如按照原2000年到2020年的规划:GDP翻两番,能源消费总量翻一番,到2020年才到30亿吨标准煤。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十年内能源消耗就已经翻了一番了。如果能源消耗总量很大的话,可再生能源的比例依然会很低。近年的现实已经证明,虽然可再生能源绝对规模逐年上升,但是在能源消费总量中所占比例却呈现下降趋势。

南方周末: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只盯可再生能源,忽略传统能源变革,其实并不能达到我们的目标?

倪维斗:是的。我算了一笔账,如果只盯着可再生能源,不把传统能源,特别是煤的事情做好,我们根本完成不了节能减排的任务。去年风电发展这么快,发电量也才占了0.7%,其它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更低。至少在未来一二十年,可再生能源占总能源消费的份额变得很大是难以实现的。如果我们不厉行节能、不提高常规能源的利用效率、改变我们的发展模式和生活方式,天天叫低碳能源,低碳经济实质上是一句空话。

南方周末:过去几年新能源的发展路径证实,可再生能源发展基本属于先抢市场,然后才开始关注技术,5万亿投资会不会重复这个怪圈?

倪维斗:我们的发展惯性很大,各个地方都以GDP为标准,实际上GDP比较容易得到的就是高耗能工业。现在如果马上搞新的技术,一些领域连知识产权都没有,最后还是得走老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是同样的道理。现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有些大跃进,我们是风电制造大国,不是设计、研发大国,多晶硅也是一样,全国到处都在搞多晶硅,设备基本上靠进口,最后钱还是让外国人赚走了。在这种背景下,只靠进口国外技术,价格是下不来的,最后还是要回到向国家要补贴的老路上。现在应该争的是关键技术、设备的自主创新,而不是在数量上和别人较量。

南方周末:抛开可再生能源,如果按照你的观点,传统能源领域,还需要进行升级改造方面有哪些?

倪维斗:汽车方面需要钱,从混合车、插电车到电动车,甚至汽油机、柴油机本身的效率提高。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除了需要消费汽油、柴油,还需要替代燃料,如用甲醇来代替汽油,用二甲醚来代替柴油,这方面还需要国家扶植。将来地源能量的利用、各种不同压缩机(如单螺杆泵等)的研发、各种低温热源的利用……这些东西做起来对节能都有很多好处,也需要投资。此外,我们搞传统能源,现在要大量煤炭气化,煤气化发电水平的提高需要花大量的气力来搞燃气轮机,燃气轮机是21世纪能源系统的核心设备。要向高温、高压比的方向发展,研发任务十分艰巨。同时,IGCC的示范和推广,都需要国家的支持。所以说,5万亿如何花,希望多听各方面的意见,更好地综合考虑。

(本文发表于《南方周末》 2010812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74251-358313.html

上一篇:从秸秆直燃发电谈能源系统优化问题
下一篇:最大的安慰是培养出了很多优秀学生

3 孟浩 钟炳 李孔斋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3 17: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